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着调青年 > 文章详情
鲨鱼拯救者 | 着调青年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曾繁宜 2018-06-12 16:57
摘要:6月9日-9月1日,西班牙海洋科学家Pelayo Salinas的水下摄影展在陕西南路的“汉源汇”展出,呈现一个美妙的海底世界。而Fiona和Mark,两个生活在上海的90后,在展览首日讲述了他们为拯救鲨鱼、拯救海洋所做出的努力。和一群同样怀着“拯救世界”梦想的90后,分享自己的故事,号召更多的行动。

 

“OrcaVida,Orca是一种逆戟鲸,Vida在西班牙语里是生活的意思,连在一起就代表了我们向往的海洋生活。”

 

2017年,南厄瓜多尔Galapagos海洋保护区,多艘非法捕猎的渔船在海洋上肆虐,300多头锤头鲨在绝望中奄奄一息,人类的自私与贪婪污染着海洋的干净与澄澈,湛蓝的海天一色也仿佛被冲天的血腥味充斥着。

 

电视新闻前,90后上海女孩Fiona感到震惊和愤怒,这不是她所热爱的海洋应该有的样子,她开始想做点什么。

 

保护向往的海洋生活,就从这一次令人痛心疾首的目睹开始。


 

“在海底,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整个食物链”

 

新闻中被采访的西班牙海洋科学家Pelayo Salinas成为了Fiona开始海洋保护事业的引路人。她与同在美国留学的厦门男孩Mark以及另一位小伙伴一起,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在社交网络上联系Pelayo,想向他表达迫切想拯救海洋的愿望。在Pelayo的社交平台上,Fiona和Mark发现了一个募捐,希望给“国家公园”买一艘更先进的船,可以快速追上那些非法捕鱼的船只。“我们告诉Pelayo自己也想为这个项目做一点捐款,但我们更想亲身投入拯救海洋的事业。”没想到,远在大洋彼岸的Pelayo立刻激动地给他们发来邀请信件,并告诉他们:一定要来看一下Galapagos这个地方有多美,只有爱上这个地方,才会更想要保护这个地方!

 

西班牙海洋科学家Pelayo Salinas

 

Fiona和Mark马不解鞍地订下行程,去年10月从上海出发。一路上,四次转机,历时三天,飞机、巴士、轮渡、出租车,几番辗转跋山涉水之后,他们终于到达了位于南美厄瓜多尔的Galapagos群岛,并成为了Pelayo筹办的环保基金会的临时志愿者。

 

在岛上,Fiona和Mark一共待了6天。他们每天跟着科学家出海,做一些比较基础的调研工作,比如给鲨鱼、魔鬼鱼做标记。“我们会在海面上连续开船6个多小时,寻找鲨鱼和鳐,找到以后,就用一根升缩杆去戳它们一下——杆子的尖端有小针,戳到就会留下标记,从而可以探测它们的活动范围、生活习性。还不能让它们发现,一发现就会躲回海里。”Fiona说。与此同时,科学家们还要在海底设置许多接收器,才能通过软件跟踪它们,而这些接收器也会因海底环境遭到腐蚀,需要定期更换。上岸后,他们会和科学家一起回看电脑上的记录,追踪鲨鱼的行踪路径。

 

图片来源:Pelayo Salinas

 

比起眼睁睁地看着鲨鱼的信号在屏幕上消失,亲眼见到被无辜网住的鲨鱼,更让Fiona和Mark倍感折磨。“有一天出海,我们发现海里有一团不明物体。拉上来以后才发现:是一张连接着上百只钩子的巨型渔网!但这片海域是严禁此类非手工的捕鱼行为的,因为这类没有目标鱼群的捕鱼方法,很容易造成‘副捕捞’(bycatch),杀死许多渔民并不需要的海洋生物。一旦抓到他们不想要的东西,也会像垃圾一样丢掉。”摇晃的小艇上,Fiona拨开浮标,最先看到的是一只被网缠住的绿海龟。“它很幸运,我们只割开了绳子便救下了它。可接下来,我们发现最后一只钩子上有一条被勾住了嘴角的鲨鱼!” 这些渔民本来是想捕捞吞拿鱼,收网后,吞拿鱼一条都没有捕到,却一连错捕了海龟和鲨鱼两种保护动物。轻轻拨开鲨鱼的嘴角,Pelayo说这只鲨鱼应该已经被勾住五天有余,因为钩子已经开始生锈,用钳子去撬也是丝毫不动。最后只能慢慢割开它的嘴角,才能取出了钩子,这是让它健康存活的唯一方法。Fiona说:“这其实已经是一条很幸运的鲨鱼了,更多的时候,科学家们只是把渔网的线剪掉,让钩子留在鱼的嘴里。慢慢的,钩子在体内生锈,它们也逃脱不了回海里慢慢等死的厄运。”

