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合庆拆违,一名“老兵”的选择
分享至:
 (14)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尖尖 2015-12-24 23:39
摘要:在合庆环境综合整治这场轰轰烈烈的“拆违战役”中,有这么一位铁血硬汉,他永远出现在拆违第一线,与违法企业斗智斗勇。

7月接到任务,9月拉开拆违序幕,作为基层干部,他在环境整治最艰难的时刻临危受命、迎难而上。当企业老板以死相迫,旁人都吓得脸煞白的时候,作为一名军人,他从容不迫、挺身而出。当母亲连续病危,作为人子,他连夜奔赴母亲病榻前,含泪陪伴属于母亲的最后时光……

 

在合庆环境综合整治这场轰轰烈烈的“拆违战役”中,有这么一位铁血硬汉,他永远出现在拆违第一线,与违法企业斗智斗勇。他是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陈会润。

 

2个月30万平方米的奇迹

 

初见陈会润是在9月合庆蹲点采访的启动仪式上,他介绍合庆的拆违现状和工作难点,果敢铁腕的形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后因他母亲病重的缘故一直未有机会见面。12月9日,记者在其设于合庆镇社区学校的“综合整治现场指挥部”与他进行了两个小时访谈。

 

相约的时间是上午9点半,当陈会润风尘仆仆如约而至时,他已完成当天上午在海升地块的一线指挥工作。“欢迎你们!我刚刚从海升回来。”陈会润声音浑厚,语调沉稳,思路清晰,说话时眉宇间有两道深锁的皱褶。

 

他告诉我们一个消息,“截至昨天,海升地块已经完成24.6万平方米的拆违面积,剩下不到5万平方米预计本月15日前拆完。”

 

一个星期后的12月15日,记者再次走访海升地块。陈会润在拆违现场激动地发出最后一声指令,掘进机隆隆推进,将海升地块最后一幢违章建筑推倒,至此,合庆最大的违建地块清除完毕。短短两个多月,完成近30万平方米的拆违任务,平均每天拆违4200多平方米,创造了浦东拆违的速度之最。

“我知道拆违是一场什么战役”

 

拆违是合庆环境综合整治的重中之重,背后牵扯到多方利益,其矛盾之多、风险之大难以预计。“你把这些企业拆掉,就是断了人家的财路,他不跟你闹可能吗?”陈会润来三违办上任之前是在规土局分管执法的,他非常清楚三违整治是一场硬仗。“我分管这个工作,面对的是火焰山,背后是万丈悬崖,前面可能就是地雷阵,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

 

人民塘以西有一家企业,城管局原本已与其谈好拆违计划。然而拆违当天,企业老板突然反悔,用起重机吊起两个乙炔气瓶开到现场对着拆违队员,扬言要“同归于尽”。负责拆违的干部慌忙给陈会润打电话,陈会润首先下令立即撤走拆违队伍,然后开始询问现场情况。

 

陈会润被告知现场有20多个企业员工,但具体多少人、人在哪里不知道。当问到现场有多少危化品、危化品如何存放,得到的回答也是“不知道”。他当场气得拍桌子:“我们打仗尚且要把敌情弄清楚,如今你们对现场情况一问三不知如何指挥?”事后他派人查明,现场地面危化品超百个。“一旦发生爆炸,其威力不亚于天津,那又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故了!”陈会润事后回想起此事依然十分激动。

 

情况查明后,陈会润召集所有干部商量对策,然而竟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大家都吓得哆哆嗦嗦脸煞白。陈会润说:“你们都不说话,那我来说。我的思路很简单,第一控人头,第二控源头,第三拆砖头。”曾在军队担任过参谋的陈会润擅长“调兵遣将”。

 

他首先把公安、消防、特警、救护车全叫来,由五个公安负责对一个企业员工进行劝退,不服从的立马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逮捕。企业老板被公安逮捕,可到派出所门口却跳车跑了。公安给陈会润打电话,“陈局,麻烦了,把你这个企业老板给弄跑了。”陈会润不慌不忙地说:“不要紧,你们继续进行搜捕,他很快就会‘投降’的。”结果该老板第二天就自首了。“人头”控制好以后,拆违队伍马上将化学品等危险“源头”全部清走,然后连夜开工“拆砖头”,到凌晨3点半把整个企业拆掉。

 

“这就是考验一名干部能力和担当的时候了!”陈汇润勇于站在第一线,果断指挥,最后妥善化解危情,上海警备区司令员何卫东9月15日在大会上特别表扬了陈会润。

 

当被问到拆违至今,是否有过害怕的时候,这位参加过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1984年老山者阴山作战的空军退伍老兵回答:“战争年代我都活了下来,我知道拆违是一场什么样的战役。”

 

忠孝家国面前艰难抉择

 

自9月拆违工作开展以来,很多村干部受到被拆企业的恐吓。陈会润给记者看他的车,车身被树枝刮得一塌糊涂。有时他还收到电话恐吓,对方说:“我知道你家住哪里,你的小孙子我也知道。”陈会润回答:“对不起,你这种话吓不倒我。”

 

工作把陈会润推到风口浪尖,此时家庭也出现了重大变故。10月3日晚上11点,他接到母亲心梗病危的电话后,驱车6个多小时赶回山东临沂老家。10月5日,等母亲病情稍有好转,他又赶回合庆主持工作,前后在家只待了两天。

 

10月29日晚,他正在开会,又接到电话说母亲再次病危,这次是严重的心衰,心脏随时会停止跳动。“母亲只有我一个儿子,我在老家又是独子。”当天晚上11点他再次开车赶回去,然而这次,抢救中的母亲一直在昏迷状态,直到11月7日凌晨一点去世。

 

悲痛之余,工作压力依然非常大,但他始终坚守在拆违第一线。浦东新区区委的领导和执法局的领导每天都给他打电话,让他把工作的事情放一放,母亲的事情先处理好。

 

“我18岁出来当兵,一直到母亲去世,我和母亲相处的时间不到四年。”说到眼圈泛红时,陈会润会用粗糙的大手抹掉眼角渗出的泪水,对母亲的愧疚是这个硬汉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一边是刻不容缓的工作,一边是对母亲的亏欠,有很多话,无法说出口。在葬礼上,陈会润扶着棺木哽咽着:“忠孝两难全。”

 

“脚永远比路长,人永远比山高”

 

其实每天晚上,陈会润都为拆违工作头疼。他一般看完新闻联播就睡下,到半夜1点就醒来,开始琢磨第二天的工作,想到一个思路就爬起来写。他家住在杨浦,每天清晨5点钟就赶到合庆拆违现场。

 

“领导把你放在这个岗位,市委又明确提出了这个要求,我觉得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无论如何都要把它拿下。”陈会润说,只有把国家的事、组织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业,才能做得好。

 

陈会润布置任务的时候,说话气场很高,嗓门很大。“没有气势怎么行,说出来的话就是命令。军人有命令意识,我们地方干部也应该有命令意识和有服从意识。”

 

“拆违就像是拔河,绳子两端可能是政府和企业,可能是工作和家庭,就看你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在他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过“怕”这个字。陈会润说,明年新的“四大拆违战役”,难度、压力绝对不比合庆小。“你如果不怕,就肯定能勇往直前。因为脚永远比路长,人永远比山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