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武汉日记】乡道都被堵了,有的用土堆,有的用栅栏
分享至:
 (3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潇 2020-01-28 12:50
摘要:武汉之外的湖北,医疗条件不好,所以我们更加不能感染。

讲述人:董志远 记者 37岁

1月28日 正月初四 (天气 阴)

我是新上海人,老家在湖北通城,距离武汉市200多公里,类似杭州离上海的距离。虽说不在武汉,但返乡过春节的我,几乎每天都能收到领导、同事的关心和询问。

回到县城老家之后我就没出过门,一直待在我家100米以内,外面信息也都是是通过网络。感觉很无力,你想想看,如果是一场灾难或者是一场地震,大家都是众志成城对吧?虽然现在也需要众志成城,但大家管好自己反而是最重要的。

村级公路被土石封堵,用以阻隔人车流动,防止疫情传染。(受访者提供)

我们这边附近还没有发现过病例。乡村的路都被各种各样的障碍堵了。有的用土堆,有的用焊接的栅栏。我妹妹家离我父母家2公里,妹夫今天绕了好大一圈路才开到这。我们靠近湖南岳阳,路基本封了,不让湖北的车和人过去。他们对我们也不能算是一种防,就是人人自危。我奶奶年纪比较大,她说她记得在解放前也遇到过一场瘟疫,大家全是躲在家里。

这个策略是对的。减少走动,是作为县城级别可以做的最佳选择。人们都关注武汉,但是武汉之外的湖北,医疗条件不好,所以我们更加不能感染,感染了也要靠自己抵抗力去抗,必须格外小心。这也是我们能做的最大努力了。

除了这种无力感,我们自己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大家都有点对号入座。前些天我妹妹从广州回来,腊月二十九返回广州,回广州时她发烧了,37.2℃,就稍微一点点高,我们都很紧张。

我们当时第一想到的就是排查,想我们接触过哪些来自武汉的人:一个武汉的叔叔,十六七天前来过这里,但是他到目前没有任何症状,应该排除;我一个表弟他是从武汉的大学毕业放寒假回来,那回来也已经20天了,没什么症状;我还有另一位武汉来的堂弟是当时一起聚餐过,但是坐得也不是很近,而且他回来也将近10天了,没啥事,基本也都可以排除。

不过后来妹妹也就不烧了,到现在也没什么症状,其实也就没事了。目前她在广州家里观察,她是医院护士,昨天在电话里说,作为一名中共党员,正准备应征第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

今天早上我妈还发了眩晕症,起床后天旋地转,不能见光,呕吐,她以前发过,说是因为颈椎压迫。她没有其他症状,也不发烧,但毕竟这是我们的一个自我诊断,总还是有点担心。

我们给一位在县医院当医生的亲戚打电话,我妈妈上次发作也是他看的,他就嘱咐我妈妈再吃些什么药。其实上次我妈妈是去医院打针好转的,但他说现在最好不要,先在家自己吃药撑着。我让我爸就在电话里顺便问了一下,现在县里面什么情况,他说有些地方防护还是不太到位的,部分物资缺乏,可能更需要的人还没得到。

我表妹在武汉市一家医院工作,我也想向她了解一些事,但她状态太累了,已经多少天没下火线,好像也不想对别人多说,我舅舅也是,他也在一线,我昨天给他打电话拜年。他说有什么事吗?我说没啥事我就给你拜个年,他说那好,然后立马就把电话挂了,都累成这样了。

我后来去药店买药,所有人都要测体温后才能进,不戴口罩的人也不让进。

你听到广播没有?(采访时刚好响起广播)戴着口罩的防疫人员正在开着流动车,用我们这边方言在宣传防疫,挨村挨户的。因为毕竟还有农村有特别多的老人,他们对疫情还不太了解。

(董至远为化名)

往年走亲访友车来车往的乡村公路上空无一人,只有几只鸡在闲逛。(受访者提供)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受访者 提供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