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见识录 > 文章详情
北京观众感动到落泪,随旋律击掌,上海芭蕾舞团《闪闪的红星》惊艳国家大剧院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董天晔 2019-07-01 12:53
摘要:6月25日和26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白毛女》获得观众热烈的回应,然而大家心里都明白,真正的挑战,是29日新版《闪闪的红星》的首演。为此,上海芭蕾舞团的演员们在北京进行了多日高强度的冲刺排练。

6月29日晚,国家大剧院歌剧厅后台。

18点20分,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接受完最后一家媒体的专访,表情略带疲惫地独自穿过空旷的侧台,走入自己的休息室。



18点25分,辛丽丽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写道:“预祝首演成功,我们一起加油!”短短一行字,穿插了三个大拇指,三朵玫瑰花和四个握手的表情符号。

18点30分,刚进休息室十分钟的辛丽丽从房间里走出,开始在侧台慢慢踱步。一时间她似乎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直到她看到在一旁拉伸韧带,准备登台的的爱徒,今晚的明星吴虎生,便下意识地走上前去,掏出手机,为他拍下一张照片。

今天是辛丽丽和上海芭蕾舞团的大日子。从舞蹈动作到舞美置景都进行了大量升级的新版本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一个小时后将在国家大剧院进行首演。


辛丽丽为吴虎生以及其他的参演演员拍摄下上场前练功的照片。


还有不到半小时就要开演,辛丽丽依然在为主演吴虎生和范晓枫进行动作优化的指导。


今年适逢上海芭蕾舞团成团40周年,又是祖国70周年华诞,上海芭蕾舞团携《白毛女》和《闪闪的红星》新老两部革命经典故事改编的芭蕾舞剧进京,6月25日和26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白毛女》获得观众热烈的回应,然而大家心里都明白,真正的挑战,是29日新版《闪闪的红星》的首演。为此,上海芭蕾舞团的演员们在北京进行了多日高强度的冲刺排练。


6.27 中芭合乐 

6月27日,前一天刚结束《白毛女》公演,演员们不顾劳累,在辛丽丽的带领下来到中央芭蕾舞团。

此次进京,上海芭蕾舞团得到兄弟单位莫大的支持,中芭不仅为上海芭蕾舞团腾出练功和排演的场地,在京表演期间合作的乐队也正是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今天,演员们来到中央芭蕾舞团,主要任务就是在小剧场与乐团进行第一次的合练。


下午一点,演员们来到中央芭蕾舞团的练功房,开始进行练功前的热身。


每天练功,辛丽丽几乎都会亲自上阵,和演员们一起热身,做一些芭蕾舞动作的练习,以保持敏锐的身体反应。


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专程前来和好友辛丽丽打招呼。冯英和辛丽丽年龄上仅一岁之差,职业生涯的经历也颇为相似。他们年少成名,终成一代芭蕾舞大师,随后又肩挑重任,成为一南一北两个全国顶尖芭蕾舞团的掌门人。而上海芭蕾舞团和中央芭蕾舞团则各自脱胎于《白毛女》与《红色娘子军》的芭蕾舞剧剧组,有着同样的红色基因。


日复一日的练功中,辛丽丽堪称严格,从不放过对任何一个动作细节的要求。


自2017年在一场演出中意外发生跟腱断裂的严重伤病后,上海芭蕾舞团首席女演员范晓枫经受了巨大的痛苦,最终奇迹般地回归舞台。如今她已经可以照常上台,每天与同事们一起练功。她总是站在第一排,准确和纯熟的动作成为全团演员的榜样。


练功结束后,演员们来中央芭蕾舞团小剧场,开始与乐团进行合练。


指挥张诚杰来自上海歌剧院,是一位有着留德背景的优秀青年音乐家,和上海芭蕾舞团有着长期的良好合作,指挥风格堪称澎湃。


虽然没有身着戏服,并不妨碍演员们在音乐中全情投入地表演。


青年演员戚冰雪近两年成为上海芭蕾舞团的明日之星,在《闪闪的红星》中,她饰演颇为抽象的角色——红五星。她婀娜的舞姿指引着青年潘东子向革命理想不断奋进。


合乐排练结束后,不少演员依然留在台上,反复练习动作。


赵明是《闪闪的红星》芭蕾舞剧的创作者,也是蜚声全国的编舞家,他常亲自上阵,演示角色的动作和情绪的处理。


6.28 国大总排


6月28日,首演前一天。

上海芭蕾舞团和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一起来到国家大剧院,开始《闪闪的红星》走台和正式的合乐彩排。

上海芭蕾舞团自去年10月24日在上海进行全球公演以来,已经在全国9个省市进行巡演。一路的鲜花与掌声没有让上芭停下追求完美的脚步,如今即将打响升级版首演的关键一役,辛丽丽的焦虑在所难免。


