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晚上6点到凌晨4点,这个集中隔离点前陆续驶来11辆大巴车……
分享至:
 (105)
 (1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2020-03-30 06:31
摘要:集中隔离点严阵以待,适当调整工作举措,用更严格的管理和更人性化的服务,迎接疫情防控工作中新的挑战。

“今天没有时间,不好意思。”

3月29日凌晨2:12分,记者被手机振动声吵醒,这条短信来自嘉定区安亭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沈志萍。前一晚十点多,记者曾发短信询问她是否方便谈一下集中隔离点位上的工作,但当时并未得到回复,直到4个小时后的凌晨2点,她才有时间看一眼手机、回一条短信。

沈志萍,是安亭镇新启用的一个集中隔离点位的负责人。3月28日晚,这个点位准备停当,迎来第一批集中隔离人员,没想到“起步即冲刺、出道即巅峰”——从3月28日18点到3月29日4点,隔离点一共迎来了11辆大巴车,陆陆续续住进了256人。这个点位是一个酒店,一共有255个房间,要不是因为小孩可与成年人同住,当晚该集中隔离点就被住满了。

从3月28日零时起,上海对所有入境来沪人员一律实施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健康观察。在嘉定,除了安亭的这个集中隔离点,位于嘉定工业区、华亭镇的两个集中隔离点也严阵以待,适当调整工作举措,用更严格的管理和更人性化的服务,迎接疫情防控工作中新的挑战。

天气很冷,但忙得满身是汗

3月28日晚,沈志萍忙了个通宵。安亭的这个集中隔离点,收置的主要是从上海入境后中转到其他省市的人员,除了常规的信息登记、体温测量等工作,点位工作人员还要对入境人员解释上海最新的隔离政策和防控态势。“入境航班多在晚上,我们也忙了一晚上,一直连轴转工作到了3月29日上午。”

嘉定区的其他集中隔离点位上,3月28日也出现了一个工作“小高潮”。华亭镇镇村卫生机构一体化办公室主任、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预防科科长严小玲是位于华亭的集中隔离点的负责人,她告诉记者,这个隔离点一共有106间客房,目前已累计集中隔离了187个人,其中有112人是境外来沪人员。“上海对入境来沪人员一律实施集中隔离后,工作量一下子增多了,3月28日当天我们新收了32个人。”

华亭的集中隔离点位共有40多名工作人员,包括医护人员、志愿者、安保人员、警察等,以及区卫健委和街镇相关负责人。点位上分清洁区、半污染区和污染区三个区域,清洁区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区域,集中隔离人员所住区域为污染区,半污染区则指连通另外两个区域的走廊、楼梯等处。每个区域的消毒等级皆不同:清洁区进行常规日常消毒,半污染区则由专门的消毒人员每天两次使用含氯消毒剂进行喷洒消毒。对于污染区,工作人员会给隔离人员发放一些消毒物品,指导他们自己对房间进行消毒,隔离人员解除隔离后,工作人员会对房间进行终末消毒。

“最近两天工作量很大。机场那边办完手续、将隔离对象送到我们这边时往往已经很晚,我们经常干到凌晨。”严小玲说,3月28日20点,一下子有16人被送到点位上,两名医护人员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一直干到凌晨一两点,除了测体温、健康检查、告知注意事项、签知情同意书等工作,还帮隔离人员搬行李,“很冷的天气,几趟跑下来满身是汗、衣服全湿。”

嘉定工业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防科科长王益是嘉定区另一个集中隔离点位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在那个点位上目前一共有101位集中隔离人员,其中9名外籍人员,分别来自墨西哥、日本、加拿大、波兰、俄罗斯、德国等国。

王益说,以前对集中隔离人员的要求是每天两次自测体温后通过电话报给医护人员,但最近这项举措“升级”了:医护人员每天上下午各查房一次,直接对集中隔离人员上门测量体温,同时还会每天两次对楼道、走廊、门把手等进行消毒。

给集中隔离人员送千纸鹤

除了严格的管理,嘉定的集中隔离点位上还有温情、人性化的服务。

“很多人刚被送来时,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准备。有从新加坡过来的人,没有充电器的转接头,我们给他们提供;有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6个月大的婴儿,问我们能不能提供取暖设备,不然宝宝晚上要挨冻,我们提供了油汀。”沈志萍告诉记者。另外,考虑到集中隔离人员也忙了、累了一晚上,有可能还没吃晚饭,点位工作人员还给他们提供了泡面和热水。“我们一共准备了150份泡面,后来全部发光了,3月29日凌晨4点时,工作人员又去便利店买了100份泡面。”

王益告诉记者,隔离人员被送到点位上后,工作人员会进行详细的信息登记,包括既往病史、慢性病、过敏情况等,都要一一登记。“比如,有的集中隔离人员是过敏体质,对花生、大豆等过敏,我们也要详细记录,在配餐时多加注意。”

在嘉定工业区的隔离点位,此前住进了一个从西班牙飞抵上海入境的中国人陈女士,在隔离点进行信息登记时就泪流满面:“还是祖国好,终于回家了!”之后,她每天都会打电话给点位上的工作人员聊会儿天,排忧解闷。“在不影响正常工作的前提下,我们也愿意陪她聊聊,排解烦闷的情绪。”王益说。

严小玲告诉记者,经集中隔离点位上的心理医生评估,在隔离七到八天时,隔离人员的心理状态往往会跌到最低值,烦闷情绪最盛。怎么才能给他们“打打气”呢?“千纸鹤代表着一种祝愿。经心理医生建议,我们给集中隔离人员折了千纸鹤,写着全体工作人员对他们的感谢,感谢他们对我们工作的配合,我们愿意和他们一起共渡难关。考虑到被隔离的还有外国人,我们特地准备了英文版的小纸条、画上简笔画,希望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心意。”

细心关怀之下,隔离人员们也很感恩。有一天,严小玲和同事们突然收到了一份鲜切水果外卖,收件人是“集中隔离点工作人员”。“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是谁点的、要送给谁,后来根据外卖单上的电话信息才查到,这是一个集中隔离的小伙子给我们买的,他第二天就要解除隔离了,给我们买了水果以示感谢。”

华亭的集中隔离点此前收置了一个伊朗女孩,是上海交通大学的留学生。“小姑娘住进来以后很焦虑,正好我们点位上有心理医生,对隔离人员提供心理疏导,我们就让心理医生和这名伊朗女孩沟通了几次,效果不错,女孩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严小玲说。

3月17日是这个伊朗女孩解除隔离的日子。当天,她深情地对点位上的工作人员说:“谢谢你们,祝你们健康和幸福!我也是中国的一员,我感觉中国是我的家。”在解除隔离的前一天,她还特地把她的感激之言写在了粉红色的留言纸上。“她留下的不仅仅是一段文字,更赋予了我们信心和动力。”

栏目主编:徐敏 文字编辑:茅冠隽
图片来源:嘉定区
评论(1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