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西湖茶山见闻:采茶车队进村,采摘季勉强有了模样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巩持平 2020-04-01 06:32
摘要:“难是难了点,但只要茶叶长成了,也好好摘下来了,就有希望,你说是不是?”我用力点点头。

我到茶农阿凤家的那天,她从安徽雇来的10个采茶工也要到了。

我们坐下喝茶,喝的是杭州梅家坞村最新采下的西湖龙井,这是茶农家采摘季待客最合时宜的特产。刚过去的冬天有点旱,茶叶长得瘦些,头遍水喝起来苦,二遍三遍时慢慢显露出清甜。泡茶的水是山泉水,是茶农一大早从山上拎下来的,放在大桶里储存。有人提醒我,下次可以带一个大水壶来,这样的水泡茶,味道是城市里的自来水或矿泉水远不能比的。

今年温度升得快,春天来得早,龙井的采摘提前了5天。“政府大巴车统一送了一大批采茶工进村,车队有好长一列,车头都拉着红条幅,特别壮观。”阿凤说得手舞足蹈,其实她没去看热闹,但微信群、朋友圈里,车队进村的视频传遍了,这两天见面,村民间都会说起这个。

正聊着,外面热闹起来,阿凤赶紧起身:“是采茶工到了吧!”果然,19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女性拉着行李箱、拎着编织袋出现在门口。阿凤从中间挑了10个出来——说是挑,其实一拉一串,她们是一个村的,有的是亲戚,有的是邻居,更相熟的终归在一起——剩下的9个往另一家茶庄去了。


被茶山环抱的梅家坞村。 巩持平 摄

早上7点半在村口集合,下午两三点就能到茶庄,同往年一样,这些采茶工包了辆大巴来杭州。领头的大姐姓荣,在阿凤家做采茶工10多年,她表弟在跑长途客车,每年做中间人,帮忙找车,有时也自己做司机。今年,因疫情防控要求,每个坐车的人都要有村里开的健康证明,看绿码、量体温上车,大巴上隔座坐人,且路途中不能再上人,正因如此,本来98元的票价涨到了200元。

荣姐拎了一麻袋土鸡蛋来,算是家乡特产,送给雇主做礼物。她自己的行李只带了一个双肩包,因为与这里实在太熟,也足够信任,索性省去麻烦,采茶季用得上的东西,往年已寄放在这里。

采茶工们住阿凤家茶楼的地下室,有专门的厨房和餐桌。现在,她们刚放下行李,忙着梳洗和试穿衣服。衣服是阿凤提前备好的,用最大号黑色塑料袋兜着,大多是阿凤女儿的旧衣服——茶山上,穿过茂密齐腰的茶树丛行走,若茶锈蹭在衣服上,很难洗去,穿什么都是糟蹋。况且,山上多雨,得多备点衣服,淋湿了有得换。

“这是老板娘专门给我留的鞋,知道我脚大。”荣姐踢踢脚边的一双黑色布鞋,眼睛笑眯眯的。19个采茶工都由荣姐带出来,她们本是种水稻的庄稼人。这个时节,地里农活不忙,家里孙子也带大了,像采茶这样强度低、周期短、时薪高的工作,是出门打零工的上乘选择。“临时工工作不好找,我在工地上干过,也做保洁,有活就做。”荣姐性格开朗,爱交朋友,资历又老,颇受欢迎。

到达的第二天起,采茶工们就要上山采茶了。套上深蓝色麻布罩衫,戴上帽檐宽大的斗笠,腰间缠上几圈绳子,把茶筐固定在身侧,这是一个采茶工的标准“造型”,若是担心山上有急雨,就披上雨衣,换好雨靴。天亮了起床,到太阳落山下山,中间午饭回来吃。最远的一片茶树种在另一个山头的半山坡,爬过去要40分钟脚程。

什么样的茶叶可以采摘?关键词有两个,一是2.5厘米,这是芽尖的高度;二是两叶一心,这是芽尖的形状。成熟的采茶工可以左右手同时开工,手里刚摘下的还没进篓,眼睛早已发现下一处可以采摘的。每年都有新采茶工加入,阿凤会带她们到山上,简单介绍几句。在荣姐眼里,芽尖能不能采和水稻熟没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庄稼人,看作物成色看得准,不是什么难事。”熟练的采茶工每天能摘近20斤新鲜茶叶。庄稼人的另一个习惯是,地里种的东西长成了,不收到家里来,心里不踏实,来采茶,顺便也分享了丰收的喜悦。


8岁茶庄小姑娘背着小茶篓和游客互动采茶。 巩持平 摄

若有几天天气晴好,茶树丛上的芽尖一齐冒出来,采茶工不够用了,阿凤就骑电动车到茶园旁的道路边去,有时间的村民自会前来应征。在茶庄,姑娘们从小背着背篓上山摘叶,即便临时聘用的人,也都是采茶好手。有时候,邻里间的采茶工还会互相借着用。比如,前一天,荣姐她们还没到,阿凤家有几亩芽尖长成了,就找了2个别家的采茶工来。

一到采茶季,阿凤就睡不好。大多时候是因为太忙了。“吃一顿饭手里的碗筷得放下三四次,晚上12点多还有人发消息预定茶叶。”阿凤又手舞足蹈起来,“往年你这时候来,我根本没空招待。”桌角边排着大红大绿十几个暖水瓶,桌上的茶杯里泡着当年的春茶,各地来的经销商找不到座位,围着桌子站着品,水凉了就自己添上,阿凤陀螺一样旋转其间,复读机般一遍遍讲解茶叶的口感和色泽……


8岁茶庄小姑娘背着小茶篓和游客互动采茶。 巩持平 摄

今年盛况不再。那天,喝茶的客户来了两组,在二楼的包厢坐着闲聊。楼下,两台炒茶机轰轰作响,几个簸箕盛着刚摘下来晾水分的新茶,幸好有这些盈盈绿色,这个采摘季勉强有了模样。

荣姐她们的工资稍涨了些,再加上包吃包住的费用,还有全天运行的炒茶机要用电,售卖出去的茶叶要包装,林林总总加起来,这半个月,阿凤大抵要掏出10多万元的成本。“难是难了点,但只要茶叶长成了,也好好摘下来了,就有希望,你说是不是?”我用力点点头。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孔令君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