我的位置: 城事 > 任我行 > 文章详情
衡山路上开了26年酒吧,他还是第一次吃到“白板”……
分享至:
 (6)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秦东颖 2020-04-28 17:01
摘要:随着上海的夜生活慢慢复苏,路边露天咖啡店渐渐恢复人气,衡山路酒吧老板们的信心也在逐渐累积。有酒吧老板说:“再撑几个月还是可以承受的,希望疫情影响早日过去,衡山路夜市面再热闹起来。”

“世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偏偏走进我的。”这是电影《卡萨布兰卡》中的台词。人与人之间,有时维系的是一种缘份。

疫情当下的上海酒吧夜经济,有坚守、有观望、也有告别。在慢慢回血的过程中,稳定的客流既要靠商家的生意经来拉动,也需要岁月积淀的人情味来挽留。

26年的老店,20年的客人,20年的员工,这样的酒吧,你肯定会好奇,想要走进去看一看……

跟朋友酒吧坐坐,上海的夜一如往常

4月下旬的上海,夜晚带着春的微凉。华灯初上,年过七旬的欧阳光良从浦东家里出发,来到位于永嘉路衡山路路口的“贝尼”酒吧。只要有空,他就会去店里坐坐。酒吧是欧阳光良1994年开的,至今已经26年。因为在日本生活了8年,他有晚上去酒馆喝几杯的习惯,回到上海就自己开了酒吧。

衡山路上第一家酒吧是1993年台湾人开的“福庐”,这么算起来,欧阳光良也算是衡山路酒吧的开山鼻祖之一。

棕色实木的吧台、桌椅,透着年代感和复古风。吧台前的金先生,一个人轻啜着威士忌,眼睛盯着大屏幕。店内的几个大屏幕,没有往日每天的全球体育赛事实况,播放着西甲和女排的比赛录像。金先生是店里20年的老客人:“没有这次疫情时,一个月30天,我有20多天要来这里。”

20年的老客人金先生

欧阳光良跟酒吧经理威廉交代了几句。威廉从调酒师开始就在这里工作,已经20年。除了招呼客人,现在他还多了日常给店堂消毒的工作。

20年的员工威廉

上世纪90年代,衡山路酒吧一条街声名鹊起,陆续有几十家酒吧开业。到2000年前后的鼎盛时期,最多时有100多家酒吧,还带动了附近东平路、汾阳路、桃江路等支马路的发展。

“那时酒吧生意好做,我这里有100个座位,天天晚上坐满。”欧阳光良告诉记者,“光我们这几个路口,最多时就有十几家酒吧。”

开了26年酒吧的老板欧阳光良

随着新天地、田子坊等商业体的崛起,衡山路原有的业态、品牌逐渐失去吸引力,相对消费元素单一也让酒吧街后继乏力。在城市发展进程中,衡山路的酒吧数量在下降,“贝尼”是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老字号”酒吧之一。

尽管经历了2003年非典、衡山路的人气下滑,但欧阳光良从没为生意担心,每天总有进帐。逢到体育赛事大年,比如奥运会、世界杯、欧洲杯,酒吧生意还会迎来一波高峰。但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真正让欧阳光良体会到了什么是“寒冬”。

“今年过年我在日本,当时酒吧已经要求停业。过完年回上海,我从日本带回来几百个口罩和消毒用品。2月初复工,没开几天,又要求关门,直到3月初重新开张。”经历了开店以来最长的闭门期,欧阳光良也在期待市场回暖,“有两天我坐在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吃白板(注:上海话指没有生意),这是26年来从没有过的。”

调酒师戴上了口罩,有些魔幻现实主义

随着上海本地无新增病例天数的累积,虽然日常市民出行还戴着口罩,但脱下口罩去餐厅吃饭或是泡吧,成为市民释放“宅”情绪的途径。欧阳光良告诉记者,“最近周末酒吧生意最好时,已经能恢复到平时的80%。我们酒吧是凌晨2点关门,上次有个客人到早上6点才走。”

像前文提到的金先生,一个月有20多天要来坐坐,这里已经不只是酒吧,而是心灵的栖息地。人在职场难免心情有高有低,去酒吧坐坐,跟老板聊聊天,成为最放松的事。作为过来人,欧阳光良有时也会扮演“人生导师”的角色,给年轻人一些指引。

今天老板请客人一杯,明天客人请老板一杯。一来二去,熟悉了,老板跟客人成了朋友,客人跟客人之间也成了朋友。另一位常客吕先生开玩笑说:“心情差时喝得抬回家,心情好时喝得晃回家。”

除了“贝尼”,相隔百米的“福庐”是欧阳光良经营的另一个酒吧。2003年,他从台湾老板手里盘下了“福庐”。老客人会在两家店穿来穿去,喝个上下半场。欧阳光良通常到午夜12点回家,等老板走后,客人们就会说进入下半场。所谓下半场,也就是老板不在,店员也不那么拘谨了,大家可以聊得更嗨。

排列着的存酒,在等待它们的主人

浓浓的人情味是欧阳光良的经营之道,店里很多都是回头客。100多瓶存酒也是例证之一。据说有个新加坡客人,在上海工作时把酒存在这里,后来回国了。两年后再回上海,老板依然保留着他的存酒,让他很是感动。

自己喜欢喝酒,再加上有一帮老客人老朋友,也是欧阳光良坚持把酒吧开这么久的原因。“一家店,老板在与不在大有讲究。老板经常在,能够保证服务质量,留住客人。”

不过一场疫情之后,也让欧阳光良有关掉“福庐”的想法。“那里没有室外的地方,客人少,生意清淡,再加上房租要到期了,所以我考虑不做了。”时间长河中,总是有聚有散。如果“福庐”关门,也就意味着衡山路上开的第一家酒吧歇业。

离“贝尼”几百米开外,“永平里”成为近几年的网红新地标。这里集合了艺术、办公、餐饮、酒吧等多种业态,汇集了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美食。天气好的时候,户外的上座率明显回升。记者采访当天看到,九成是外国客人。他们,也是上海夜经济客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夜幕下“永平里”

“永平里”店铺介绍中,有一家号称海明威最爱的哈瓦那小酒馆La bodeguita del medio,其总店在古巴首都哈瓦那。记者慕名而去,发现这家酒馆已经歇业关闭。可惜一家颇有特色的酒吧,还没在上海站稳脚跟,就已销声匿迹。

“永平里”的夜经济也在慢慢复苏

疫情影响的余波会持续多久?这是很多酒吧老板关心的问题,他们也在观望中。随着上海的夜生活慢慢复苏,路边露天咖啡店渐渐恢复人气,衡山路酒吧老板们的信心也在逐渐累积。有酒吧老板说:“再撑几个月还是可以承受的,希望疫情影响早日过去,衡山路夜市面再次热闹起来。”

栏目主编:李宝花 文字编辑:李宝花 题图来源:董天晔
本文图片摄影:董天晔
  相关文章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