 

当然,Galapagos不只令人心情沉重的鲨鱼捕捞,更有令人心向神往的、最美的海底。Fiona说,这里是全世界物种最丰富的地方,也是鲨鱼物种最丰富的地方。“在海底,我们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整个食物链。感觉‘天’都是满的。”

 

图片来源:Pelayo Salinas

 

调研的过程是愉快的,但当中也时常看到许多令人心痛的场景。Fiona说,有一次看到一只鲨鱼的路线本来是一条直线,但是后来行踪突然变得混乱,兜兜转转,最后竟然去了一个陌生的、不属于它的海域。“它一般不会去那么远的地方的,可以判断应该是被渔民捕捞走了。”Fiona的语气略带失落和难受。在Pelayo的计划里,还有一个关于追踪锤头鲨在哪里生产的项目,因为人们只在这片海域见到成年的锤头鲨,却从未见过幼年的鲨鱼或怀孕的母鲨在此生育。于是,Pelayo的团队便花了几年时间,通过将卫星标签刺在已怀孕的锤头鲨身上,持续跟踪四个月,寻查它们生产地的信息。“因为有了这些科学的信息,我们就可以知道锤头鲨在哪里生产,并能够跟各地政府申请,设立一个延长的保护区域。”Mark解释到。然而,就在此期间,一头已经被追踪了两个月的锤头鲨妈妈身上的追踪器突然弹开了,信息传输中断,“它应该是在去生产的路上被捕,按理来说它是会一直游到海岸边生产的”。

1997年,Galapagos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人类自然遗产”。因为著名科学家达尔文曾在这个岛为他的“进化论”找到论证依据,所以Galapagos又被称为“达尔文与上帝分手的地方”。也正因为被大自然的力量所深深感动,Fiona和Mark有了更进一步的“海洋保护计划”。

 


“在海底没有见过这么多鲨鱼,却在这里看到这么多鲨鱼的尸体”

 

结束了南美加拉帕戈斯群岛Pelayo Salinas的鲨鱼保护项目后,Fiona和Mark等人一回国便成立了公众号“OrcaVida生活旅行家”:“Orca是一种逆戟鲸,Vida在西班牙语里是生活的意思,连在一起就代表了我们向往的海洋生活。”他们希望组织更多的海洋公益活动,以实际行动号召大家关注海洋保护。“说干就干”是90后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就在这个月初,他们便又踏上了新的旅程,来到印度尼西亚,朝着向往的海洋生活不断前进。

 

这一次,他们去的是印尼一个偏僻的小岛龙目岛。两天的飞行让他们精疲力竭,而一上岛看到的场景,却是那么骇心动目。“400多艘的渔船把前一天打捞上来的鱼全部拿来这里卖,你能想象到吗?我们潜水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鲨鱼,却在这里看到这么多鲨鱼的尸体。”一条条鲨鱼被曝尸在地上,简陋的设施,肮脏的环境:污水倾地,被滋养的腐肉恶臭冲天;血水横流,混杂着蠕动的蛆,令人作呕。“我们看到那些死掉的锤头鲨被放到海滩上摆平之后,一个一个被拎走,体内的钩子甚至直接能把整个内脏全部勾出来了。”Mark叹惋到,“第一天去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太沉重了。我们平时只看到世界上因为旅游业而被保护的那1%的鱼类,但当到了这种渔村就发现,我们吃到嘴里的可能就是这些保护动物,这些都是我们难以预想的。”

 

图片来源:OrcaVida生活旅行家

 

鲨鱼被捕捞上来后,立刻就有中介参与拍卖。Fiona和Mark以及一群来自澳大利亚的科学家、海洋保护者、摄影师一行人,佯装成买家,来到这些中介身边进行暗访。据Fiona透露,这些中介和渔民对欧美人格外小心翼翼,但对亚洲人却没有戒备。Fiona和Mark说自己来看看情况谈谈价格,中介还把一个香港买家介绍给他们,并详细给出了各种价格。让人颇感意外的是,除去鱼翅的部分,鲨鱼肉的价格卖得很低。鱼肉和其他部分的售价大概只有人民币12元一公斤。因为鲨鱼的肉质的水银含量超过人的可接受范围,所以基本上没有人要吃鲨鱼肉。那么被拔掉鱼翅的鲨鱼会如何处理呢?大部分的肉最后都会变成炸鱼薯条,被人们吃掉!

