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头皮辫子都被机器卷走后,姑娘的泪水,和我所知道的永青假发店故事
分享至:
 (4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坚忍 2019-12-20 14:39
摘要:在医院,排长伤心欲绝,不吃饭不喝水,整天盯着医院的天花板发愣。我妹妹去看她,她潸然泪下,说她这一辈子完了,没人要了。我妹妹说,不会的。我家住在豫园旁边,豫园那儿有一个建于光绪年间的永青假发店,配的假发像真的一样,你不妨去上海试一试。

我从小在南市(现属黄浦区)老城厢长大的,家离豫园10分钟路。豫园百年老店多,如上海老饭店、南翔馒头店、湖心亭茶室等,但都属于吃喝方面的。做假发的永青店独此一家。豫园永青假发店为百年老店,始建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

据我记忆,永青假发店门面搬迁过3次。我童年时,永青假发店位于老城隍庙,隔开一条叫殿前路的小路的西面,与老城隍庙不是一条直线上的,门面稍稍超出了庙的前殿。店为前店后工场。店的背面墙上,挂着男女假发和装饰发,还有戏曲演员的头套,男的头套比较简单,女的头套要先把头发盘起来再长长地垂下来,蛮复杂的。

接着,永青店搬到南北向的豫园老街,位于豫园西侧,面积45平方米左右。店里专营男女假发,戏曲演员的头套没有了。20世纪90年代,又向西迁到与豫园老街平行的豫园新路15号,经营了一段时间;现在,永青店在旧校场路豫园百货天裕楼的三楼。

永青店每次兜兜转转,却总是在豫园商场的圈子内。

我青年时代,曾一次介绍人去配假发,一次陪人去配假发,都是在豫园老街的45平方米的那片店。这两件事,我至今记忆深刻。这家永青假发店,真的是救人急难,令人感恩啊。

那是20世纪60年代末,我在复兴岛上海海洋渔业公司当船员。某次初春,一艘运输柴油的2000吨级油船海峰号,轮机员家有急事,船队调度员就调我顶上去。油船开赴大连装油,一路风平浪静。返航途中,老天变了脸,海上浊浪排空,飞跃起的浪头有三层楼高。虽然气温不高,但因为所有的舷窗都关紧了,加上船像跷跷板一样摇摇晃晃,舱底水的味道泛上来,舱房又臭又闷,于是开了大吊扇吹吹风。我们的报务员阿宝是个身材修长的女青年,肤色微黑,明眸皓齿,梳着两根黑油油的长辫子。当时阿宝收到复兴岛渔业基地的电报,按规定要送到舵楼的船长室。她途中经过船员用膳的舱房,海浪汹涌,她的身子随左右倾斜的船舷摇摆,阴差阳错,她的两根向上晃动的辫子,被卷进飞转的扇叶里,咔嚓一声,两根辫子带着她的头发头皮一齐掀起,头顶鲜血不断地渗出来。她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船上的人赶来安慰她,船医拎着药箱,先给她止血后,再用白纱布包扎头顶。此时,阿宝已经昏迷过去。我们船加大马力赶路,也不管它风高浪急。

回来后阿宝被送医院静养,听说她很悲观,每日以泪洗面。出院后,她带了一个咖啡色绒线帽,到船上找我,她的情绪稳定了一点,说,你家住在豫园附近吧,听说这地方有一爿永青理发店,做的假发挺好的。你知道地址吧,我说地址没留意,店在豫园西面,一排排的店很多,我给你画一张草图,你按图可以找到的。

阿宝在妈妈的陪同下,去永青店配发。服务员说,有两种假发,一是人的头发编织而成的,二是化纤做成的。人发价格贵,透气,仿真性好;化纤可以便宜一半。你们要哪一种?阿宝妈妈说,我女儿是还没结婚的黄花闺女,当然要人发啰。母女俩认真地挑选短发。经此大劫,辫子型的是断断不敢要了。她们选中了一个烫成微微起伏的波浪形状的短发套,阿宝对着镜子左看右照,觉得这假发几乎可以乱真了。阿宝久违了的笑容像花儿一样绽开。

阿宝上岸了,被分配在公司供应科发物料。后来听说她恋爱了,对象是公司总务科卖饭菜票的,小伙子个子高高的,人长得登样,与阿宝蛮般配的。他们结婚时,我还吃到了喜糖。

几年后,好像是8月份,我在黑龙江集贤县军垦农场工作的妹妹寄来航空信——那时候航空信比平信快2天——到家里。此时我正在家里公休。我和我妈看了信,妹妹说一个跟她住同一宿舍的农工排长,佳木斯知青,和她关系很好的。7月份夜晚在打谷场,排长带头站在脱谷机后,捧着一捆麦子脱谷。脱谷机是一个转速很快的铁制圆滚筒,桶上横着一条条竹条,条上镶嵌着铁尖头,一捆小麦往滚筒上一滚,谷子就纷纷落地了。当时东北人姑娘喜欢梳一根大辫子,排长也是的。当时她把辫子塞进圆帽子。谁知道风一吹,帽子飞走了,一条大辫子竟然落在脱谷机前,大家马上停机。来不及了,脱谷机已经将她的辫子和头皮卷进去了。排长此时欲哭无泪,一下子瘫在我妹妹的怀里。连队架着担架把她送到团部医院。

在医院,排长伤心欲绝,不吃饭不喝水,整天盯着医院的天花板发愣。我妹妹去看她,她潸然泪下,说她这一辈子完了,没人要了。我妹妹说,不会的。我家住在豫园旁边,豫园那儿有一个建于光绪年间的永青假发店,配的假发像真的一样,你不妨去上海试一试。

于是,排长向团部报告,要求去上海配假发。上级批了,说因为工伤,来回火车票实报实销。

排长到上海后,按地址找到我家。当时天气闷热,她带了个鸭舌帽,脸上直淌汗。我妈用毛巾给她擦汗,我给她倒水,我妈是个急性子,坐下来与排长谈了没几句,就催排长跟她去豫园。在永青假发店,排长叫我妈出主意,二人挑挑拣拣,费去老长时间。最后终于挑到称心的了。从试发室出来,排长双手摆在胸前,微微斜着头,用女孩子的娇憨可人的口气对我们说,我好看吗?这个有前刘海的短发假发套,戴上去一点也不闷。我妈说,头发黑得自然,一点也看不出是假发。排长向我们鞠了一个躬,说,我真不知道怎样感谢大妈和大哥了,你们对我太好了!

几天后,排长挺着她那一头美丽的短发,高高兴兴回黑龙江农场了。

后来返城了,我妹妹顶替我爸进了商店。几年后,妹妹告诉我,排长返城回了佳木斯,与一位初中同学结了婚,现在已有了一个大胖小子。她至今还感谢永青理发店。

说实在的,经历过这两次的换发,我一直对永青假发店心存敬意。这一个个假发套,是店后工场女工们,套着纱网,用倒扎钩子一针针挑出一根根发丝,在台灯下不停地编织,瞧花了眼睛,磨厚了老茧,才编织出来一个手工假发套。门面的服务员,和气待客,百挑不厌,有时还会替顾客修剪假发套,使它看上去更顺眼。她们真是菩萨心肠、精致手段啊。

前面说过,现假发店在旧校场路商楼三楼。三楼北面的全部,均为永青假发店门面,比过去的门面不知大了多少倍。永青店的假发制作工艺,已列入上海非遗项目,上海劳模马熙雯为第八代传人。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