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华北雾霾,这座城市比北京严重得多
分享至:
 (1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恒 2015-12-22 23:03
摘要:北京每次雾霾,都会举世关注。但其实,每一次,保定的雾霾都会比北京严重很多——当北京的PM2.5指数还在200左右时,保定可能已经400,下面的农村已经爆表——是的,越到基层,污染越严重。

 

对北京来说,红色预警似乎成了新常态,从官方到民众都适应了相关措施:单双号限行,孩子们停课,大人们戴着口罩,在充斥着重金属颗粒的世界里撞出一条通道。

 

我坐上离开北京的大巴车,扭头看了看车窗外,竟然还能看到暖暖的太阳,但是心里却并不轻松。我的朋友圈里,偶尔有人晒机场的照片,炫耀自己即将逃离北京。可是,我坐在离京的客车上,却逐渐生出一种必死的气概。

 

 

我的目的地是南面的保定。车行极快,太阳也逐渐西斜。期间我睡了一会儿,醒来看看窗外,太阳已经变成橙红色。

 

我问过学物理的朋友,雾霾越重时,经过那些密集如织的颗粒物,波长较短的光被散射掉,更多波长较长的红光波就会在我们眼睛上留下红色的影像——也就是说,红太阳伴随着雾霾而生。我看了一下手机,PM2.5指数300多了。我已经到了保定地界。

 

全世界人们都知道北京的雾霾严重,但是,比北京更严重的,是保定——这座我称之为家乡的城市,长期在中国空气质量最差的榜单上挣扎。

 

北京每次雾霾,都会举世关注。但其实,每一次,保定的雾霾都会比北京严重很多——当北京的PM2.5指数还在200左右时,保定可能已经400,下面的农村已经爆表——是的,越到基层,污染越严重。

 

 

由于临近首都,早在8月份,保定就开始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了,目的自然是保障北京蓝。长期以来,保定饱受影响北京空气质量的指责。这种指责并不公平——如果保定的污染要飘到北京,必须要有风,且是南风才行。但事实上,一旦有风,就不会再有雾霾。而且,冬季多刮北风,经常是北方的雾霾南下影响保定。

 

即便如此,这种指责仍然会让很多人焦虑。于是,一系列治霾政策出台。不仅单双号限行,为了鼓励人们绿色出行,这期间公交线路还会免费。甚至连保定下辖的县城,都开始单双号限行。

 

我家所在的保定市安国市(县级),还购置了喷雾车,每天上街对着天空喷洒水汽。据几位在政府机关工作的朋友说,有一台还长期在政府大院内喷雾。巧合的是,安国市的PM2.5监测点,就设在政府大院内。

 

与北京不同,保定市区人口还不到300万,汽车保有量刚过50万,与北京相差甚远。与同省雾霾同样严重的唐山也不一样,保定并没有那么多重工业和重污染企业,几乎没有煤化厂,钢厂热电厂也屈指可数。

 

和同省的邢台相比,保定几乎也没有采矿产业。甚至,保定还是国家低碳试点城市,是产经界熟悉的“太阳能光谷”,完全应该是一股节能环保范儿,现实却是,它比其他大中城市的污染都要厉害,甚至是很多倍。

 

 

我到了家里。整个村庄,都陷入雾霾包围中,乡邻们并不在意,只是觉得“今天又起雾了”。凭着我在北京锻炼出来的敏感鼻腔检测,污染指数近千都有可能——空气里,满是烧焦、硫化的味道。到了晚上,更是如此,站在院子里,借着街边的路灯,能够看到家家户户直冲天空的烟囱,浓烟滚滚。

 

村民们已经富裕起来了,过了当年买不起煤采暖的阶段,于是家家户户成吨买煤。我家每年都要烧3000斤。我们村里有800多户,而安国市有198个行政村,保定地区则有24个县。再加上很难看到公开资料的中小企业、燃煤锅炉,这或许才是保定雾霾的根本原因所在——散煤燃烧。

 

 

同样是烧煤,大型燃煤企业和电厂,因为政府财政支持和监管到位,脱硫脱硝设备已经非常完善。但是,冬季自采暖以及一些小企业燃煤排放,几乎脱离于政府监管之外——即便监管,政府也很难有作为。保定官员就曾对媒体坦陈:“老百姓冬天取不了暖,比(空气质量)倒数第一还要严重,这是民生问题。

 

保定的散煤困境,其实也是中国治霾面临的最普遍问题。

 

据澳大利亚国家工程院院士,国家化学化工专委会主任刘科分析,“中国煤炭集中利用度不到50%。我国有近70万台中小锅炉散烧了几亿吨煤,准确数字,统计数据有出入,但估计约6亿吨散烧煤左右……散烧一吨煤的污染是大型锅炉超净减排后的10-20倍左右;因此,散烧6亿吨煤的排放相当于约60-120亿吨集中燃烧产生的污染。”

 

对自采暖的散户来说,改造采暖设备、使用脱硫煤采暖是一个解决思路。但据媒体报道,在今年冬季,相关部门并未提前为市民准备好取暖的替代方案,一些居民甚至被要求自己掏钱改造供暖线路。

 

我也问过当地环保部门的一个工作人员,虽然每个县里都有脱硫煤的补贴,在政府补贴下脱硫煤的价格甚至比普通燃煤价格还低,唯一的问题是:几乎没有居民能够买到。

 

那些污染的小企业,在一些重大节日、会期,会比较严格的关停,但平时,“不好说”。

 

保定缺少大型企业,各县市经济主要依靠的就是这些小企业,真要全部关停,县域经济的收入何来?对于北京这种财政实力雄厚,中央支持力度更大的城市来说,治理雾霾、产业转型相对还比较容易。但对GDP接近北京十分之一的保定来说,这个问题就变得异常困难。

 

图为河北保定阜平县荒山顶建成光伏发电项目。

 

保定一度曾希望能在新能源领域大展拳脚,但现实情况却令人沮丧。很多保定人心目中,极具标杆色彩的企业天威集团,在新能源领域折戟,2015年成了国内债券违约央企,申请破产重组。我还记得在一个雾霾天里,和定居北京偶尔回保定的亲戚说起这家企业破产时他们的反应:“啊,不会吧!”

 

现实就是如此。保定也在积极希望京津冀一体化,能给自己带来很多北京的企业。但效果几何,尚难判断。

 

和我聊天的那位环保局工作人员带着无奈笑容说,倒是有一些嗅觉更敏感的人过来了:因为京津冀一体化,又都知道这里污染严重,很多没听过名字但号称很有来头的所谓记者,经常跑到下面去,对着烟囱拍一拍,然后试图从中捞上一笔。雾霾茫茫,前路未明,总能遇到浑水摸鱼的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制图:邵竞 本文编辑:洪俊杰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