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我在知天命的那年回归电影行业,重新走进漕溪北路595号的上影厂,今天又投身于电影教育领域,仿佛就是为了兑现吴老师那个“上海电影万岁”的理想。
作者:蒋为民 2019-09-19 07:46
(3)
(0)
1949年9月21日,毛泽东搬家了,从进北平之后居住的香山双清别墅,搬到了中南海菊香书屋。也就是这一天的晚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邻近的怀仁堂里召开了。
作者:冯乔 2019-09-19 07:30
(35)
(0)
为什么林妹妹就没有听到这句让人过瘾的表白呢?如果听到了,她是不是会安心些?会不会就此不再惆怅踟蹰?
作者:肖遥 2019-09-18 12:24
(1)
(1)
每一次与友人把盏长话黄山后,他大多亢奋得激情难禁,都要乘兴作黄山图、题黄山诗,其境其情令人感动。
作者:江志伟 2019-09-18 07:51
(5)
(1)
近距离看老师,鬓发白,背微弯,我突然惊讶,印象里那个可以单手举起百斤石锁的老师,怎么老得这么快!
作者:陈卫民 2019-09-17 07:50
(2)
(0)
小区门口的爆米花摊也从胶东农村搬到上海都市,但在主要设备上似乎没有质的飞跃。
作者:鲁北明月 2019-09-16 07:46
(3)
(0)
这些国产“注水剧”的“大法”可谓五花八门:内容不够,回忆来凑,频频闪回,插播“回忆”;拖慢对话节奏,重复台词,强凑剧情;拖长每一集开头的“前情提要”……
作者:杜浩 2019-09-15 07:48
(5)
(0)
近代中国金融家行列中,涌现了不少“跨界”活跃分子,他们既具商人的理财头脑,又有鸿儒的理想情怀,其中几位还同新闻出版事业结下不解之缘,在风云际会的特殊历史时期,书写了值得纪念的华章。
作者: 黄沂海 2019-09-15 07:45
(5)
(0)
“不管拍片也好,为他人做嫁衣也好,我都兢兢业业,尽力而为,从内心里我都是没有半点不真诚的。”
作者:吴贻弓、小编 2019-09-14 16:51
(13)
(0)
两人举起长长的木栅紧贴屋顶,举“枪”便打,“砰、砰”几声,一根木栅已牢牢固定在“天花板”上,如此循环操作,一个多小时后,所有木栅都上了屋顶。
作者:胡伟祖 2019-09-14 07:55
(3)
(0)
虚幻无常的不正是人生吗?是美艳所以虚幻无常,或是虚幻无常所以美艳?
作者:朵拉 2019-09-14 07:50
(3)
(0)
她为何要送我一坛罗汉菜呢?我把这个疑问一提出,不料竟勾起了她的一串长长的回忆,让我感动不已。
作者:赵春华 2019-09-13 07:42
(2)
(2)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