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父母带我上亲戚朋友家拜年,觉得很“扎台型”,并不断地叮嘱:不要把新衣服弄脏,要爱惜,明年过年还要穿。这件新衣服只能在走亲访友时穿一下,回家后便被收藏起来,平时还是穿那件“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旧衣服。记得那次新做的衣服伴我过了四五个春节,直到后来实在不像新衣服了才作罢。
作者:龙钢 2020-01-31 15:30
(26)
(0)
乡下的过年是别有风味的,是城里不可替代的。四十多年倏忽而过,我从蹒跚童稚步入了不惑之年,经历了公社集体所有制到家庭联产承包制、再到改革开放的转变,家乡崇明的变化可谓日新月异,点点滴滴渗透在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对传统习俗虔诚恪守的爷爷、奶奶已经离我们而去,就像他们的远去把旧日年俗带走了一般。
作者:施敏 2020-01-21 07:40
(121)
(4)
住在小莘庄,曹旭只觉得地名好听。但随着长大、读中学,他知道了别人眼里的小莘庄——上海有名的棚户区。曹旭不再向人提小莘庄。可是现在,曹旭现在很乐意别人问他小时候住在哪里——小莘庄,这个已经从地图上消失的名字。
作者:沈轶伦 2020-01-18 22:22
(8)
(0)
永安招录女营业员标准,包括学历、年龄和外表三部分:学历,规定为中学程度,这对一名女性来说,在当时算是高学历了。年龄,在18到20岁之间。外表最为重要,女性身高为157至163厘米,体重45至54公斤,不得近视,1939年就有一位各项条件俱佳的应聘者,却因近视的缘故未被录取。
作者:邢建榕 2020-01-15 10:56
(37)
(1)
现在这种过年的方式却在与我们“渐行渐远”。虽然现在大家的经济条件较之以前确实是好了不少,物质的丰富程度亦非当时所能想象,但是我们的过年心情也远没有以前来得浓烈了。现在是想吃什么随时都可有得吃,想穿什么也不一定非得等到过年才可以穿。
作者:黄嘉宇 2020-01-14 17:03
(9)
(0)
那些蔬菜大棚和工厂,不知不觉间,慢慢消失了,变成了新兴的楼宇、高新技术园区。新建商品房里住进新一代外来移民,大多是大学生、技术人才,他们对子女的健康非常重视,不再需要社区医生严正去田头“抓小孩”,查种补漏疫苗了。
作者:沈轶伦 2020-01-10 10:53
(27)
(2)
说急诊抢救室像监狱,这并不过分。因为这里的患者都被一根根心电监护导线“绑定”,用一根根氧气管子续命;这里24小时灯火通明,失去亲人的哭声与病痛的呻吟绵延不绝;所有的生理排泄都被限定在病床上,甚至众目睽睽之下。疾病之下,失去的不仅是健康,更是自由。
作者:黄欢 2020-01-08 10:18
(121)
(9)
为什么在崇明乡下会有烧咸腊八粥的习俗呢?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奥秘,主要缘于那时农家的贫困。
作者:柴焘熊 2020-01-08 09:01
(38)
(4)
由几代人共同建设的浦东,在今年将迎来开发开放30周年纪念。在上海之巅,顾建平说他是非常幸运的人,作为建筑专业的人,“一辈子能碰上上海中心这么一个项目,那真是天大的机遇”。而作为一个上海人,能见证城市历史上变化最大的时期之一,也是躬逢其盛。
作者:沈轶伦 2020-01-03 10:45
(57)
(2)
​这座城市还在不断变化。70年,这是一个和上海一起成长的故事。
作者:沈轶伦 2019-12-27 10:18
(108)
(4)
那些年,新年挂历除了自家悬挂外,还有个重要的功能,就是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亲戚朋友。当时,每逢元旦走亲戚时,马路上、公交车上,随处可见人们手拿新年挂历的情景。母亲后来告诉我,当年拿一本新年挂历送人,可以相当于以一篮水果送人。一篮水果价值不菲,送挂历也是属于比较贵重拿得出手的礼物了。
作者:龙钢 2019-12-26 10:57
(59)
(1)
在医院,排长伤心欲绝,不吃饭不喝水,整天盯着医院的天花板发愣。我妹妹去看她,她潸然泪下,说她这一辈子完了,没人要了。我妹妹说,不会的。我家住在豫园旁边,豫园那儿有一个建于光绪年间的永青假发店,配的假发像真的一样,你不妨去上海试一试。
作者:王坚忍 2019-12-20 14:39
(41)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