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就节令食品而言,如果说汤团和八宝饭是第一梯队,那么年糕就是第二梯队了。
作者:沈嘉禄 2020-01-24 08:01
(28)
(1)
他俩,一个是中国共产党的的创始人之一,一个是新疆督办盛世才的妹妹。她是他心目中理想的新女姓,他是她回忆中坚贞无比的共产党人。短短一年的婚姻生活,永生永世、无法忘怀的美好爱情。
作者:冯 乔 隗宸昕 2020-01-23 07:46
(71)
(1)
上世纪70年代,上海组建了一个高炮民兵师,布下了一张防空网。老闵行大工业区为国家重要机电生产基地,备战备荒,保卫家园,有一个高炮团建制。于是奉贤海边,炮声隆隆,爱情之花,也渐次开放。
作者:郑 宪 2020-01-22 07:46
(28)
(0)
德国亲友常常感到中国女子不可思议。也许他们诧异德国文化究竟是通过什么渠道冲向了遥远神秘的中国?
作者:周励  2020-01-21 15:42
(8)
(0)
如果把年比喻为一幕大戏,冬至是人们刚刚迈起步伐准备赶去看大戏;腊八节则只是徐徐地拉开序幕;接下来小年粉墨登场,年味开始越来越浓……
作者:张新文 2020-01-17 07:22
(12)
(0)
老蒋把晚年的时间更多地用来思考和写作,用他一生坎坷的革命经历和忧国忧民的深邃思索,凝结成5本针砭时弊的杂文集:《当代杂文选粹——虞丹之卷》《做官与做人》《刀与笔》《聚沙集》《虞丹集》。在这些集子里,他深刻反思了“文革”的教训,辛辣批判了党内种种腐败现象和官僚主义恶习,热情讴歌了共产党人的公仆精神和老一辈知识分子坚持真理、不畏权势的傲然风骨。
作者:刘云耕 2020-01-16 09:28
(72)
(3)
既然位列十二生肖第一名,可为什么到了大街上,却会人人喊打?
作者:汪金友 2020-01-15 15:09
(8)
(0)
半个多世纪来,芭蕾舞剧《白毛女》已经不知上演了多少场次,搬上银幕后更有上亿观众观看了此剧。但是多数中国观众并不知道,最先把《白毛女》搬上芭蕾舞舞台的不是中国艺术家,而是日本友人清水正夫和他的夫人松山树子。第一个穿上芭蕾舞鞋的“白毛女”是松山树子。
作者:沈鸿鑫 2020-01-09 07:46
(35)
(1)
说起李白在桃花潭留下的这首千古绝唱,历史上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作者:曹伟明 2020-01-08 07:59
(14)
(5)
春日的下午,马勒别墅里正在举行的一对年轻人的婚礼,使她重新焕发出童话般的青春活力。
作者:朱全弟 2020-01-07 14:57
(22)
(1)
于是,新的“布鲁”开始跟随着他,一切还是从前的日色,一生的时间,只够等一个人。
作者:戴瑶琴 2020-01-03 11:57
(15)
(1)
2020,注定是神奇的一年,更有希望的一年。
作者:汪金友 2019-12-31 10:40
(22)
(7)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