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卖口罩的“小姐姐”:一位义乌女老板在非常时期的非常商机
分享至:
 (20)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于量 2020-04-01 06:36
摘要:当下口罩的外贸生意很好做,但市场不可能一直疯下去。

3月27日,一上午的时间,郏春芹发掉了几百张名片,微信新添加了100多位联系人。这100多人里,有外籍商人、有外贸公司采购员,还有带货主播。他们出于同一目的而来:买口罩——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知道,这位义乌女老板3月初才造出了第一片口罩。27日当天,为期15天的义乌2020防疫商品对接会在义乌国际商贸城拉开帷幕,据统计,活动首日累计客流达2.7万余人次。

郏春芹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不仅销售,甚至还造起了口罩。做了整整20年生意,郏春芹卖过很多东西,但是口罩从来不在其列。

随着海外疫情的变化,以口罩为代表的防疫物资的外贸需求量急剧攀升。面对国际市场的巨大需求,一群本就熟悉外贸行业和小商品制造业的义乌老板身段柔软,在行业之间闪转腾挪,追逐非常时期的非常商机,郏春芹亦是其中之一。在这场特别应景的对接会上,这批忙得不可开交的商人一致认为,当下口罩的外贸生意很好做,但市场不可能一直疯下去。

郏春芹近照

半路出家

3月27日,义乌国际商贸城4区市场一楼热闹非凡。义乌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防疫商品对接会旨在服务全球采购商和国内经销商,发挥义乌在全球日用商品配置中的枢纽作用,搭建防疫物资供需平台。

对接会的54个参展商除了义乌当地,有来自浙江其他城市乃至河南、福建等地的生产经销商。虽然义乌是世界小商品之都,但是义乌专业从事医疗防疫物资领域的企业数量却非常有限。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言,此番参与对接会的义乌企业,绝大多数都是像郏春芹这样半路出家的。

过去的两个多月里,这种临时转行并不鲜见,全球范围内,纺织企业做口罩和防护服,汽车企业参与生产呼吸机,都已不是新闻。在义乌,当浪莎这样的纺织行业巨头也辟出生产线制造口罩,小体量企业的陆续跟进就显得不足为奇。在外贸生意受影响的大背景下,造口罩、卖口罩对于大小老板们而言,不仅是自救的手段,也可能是逆势翻盘的机会。

郏春芹选择做口罩生意的契机,却是因为老同学打来的一个电话。

1983年出生的郏春芹是浙江台州人。浙江多行商,虽然平日里散落在五湖四海各自奔忙,但是每年春节期间一聚,是她和中学同学的惯例。1月22日,郏春芹结束了一年的生意回到了台州。彼时,疫情已见苗头,同学们商量后决定,取消今年的同学会。

“我们有个同学是在武汉做生意的,比我早两天回台州。我从义乌回来之后特意给她打了个电话问问情况,她说都挺好的,就是稍微有点咳嗽。”郏春芹万万没有想到,正月初二,这位同学主动给她打来了电话。电话里,对方向郏春芹简短地陈述了一个事实,顺带提出了一个请求:“我确诊了,能不能帮我家里人弄几个口罩?”

郏春芹挂掉电话,整个人都懵了:“先是觉得有点害怕,原来病毒离我们这么近,身边熟悉的人居然确诊了;然后觉得有点幸运,如果我早回来几天,如果同学会没有取消,我可能也中招了。”

种种复杂的情绪里,还掺杂着焦虑。对于同学的请求,郏春芹爱莫能助:全城断货,口罩上哪里去找?

郏春芹在店铺

料定有赚

经商多年,郏春芹手上不缺人脉和资源。但是疫情来势汹汹,她很快发现根本找不到口罩货源。既然外面买不到,干脆自己造。郏春芹立马就想起了自己在金华市浦江县参与投资的那家衬衫厂,她突发奇想:同是纺织品,只要引入流水线,口罩一样能造。

合伙人同意了郏春芹的提议,随即便开始寻找有资质的口罩生产商进行合作。1月末,义乌方面要求在湖北、浙江温州台州经商人员暂缓返回义乌,疫情中断了一些人脉资源,但她直觉,事不宜迟,口罩的生产必须安排上。几经物色,郏春芹与合作伙伴最终敲定了一家广东厂商,向其订购了3条口罩流水线。在支付了不菲的订金后,郏春芹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商人逐利,郏春芹并不讳言。2015年,郏春芹入股了浦江的衬衫厂。工厂的产品主攻中东市场,生意一直以来不咸不淡:“有固定的客户群,经营状况还算比较稳定。”放着现成的生意不做,转行造口罩,郏春芹料定可以赚钱。1月底2月初,郏春芹认为此后的两到三个月,国内对于口罩的需求必定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国人在经历了这一轮疫情后,可能会逐渐养成戴口罩的日常习惯,疫情平息后,口罩也将有望成为消费者的刚需,继续长卖。

与郏春芹的转行进程同步,国内的口罩产能加速提升,大量企业的扩能、增产以及转产。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安全健康防护用品委员会会长雷利民曾表示,2月底全国每天生产各类口罩数量达到1.8亿只,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仅国内一个口罩大市的日产能,可能就超过了5000万只。统计显示,1至2月,国内4000余家企业的经营范围增加了口罩这一类目;3月至今,则又新增经营范围包括口罩的企业5000余家。造口罩的浪潮下,郏春芹的跨界转行微不足道,却也弥足珍贵。只是郏春芹没有想到,她生产的口罩最终走出了国门。

