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公务员论坛 > 文章详情
外交官亲历也门撤侨:没有《战狼2》中孤胆英雄,但中国军舰与特战队员都做好战斗准备
分享至:
 (3)
 (9)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莹莹 2017-08-11 06:29
摘要:女儿知道打仗了,但是不理解其含义,依然沉浸在她的小世界里,那些声音对她来说好似除夕夜的鞭炮。

最近由于《战狼2》大火和建军90周年的缘故,2015年也门撤侨时的一张照片被频频提及,朋友、亲友、同事、同学纷纷发来消息, “又在电视上看见你女儿了!”

 

 

看电影时,有些画面在我脑海里是重叠的。满目疮痍的国家,排队驶向港口的车队,人们看见中国军舰时的雀跃、全副武装的战士,登舰时紧张而有序的画面,舰艇上如回家般的温馨……

 

有些画面是电影里没有的,飞机轰炸时如烟花般的火光,也门首都萨那使馆的地下防空洞,亚丁领馆被爆炸震落的天花板和震碎的玻璃,24小时不曾间断的炮火和枪声,使领馆工作人员为撤侨路线和军舰靠港的沟通联络,留守人员坚守在炮声隆隆的馆舍……经历过这些就更能理解“无论你在哪里,祖国都能接你回家。”

 

5年前我接到了去也门亚丁常驻的通知。也门在哪?亚丁在哪里? 时至今日周围好多朋友还以为它在非洲。简单说说,也门是中东最贫穷的国家,石油储量很少,远远不及他的左右邻居。

 

在炎热的8月,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们一家三口踏上去亚丁的路途。30多小时后,我们到了《明史》中有记载的“阿丹国”——“快乐之地”亚丁。一下飞机仿佛进入了烤箱,走在柏油路上穿鞋都觉得烫脚,随处可见身背AK的人,枪似乎成了男人们必备的装饰品,机场、商店、街头、甚至出租司机身上都挂一把。

 

常驻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到了2015年3月初首都萨那局势恶化,胡塞武装一路南下,有势如破竹之势。总统哈迪在亚丁建立临时首都,这座城市也成了争夺的重点,而在领馆3公里之外的机场也成了主要战场,枪声不断,偶尔还有坦克从门前开过,也有直升飞机和轰炸机低空飞过。

 

3月26日,局势陡然紧张,就着炮火声吃饭的经历终生难忘。我们接到通知要撤离但还没有定怎么走,亚丁机场受损严重影响航班起降,沙特空袭导致也门全境禁飞,陆路往阿曼路途遥远,还有亚丁医疗队10名队员和远在百公里外中资企业的100多名员工也要安排撤离。

 

3月28日,我被凌晨的枪炮声吵醒,上午机场方向有交火,中午安全局附近弹药库爆炸,爆炸声此起彼伏,窗户地板楼板都觉得在晃动。晚上,机场方向又开始密集开火,有大型装甲车的声音,有流弹落到玻璃上,第二天在院子里捡到了几枚弹头。女儿知道打仗了,但是不理解其含义,依然沉浸在她的小世界里,那些声音对她来说好似除夕夜的鞭炮。

 

晚上8点,中国军舰还在公海上等待,进港许可还在办理。在当地政府机构基本瘫痪的情况下,办理许可证的难度可想而知,同事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履行着职责,收集撤离人员的护照信息、对外联络、整理文件、清点物资。伴着枪声入眠时,想着明天是否能穿过枪林弹雨安全撤离。女儿睡着前,嘴里还在念叨,“住在这个家的最后一晚了,明天就要走了。”

 

3月29日,战事稍稍平息,利用这难得的窗口期撤离工作开始了。回望了一眼驻亚丁总领馆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我们出发了,与医疗队员、企业员工会合后,车队往港口行进。

 

当地军警在前方开道,防弹车上插着的五星红旗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那么鲜红,短短3公里的路程开了半个小时,越过身着不同样式迷彩服、不知道属于那个派别的军警把守的关卡,避让还在冒着黑烟的轮胎,满是弹孔的建筑、街边烧毁的车辆、满地的弹壳展示着这几日的激烈战斗。车上的4岁半的女儿还在想着她带不走的玩具和绘本。

 

为了让大家不用乘坐小船到公海上登舰,能更快更安全的撤离,在我们坚持不懈的沟通和码头上数小时的等待后,军舰得以靠港。当“临沂舰”缓缓停靠在亚丁港时,当“祖国派军舰接亲人们回家”的横幅渐渐清晰时,当岸边的人们纷纷呼喊"祖国万岁"时,手握着五星红旗的一角的我,内心也跟着激动了一下,听着女儿喊着大军舰来了,我眼眶湿了。

 

军舰靠岸后,全舰官兵一级战备,扶梯搭好后最先跑下来的20名海军陆战队特战队员迅速做好外围警戒。他们真的太帅了,与嘴里嚼着卡特,斜挎枪支的当地警察形成了鲜明对比。登舰前港口外不远处枪声不断,浓烟四起,后来我们得知,军舰上的防御和攻击系统已经完成战斗部署,随时可以展开攻击。39分钟后,122名中国公民和2名外国侨民登舰完毕。

 

那张照片就拍摄于登舰之前。撤侨对于女儿来说没有成人感触的那么深,整个过程没有害怕过,更像是一场旅行。

 

女兵来牵她手时,她很自然的把手伸过去,好像以前就认识一样,没有一丝迟疑,都没回头看看我。

 

作为舰艇上目前为止最小的乘客,女儿表现落落大方,军舰政委给她送来了玩具和糖果,她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给大家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说长大以后我也要当海军。经过海上数小时的全速航行,在午夜时分到达了吉布提港,我驻吉布提大使、参赞和其他同事都在码头等着我们,从未想过我以这样一种方式踏上非洲大陆。

 

当我们辗转多日多地落地北京的时候,回到祖国的怀抱,终于把悬着的心放下时又为留守在萨那和亚丁的同事们开始担心。战事越来越激烈,首都萨那空袭不断,亚丁则是激烈的巷战,他们有些人每天只能在防空洞里过夜,有些人在建筑结构中最安全的洗手间打地铺过夜。

 

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同事们坚持岗位,与海军密切配合先后安排中外公民600余人分别从亚丁港、荷台达港和索科特拉岛撤离,中国军舰在那个春天就是“诺亚方舟”。

 

两年多过去了,每每看到书架上被我拿回来的那颗子弹,都会想起那个曾经生活的城市、共同经历生死的亲人们、院子里一草一木。已经上一年级的女儿不止一次说过,等我长大了我要故地重游。

 

我想,只有经历过战争动荡,才能更深地体会和平的珍贵,只有身处异国困境,才会倍感祖国的强大和温暖,更加深爱她。

 

(内图由作者提供,本文编辑:洪俊杰)

 

文字编辑:洪俊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9)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