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医声医事 > 文章详情
上观直击|“来,麻醉师,请帮我理个发!”
分享至:
 (56)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宰飞 2020-02-11 15:08
摘要:群里又有队员在问:“理发店还开着吗?”“对不起,今天打烊了。晚上还要去医院打第二份工,明天请早。”葛峰回答。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简陋的理发店。找块硬纸板铺在地上,上面架张椅子,这就是全部家当。再拿个黑色垃圾袋,底下戳个洞,套顾客脖子上,权且当围裙。

11日,中山医院援助武汉医疗队的葛氏理发店开张了。

医疗队从上海来到武汉,生活上的诸多困难超乎想象。武汉的大多数生活、服务设施都已关闭。理发也成了大问题。

这次出征非常突然。多数队员都是在前一天晚上接到通知,第二天下午乘专机飞往武汉。简单和家人告个别,胡乱往行李箱里塞点生活必需品,他们就踏上了征程。

来到武汉,发现头发成了“烦恼丝”。在隔离病房,他们不仅要戴医生帽,还需要穿隔离服。这样的装备在身,行动变得迟缓,别人说话听在耳里也是嗡嗡营营。如果头发一长,包裹束缚起来,更是难受。

“晚上,有队员在医疗队的微信群里问,谁有理发的推子。果然有位队员带了。“我也想理”“我也想理”,没想到一句询问道出了好多队员的需求。

“我会理。但是剃出来就一种发型——没头发。”麻醉科医生葛峰教授在群里说,并且发了张自己剪完的效果图。

第二天一早,葛氏理发店就在酒店12楼的电梯间开张了。葛峰找来块硬纸板,垫在地毯上收集落发,再搁张椅子,理发店就算建好了。

葛峰是一名麻醉科医生,他的一双巧手治疗过无数病人,也给自己理过无数次头发。但给别人理发,这还是头一回。

呼吸科医生刘子龙是葛氏理发店的第一位顾客。没有围裙,一切只能从简,刘子龙从房间找来个黑色垃圾袋,在底部剪个圆孔,往脖子上一套,身体前后居然都遮住了。

随着理发器发出的嗡嗡声,一撮撮头发落下,不到5分钟,刘子龙剪完了,果然和葛峰是同一发型——几乎不剩头发的短发。

第二位顾客——肾内科医生邹建洲已经提前把垃圾袋套在脖子上等候了。邹、葛两位医生都分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20病房,前天两人一同上了大夜班,今晚还要并肩作战。他们都打算在上班前把头发剪短,工作起来更方别些。

前后十多分钟,两位顾客剪完。三人倒掉落发、收回座椅,一次理发“快闪”结束。

这时群里又有队员在问:“理发店还开着吗?”

“对不起,今天打烊了。晚上还要去医院打第二份工,明天请早。”葛峰回答。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秦东颖 题图来源:赖鑫琳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