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一切都很好”,在意大利,对重症患者的谎言和取舍让医生崩溃
分享至:
 (29)
 (7)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裘雯涵 2020-03-17 18:28
摘要:面对不断涌入的患者,意大利医生不得不面临生死间的取舍和抉择,这让他们感到崩溃。

“一切都很好。”在意大利米兰,医生不得不用谎言来安慰新冠肺炎患者和他们的家属。他们不愿让患者的希望落空,但他们知道,重症监护室的每两名患者中,就有一人面临着死亡。

据路透社报道,截至当地时间16日18时,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累计27980例,其中2158例病亡,死亡率超过7%。意大利医疗系统已经不堪重负,重症监护病床的数量远远不足。面对不断涌入的患者,意大利医生不得不面临生死间的取舍和抉择,这让他们感到崩溃。

“谎言让你崩溃”

在意大利米兰圣多纳托综合医院,与死神的搏斗在每天下午一点会暂停一会。

这个时候,重症监护室(ICU)的医生才能够腾出时间,给病房里25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家属打电话,告知他们病人的最新情况。这些病人都使用了镇静剂,为了保持呼吸,他们的喉咙里插着管子。

原本,下午一点是这家医院的家属探望时间。不过现在,家属们已经不被允许进入重症监护室。3月10日,意大利“封城令”实施后,他们也被要求留在家中。

随着疫情蔓延,重症病房在意大利的需求量正在增加。每次有床位腾出时,都会由两名麻醉师、一名心肺复苏专家和一名内科医师来决定将病房派给谁。

在这种艰难的抉择中,年龄和先前存在的健康状况是判断的重要依据。此外,是否有家人照顾也是一大因素。

“我们必须考虑年龄较大的患者离开ICU后,是否有家人可以照顾他们,因为他们需要帮助。”圣多纳托综合医院重症监护室副主任马可·雷斯塔(Marco Resta)说。

有时候,明知病人已经没有生存机会,但医生还是必须看着病人的脸说:“一切都很好”。

“这样的谎言会让你崩溃。”雷斯塔说。

自从2月下旬暴发疫情以来,意大利正在面临二战后最严重的医疗危机。不过就算是在战争期间,医生、患者和家属也从未面临过这样残酷的抉择。

此前,意大利北部的医疗系统曾被评为世界上最高效的医疗系统之一。不过,随着患者不断涌入,医生警告称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和威尼托大区的医疗网络已经瘫痪,当地的重症监护室承受着巨大压力。

据米兰综合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贾科莫·格拉塞利(Giacomo Grasselli)介绍,过去三周,伦巴第大区就有1135名患者需要重症监护,但当地只有800张重症监护病床。

目前,意大利已经要求私立医院也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免费治疗,并向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派出了增援医疗队。此外,还未毕业的高年级医学生也被要求到医院帮忙。格拉塞利说,伦巴第地区的几乎所有手术室都已改建成重症监护室。医院工作人员加班加点,代替受感染的同事工作,“我们已经完全重组了医院系统。”

生死抉择

在意大利,就算是被重症监护室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中,也有高达50%的死亡率。除了要决定谁来使用重症病床,医生还要判断是否对病人进行插管。

路透社指出,这种生死抉择在医学界并不少见。当患者出现呼吸困难时,重症监护医生在对患者进行插管前,要先评估患者恢复的可能性。

不过,由于患者数量激增,医生们只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对患者做出取舍,将机会留给有更大存活可能的人。在65岁以上老人占比约25%的意大利,这样的分诊制度(triage)尤其令人痛苦。

雷斯塔说,现在有呼吸问题的老年患者太多了,他们甚至无法给那些恢复希望渺茫的人一个机会。

阿尔弗雷多·维西奥利(Alfredo Visioli)就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这位83岁的老人原本和妻子一起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却改变了这一切。

一开始,他只是间歇性地发烧,但两周后,维西奥利肺部出现纤维化,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他所在的伦巴地区克雷莫纳镇(Cremona)医院医生不得不做出决定,是否要给他插管帮助呼吸。

“医生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维西奥利的孙女玛塔·曼弗雷迪(Marta Manfredi)说,祖父去世时,因为注射吗啡陷入了睡眠,她真希望能在那时候握住他的手。

不过现在,她更担心的是自己的祖母。祖母也感染了新冠肺炎,现在正在医院治疗,还没有人告诉她丈夫去世的消息。

负责调配伦巴第地区重症监护室的格拉塞利主任说:“以前,对一些患者,我们会说‘给他们几天机会’。现在,我们必须更加严格。”

据格拉塞利介绍,轻症患者送至医院后,会首先使用氧气面罩,如果情况没有好转,则会换成吸氧头盔。如果病情进一步恶化,医生会决定是否允许他们接受重症监护,并进行插管。

但问题是,插管会增加人体负担,对于老年患者来说尤其如此。也因此,在医疗资源匮乏的情况下,意大利麻醉、镇痛、复苏和重症监护协会(SAARI)已发布了一项最新指导方针,要求医生优先考虑“预期寿命更长”的人群。

“留在家里吧”

医院之外,残酷的取舍同样存在。

上周五,伦巴第大区边的菲登扎市(Fidenza)宣布,当地医院将对外关闭19小时。原因是医院已经挤满了新冠肺炎患者,工作人员也已经连续21天没有休息。市长安德里亚·马萨里(Andrea Massari)说,这次关停的目的是让医院继续运转,但这也意味着有些人会“死在家里”。

由于意大利已在全国范围内“封城”,不允许病人家属一同乘坐救护车,也不允许家属进入新冠肺炎病房。雷斯塔医生说,很多患者最后见到的不是家人,而是医生。因此患者送至医院后,医护人员会给他的家人写一封邮件,保证患者会被“像家人一样”对待。此外,医院也在尝试启动视频会议系统,让患者能够在下午1点的视频电话中见到家人。

也有一些患者害怕见不到家人最后一面,宁愿固执地选择不去医院。

76岁的卡洛·贝托利尼(Carlo Bertolini)3月初开始感到身体不适,但却拖着不愿去医院,最终他的好友给他叫来了救护车。被转移至米兰一家较大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后,他的女儿玛拉只能穿着防护服,“全副武装”地透过窗户见到他。“他们说他是病房里情况最严重的人。”玛拉说。

玛拉再次听到父亲的音讯时,他已经去世了。医院太平间的工作人员通知另一名家属,说收到了他的遗体。目前,意大利已经禁止举办葬礼,家属甚至连死者的棺材也不能靠近。

玛拉说,虽然没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但她对辛苦工作的医生并无怨言。不过,她一直忘不了父亲去世前一周她遇到医生时,医生脸上的表情:“我说不清那是遗憾还是悲伤。他只是对我们说‘留在家里吧’。”

《纽约时报》认为,意大利严峻的景象已让各国看到,如果不能减缓病毒的传播,就算是世界上拥有最佳医疗体系的国家,也不得不面临着分诊治疗,迫使医护人员决定病人的生死。意大利北部就正面对着这场噩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7)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