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近代中国金融家行列中,涌现了不少“跨界”活跃分子,他们既具商人的理财头脑,又有鸿儒的理想情怀,其中几位还同新闻出版事业结下不解之缘,在风云际会的特殊历史时期,书写了值得纪念的华章。
作者: 黄沂海 2019-09-15 07:45
(5)
(0)
“不管拍片也好,为他人做嫁衣也好,我都兢兢业业,尽力而为,从内心里我都是没有半点不真诚的。”
作者:吴贻弓、小编 2019-09-14 16:51
(13)
(0)
两人举起长长的木栅紧贴屋顶,举“枪”便打,“砰、砰”几声,一根木栅已牢牢固定在“天花板”上,如此循环操作,一个多小时后,所有木栅都上了屋顶。
作者:胡伟祖 2019-09-14 07:55
(3)
(0)
虚幻无常的不正是人生吗?是美艳所以虚幻无常,或是虚幻无常所以美艳?
作者:朵拉 2019-09-14 07:50
(3)
(0)
她为何要送我一坛罗汉菜呢?我把这个疑问一提出,不料竟勾起了她的一串长长的回忆,让我感动不已。
作者:赵春华 2019-09-13 07:42
(2)
(2)
厨房就是生活的缩影,有矛盾更有冲突,能巧妙利用“矛盾统一论”,就成“大厨”。
作者:管弢 2019-09-09 07:52
(1)
(0)
在十八岁离开小镇前,十多年中的暑期,我很少在家里洗澡。
作者:何诚斌 2019-09-07 07:52
(6)
(0)
“深渊色”在日本是指蓝色,因为牵牛花的颜色是层层递进的,很像植物染,看上去如临深渊,神秘莫测,“深渊色”无疑最生动形象。
作者:梅莉 2019-09-06 07:50
(5)
(1)
提到著名文学杂志《收获》的创办人,人们通常想到的是巴金先生,其实还有一位共同创办人,那就是靳以先生。梳理复旦大学校史,“靳以”是绕不开的名字。今年是靳以先生诞生110周年、逝世60周年,本文作者在档案和史料中寻找靳以在复旦求学的各种细节,从而使我们了解到一个文学青年是如何在一个优质学府中养成的。
作者:读史老张 2019-09-05 07:49
(4)
(2)
小说好,但有人读之过于痴迷,甚至把自己代入角色,这就容易“出状况”了。
作者:苗连贵 2019-09-04 07:49
(3)
(1)
其实我当时非常灰心,每天在沙石砖头里混,我都弄不清理想在哪里。
作者:杨力 2019-09-04 07:48
(5)
(3)
这类雷剧能“弘扬爱国主义”吗?恰恰相反。
作者:秦绍德 2019-09-03 13:24
(10)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