 

“我们去到龙目岛,把这些事情曝光出来,其实并不是为了谴责那些捕捞鲨鱼的渔民。渔民都非常善良,生活却非常艰苦。我们想帮助他们转变渔村的经商模式。”Fiona说。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想要帮助渔村转型为一个游客胜地,在不切断渔民生计、甚至帮助他们赚取更多收入的同时,拯救成千上万的鲨鱼及其他珍贵的海洋动物。

 

于是,他们从其中一位渔民入手,一天给他70美金,让他带领大家出海观赏,同时还赠送了许多装备,鼓励他们通过带游客浮潜看海发财致富。“他们每次出海打渔都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四人一条小渔船,要去到澳大利亚这么远的海域。船上的设施很差,没有厕所和床铺,睡觉都只能睡在甲板上。一次出海回来后,四个人平分1000多元美金,大致捕到20条鲨鱼。”Mark告诉我们,到了卖家的手里,鱼翅的价格是一公斤1200元,到了中介手里还可以翻3倍。但渔民的收入却少之又少,甚至连孩子生病了,也没钱去医院接受很好的治疗。今年十月,Fiona和Mark计划再去一次印尼。“现在我们还很难让渔民在思想上有彻底转换,但是我们会说服他们,让他们在潜水或冲浪上寻求新的商机。只要我们可以带更多的游客过来,渔民何乐而不为呢?”

 

图片来源:OrcaVida生活旅行家


“越爱它,越想保护它”

 

Mark说,他们都是海边长大的孩子,从小就爱海,学习了潜水后,有机会接触更多的海洋世界,越了解,越喜爱。“曾经,我爱海,但却不知道该爱它,接触潜水后,我知道更多关于海洋的知识,甚至有点上瘾了!在越来越爱它的时候,却发现它被破坏得如此严重,所以更想要保护它。”Fiona、Mark以及和他们志同道合的90后一起,参加海洋志愿服务,创立公益组织,亲身躬耕实践投身海洋保护活动,并不断创造机会,号召更多的人进入到海洋保护的队伍中。“我们希望大家可以坚决抵制吃鱼翅的行为,同时不要使用含有氧苯酮的防晒霜,尽量少用塑料制品,从身边的小事做起,为海洋保护尽一份力量!”

 

Fiona说,在潜水时,他们曾见过大量被白化的珊瑚。曾经绚烂多彩、熠熠生辉的珊瑚,现如今却变成一块块了无生气、惨白丑陋的石头。除了气候因素,珊瑚白化最主要的原因之一便是人类使用的防晒霜中的氧苯酮成分,可见人类对环境的影响多么巨大。“我们平时看到海上或是游泳池表面浮着一层油,那就是防晒霜。每次看到下海前狂喷这些的人,我们都特别想把他们拉进卸妆液里泡一泡。当然也不是不能使用防晒霜,希望大家以后购买防晒霜的时候,留心一下背后的成分表,选择以矿物质为主要成分的防晒霜,或者购买婴儿用的防晒霜。”

 

图片来源:Pelayo Salinas

 

“OrcaVida生活旅行家”团队目前已经成功举办了两次前往墨西哥坎昆和印尼龙目岛的项目,接下来将组织更多的活动,让大家与海洋亲近。只有爱上海洋,才能更好地保护海洋。

 

Mark说,下个月他将回到美国考取自由潜水教练资质,这样他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有机会和能力探索海洋世界。“自由潜就是不带氧气瓶的潜水。通过训练我可以憋一口气到36米深的地方,身体会感觉被挤扁了!但自由潜却比带着氧气瓶和水肺潜水,更舒服也更安全!”Mark的言语中透露出一点小小的得意,团队里的人大都是自由潜好手,当看到海底有带着氧气瓶的潜水者时,他们还会略带“挑衅”地游到那些人的身边,跟他们打招呼,骄傲地告诉对方:“嘿!哥们儿,我们没有氧气瓶,也可以和你潜得一样深!”每当看到对方因为惊讶而逐渐睁大的眼睛,这群90后“皮一下”的傲娇劲儿便被好好地满足了一番。

 

图片来源:Pelayo Salinas

 

今年,1993年出生的Fiona和1996年出生的Mark已步入社会,分别在上海从事平面设计和金融领域的工作。忙碌的日子如期而至,但他们却有信心在闲暇的时间里,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热爱的海洋公益事业中。“在主业之外的时间去追求自己的爱好,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是一种‘精神’。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爱好,感染到更多的人。以一人之力可以救一人,而举万人之力可以救万人!”

 

 

 

栏目主编:吴桐 文字编辑:吴桐 题图来源:OrcaVida生活旅行家,文中图片均已获拍摄者授权 编辑邮箱:tongwood@yeah.net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