演员们站好队形,屏息凝神,等待大幕拉开的时刻。


潘东子在现实的苦难中追寻革命真理的道路。按照辛丽丽的解释,该剧最大的挑战并非舞蹈动作,而是演员们需要用最饱满的情感去理解时代的情境,融入自己的角色。


演员们全情投入,《闪闪的红星》已初露锋芒。


编导赵明紧盯舞台上演员们的表现。


辛丽丽站在指挥身后,不断与乐队沟通节奏的处理。这是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第一次合作呈现这部作品,在一些段落的处理上依然存在着磨合与提升的空间。辛丽丽的完美主义性格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却也是这出大戏能够日臻完美的保证。


侧台,演员们一样关注着台上的情况。


合乐排练结束,演员们累瘫在侧台,连续数日的高强度演出排练也在挑战着体力的极限。


6.28 走向胜利


6月29日,首演日。演员们早早来到国家大剧院,进行了最后一次合练。


完成合练后,辛丽丽心情颇为轻松地走上台对演员们进行最后的训话,《闪闪的红星》已经达到相当的完成度,她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辛丽丽不放过最后的机会,提醒演员们注意动作的细节处理。


赵明导演也走上台,提醒演员们对一些动作细节的把握和处理。


群舞的指导老师季萍萍拿出手机,她将刚才合演时的一些段落拍摄下来,跟演员们讲解,还有哪些动作可以做得更加到位。


下午六时许,演员们开始回到后台化妆。


辛丽丽十分难得地穿上了一袭喜庆的红装,画上精致的妆容。平日在后台忙碌的辛丽丽总是素面朝天,和演员们一样身着芭蕾舞团定制的休闲运动外套。


辛丽丽轻轻捧起爱徒范晓枫的脸,似乎在为她加油,又似乎试图从她的身上汲取信心与力量。


18点30分,刚进休息室十分钟的辛丽丽从房间里走出,开始在空旷的后台慢慢踱步。她不断拿出手机翻看,离开场还有一个小时,一切已成定局,这一个小时的等待对她来说有些难熬。


连续几天的装台工作让剧务大哥们也颇为疲惫,开场前,他们坐在道具树下休息。


演出即将开始,辛丽丽拥抱了每一位主演,并象征性地用膝帮演员做了最后的拉伸,这是她多年以来在重要演出之前保持的习惯。


晚上7点30分,《闪闪的红星》在国家大剧院开演。


芭蕾舞版《闪闪的红星》并没有局限于电影经典的叙事,而是充满想象力地呈现了潘东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革命战士以后,不断追忆心路历程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有对剥削阶级的仇恨,对贫苦大众的感同身受,也有家人离散的痛苦和与战友们并肩战斗的昂扬。上海芭蕾舞团成团于《白毛女》,天然具有红色舞蹈的基因,而新一代的演员们通过《闪闪的红星》一剧充满实验性的舞蹈语言、叙事方式,为当代观众带来了一经典与先锋交织的奇妙体验。


侧台,平日里严格的教练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演员们的表演,露出了无比沉醉的神色。


回到侧台的演员们互相帮助,为下一场戏换装、准备道具。


换好装的演员则反复练习着下一场的舞蹈动作。


随团的专业按摩医生抓紧时间帮演员缓解肌肉的酸痛。


国家一级演员张文君在剧中饰演潘东子的父亲,此时他客串道具员,帮吴虎生控制放到舞台上红绸的节奏。


晚上9点半,演出顺利完成,演员们上台谢幕。


吴虎生的深深一鞠躬引发观众席如潮水般的掌声与欢呼。本场演出的气氛极好,大幕尚未拉开时,就有许多观众自发随着熟悉的旋律鼓掌,甚至轻唱,不少观众在观剧过程中感动落泪。


带伤上阵的吴虎生跳满全场,演出结束,医生赶紧上台帮他擦汗,让他补水。


此时的舞台上已然是一片欢乐的海洋。长时间的奋斗换来了此刻的鲜花,掌声与如释重负。


一众中国舞蹈界的艺术家们来到台上,为年轻的演员们竖起了大拇指。


还有中国舞蹈界的泰斗向演员们抒发着自己的激动心情。


对于上海芭蕾舞团的全体成员来说,高光时刻总是转瞬即逝的。

未来半个月,在国家大剧院,在邯郸,石家庄,济南,南京,上海芭蕾舞团将一路南下,把这出精彩的红色大剧带给更多的观众。

当记者问起辛丽丽,是否有信心将这部作品打造为新的红色经典时,她的回答体现出了上海人特有的务实、严谨与自信,她说,经典不会一蹴而就,但是她相信,在全体演职人员的努力之下,这部戏一定会越来越好。

讲好中国故事,引发观众共鸣,是当代芭蕾人必须有的担当与使命。





栏目主编:张春海 文字编辑:张驰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