3月2日,在苦苦等待了近一个月后,郏春芹订购的3条流水线终于有一条到货。郏春芹开始造口罩了。

对接会首日,累计客流达2.7万余人次。四区市场久违地热闹了起来。于量 摄

撞入蓝海

流水线开工当天,郏春芹就在微信朋友圈里打起了广告。她晒出自家产品的图片,并配上大段文字,其中写道:越早下单,越早有货,越早可以复工赚钱。郏春芹还添上了这么一句:这是一场全球战疫,全世界都需要它。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构成全球性大流行。随之而来的,是世界各国巨大的防疫物资缺口,一些国家已陆续发布防控物资监管的临时或紧急措施,放宽准入要求。反观国内,3月初,线上线下渠道的民用口罩也陆续上架。在这个时候“入局”的郏春芹,误打误撞一脚踩进了外贸口罩这片蓝海。

生意自己找上了门。听闻郏春芹的衬衫厂购置了口罩流水线,就有义乌当地的外贸公司迅速与她取得了联系,并迫切地表达了下单意愿。郏春芹说,看到这些外贸订单,她心情复杂。且不论自己的流水线目前仅有一条,即使订购的3条流水线全部到位,工厂产能全开亦不足以应付这些订单需求。

放在眼前的生意不做,不是郏春芹的风格。自家产能不足,就找同行合伙“拼个单”。郏春芹说,现在义乌市场上体量相对大一些的口罩订单,往往都是由若干个小厂拼出来的:“当然我们也会跟客户说清楚,这一批货未必出自同一家工厂。能接受的话就下单,不能接受就算了。”

都说同行是冤家,但是非常时期同行间的互相合作,在郏春芹看来,是生意人的常规操作:“我们浙江人做生意,不光有魄力,而且团结。有难大家一起扛,有钱自然也要大家一起赚。”

3月27日起举行的对接会,给了郏春芹和同行们更多直面市场的机会。席老板来自宁波,做的是服装五金外贸生意。对于口罩,席老板坦言自己是彻彻底底的外行。自2月开始,熟悉的南美客户就一再向他询问,是否有口罩的货源。“我一个做拉链的,哪里懂这些?”看到对接会的消息,席老板来到义乌碰运气。都没怎么逛,他就在郏春芹的展位爽快地要下了两箱现货,作为样品发往南美。

当下的口罩外贸生意,看起来很美。

郏春芹近照

谨慎乐观

记者问郏春芹,对接会第一天究竟谈成了多少订单?即便戴着口罩,依然挡不住她满脸笑意,眼睛弯成两道月牙:“我也没有数,反正不少。”

防疫物资成了“躺着赚”的买卖。对接会上,一位额温枪经销商告诉记者,生意一年顶十年。对接会首日,现场成交867.3万元,意向订单7842.33万元。市场里人头攒动,一位前来找货的采购商操着北方口音在电话里说:“这里就跟广交会似的!”

但郏春芹自知不能期待太多,她的理解朴素而又一针见血:“市场不可能一直疯下去啊。”

17岁开始经商,郏春芹在河南卖过体育用品,在云南开过木雕工厂,在义乌和丈夫一起摆过摊。如今,她的主业则是珠宝玉石、天然根雕和进口商品。郏春芹并不否认自己转行造口罩是一种投机,在她看来紧追市场恰恰是生意人的本分。

郏春芹还记得17年前的“非典”,当时,她和丈夫刚从篁园市场搬进新落成的义乌国际商贸城一区市场,小夫妻的生意计划也被打乱,在那个电子商务方兴未艾的年头,郏春芹和丈夫每天对着空荡荡的市场,无奈地给客户一次又一次拨去电话。

“那时网上做生意想都不敢想。哪像现在,有微信,有直播,还有各种云。‘非典’都扛过去了,现在还扛不过去?”对于前景,郏春芹是乐观的。更何况,抓住了非常时期带来的非常商机后,她的乐观有了底气。

3月27日一早,对接会尚未正式开始,郏春芹就拍下几张现场照片,发了条朋友圈:小姐姐今天在这里。

长马尾挑染出紫绿二色,带亮钻的美甲也略浮夸。虽然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郏春芹在微信朋友圈里始终自称“小姐姐”。她每天发朋友圈的频率惊人,内容几乎都是自家产品的广告。她说,生意人都是一路苦过来的,凡事都习惯亲力亲为。如今涉足社交电商,发广告自然也要自己动手。

就在记者截稿时,郏春芹发了条朋友圈,又一条口罩生产线到货了。在义乌这个巨大日用商品市场,小姐姐郏春芹和所有活跃在此的商人一样奋力追逐着财富,临时转行终究只是一段小小插曲。待市场的惊涛骇浪退去,“卖口罩的小姐姐”是变回“卖玉石卖木雕的小姐姐”?还是把口罩变为常规库存?只有新的浪潮能告诉我们,也告诉“小姐姐”答案。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陈抒怡
3月27日,义乌2020防疫商品对接会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四区市场举行。活动首日,现场人头攒动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