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今天,母亲回忆了曾经的沧桑,曾经让她留恋过,又最终逃离的“松江雷家”。母亲说,她经历了许多,看到了许多,一生有不平,有风雨,但还算有福气。为什么?因为她遇见了我的父亲。
作者:郑宪 2017-04-08 11:31:05
 (10)
 (18)
姑妈带来雷家的费家姐妹一个个在上海读大学,一个个走上了反抗当时制度的道路。这个大地主家出身的姑妈,培养的几个女儿不约而同都向往了同一种人生信仰,冒着生命危险去干了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作者:郑宪 2017-04-01 11:30:36
 (6)
 (14)
1945年抗战胜利后,母亲从松江雷家走出之前,特地行到了彬哥的房外告别。见彬哥那居室的门框挂了一块牌子,上写:一事无成室。
作者:郑宪 2017-03-25 11:31:11
 (7)
 (15)
雷圭元不但是一位图案学和设计学术体系的建构者,还是一位杰出的设计实践者。他重要的作品,包括他领衔设计的人民大会堂十大建筑的装饰,它们几乎奠定了二十世纪后五十年的中国设计美学风格。
作者:郑宪 2017-03-18 12:41:58
 (8)
 (13)
母亲对外公这样评价:“讲出来,他一生还是很可惜,从小随雷补同出国见世面,却给自己的妈妈雷白氏锁死在了松江,自己也甘于沉迷小家庭生活,一生平平淡淡。”
作者:郑宪 2017-03-11 10:55:39
 (9)
 (14)
一个大家族,再分隔为一个个小家室(一共有六七个小家)。每一个小家室均有自家的天井,前后客堂间,两边厢房。有的是一进门,有的是两进门。
作者:郑宪 2017-03-04 13:29:44
 (10)
 (15)
一个是清末居住在京城的外交官,一个是不知道出身、没有名字的逃荒丫头,两个社会地位如此悬殊的人,在清末的那个岁月牵手成婚了。此事放在今天,会不会引起一些“轰动”?
作者:郑宪 2017-02-25 12:02:21
 (15)
 (14)
“嗯,我们先把故事说回来。”母亲的思路很清晰,“我先跟你讲讲,我那个年代,女人的生命很轻,来的快,消逝的快,闪电流星般地,不值钱。”
作者:郑宪 2017-02-18 14:12:18
 (14)
 (13)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在文革后恢复高考时考入大学读中文系,期间沉迷于写作,编造虚构的小说。母亲便对我说:与其虚构写别人的事情,不如写我们家里真实的故事,那些人和事啊.....
作者:郑宪 2017-02-18 14:12:07
 (6)
 (10)
那个走出重重大山,漂洋过海“下南洋”种橡胶、挖矿石的青年人;那个走出重重大山,走向狼烟烽火的抗日战场的中年人,终于毁灭了他自己的生命,永眠于层层叠叠的天堂山脉的深处。万古不息的长风年复一年吹拂,将一百年间的沧桑故事,渐渐吹至零落无踪,再难寻觅。
作者:封寿炎 2016-11-26 10:32:44
 (74)
 (14)
“一螺贫;二螺富;三螺骑马上大路;四螺有官做;五螺落塘洗屎裤;六螺担水磨豆腐……”我和小伙伴们掰着手指头,嘴里唱着从小学会的儿歌。我们终于唱道:“十只箕,饿死无人知。”
作者:封寿炎 2016-09-16 11:59:04
 (90)
 (14)
陈寅恪说,“凡一种文化值衰落之时,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父亲视为唯一生活方式的种田,如今成为人们嗤之以鼻的行当。勤劳、朴素、道德的乡村生活一去不返。那么多儿女和孙辈都不在他身边,这个老人孤独而失落。
作者:封寿炎 2016-07-02 13:01:23
 (56)
 (13)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