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挪威峡湾:在壮阔的大自然里,但见舟楫相渡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郑宪 2020-03-13 18:59
摘要:挪威峡湾的形成,追溯到冰川期。冰川的侵蚀,在陡峭的山谷和崖壁间形成很多U字和V字形山谷。这峡湾“宏阔的基础设施”,是几百万年前大自然制造。

峡湾,怎么认知你?峡湾之国在挪威。靠近北极的北欧,通往北极的挪威。

很冷的地方。就选择不太冷的时间去。9月,秋天里。

没到峡湾之国前,想那边的景:曲曲折折的蓝海水,在高峻的峡谷里穿梭,奔流,激荡。把“峡湾”二字拆分,单说峡:两山夹水之地。挪威峡湾是海的峡湾,和我们“长江三峡”有别。我们这边是“江峡”。挪威峡湾的形成,追溯到冰川期。冰川的侵蚀,在陡峭的山谷和崖壁间形成很多U字和V字形山谷。这峡湾“宏阔的基础设施”,是几百万年前大自然制造。岁月沧桑,海水流入这湾地山谷,千回百折,依山傍崖,流进流出,奔腾不息,又在寒冷的冰雪覆地覆山的北欧,想想,是怎样摄人心魄的风景?

布道石,不布道

那块巨石,俗称“布道石”,笔笔直在水边矗起来。

我们最先到达的是吕瑟峡湾。吕瑟峡湾从挪威西海岸的小城斯塔万格蜿蜒入。一路看水,看突兀而起的峭壁,在巍峨的群山间奔驰——我们自驾。

一个早上醒来,晓星说,我们今天去看一块别致的崖石,叫布道石,要登上去。

吕瑟峡湾“布道石”

晓星是这样一个人,很沉默的静看风景的人。手握着大炮相机,抓取一个镜头又一个镜头。喜欢开车,自驾的方向盘一刻也不肯丢给别人。车里放古典音乐,但戴耳机,别人听不到,他独个欣赏。有时会轻微地摇头晃脑,知道莫扎特贝多芬的音乐在让他迷醉。同时眼朝外,看画一样的景致,这是他追求的一种人生境遇。

车泊停车场,是中午前。整理登山行装。说是这600多米高的巨石,有地方“相当垂直”。此地人还异常拥抱自然形态,爬山时的保护性锁链支撑物少,大小山石保持原味,攀爬不易。登山了,确实如此,路不好走,乱石满山岗,后面人的头撵着前面人的脚踵,排成长串。同行者黄国华,穿一双塑料凉鞋,脚指头全裸露,看得我们惊骇:这鞋可以登山?他竟蹭蹭走在我们最前面,还说,这是块什么破石头,和我们国家的黄山庐山怎么比啊。奇了怪,出国大老远,就来会会一块石头,无聊。

我是累得无话,汗水滴透全身,呼呼喘气。路时宽时窄,时陡时缓,反正这号称世界级的景区,连方便游人的登山路也不好好开出一条。抬头看,最淡定的依然是晓星,沉着上行,不快不慢,时不时举起大炮咔嚓一下扫描风景。很难行的路,他会机智地抓住一凸石一树桩一藤蔓,借力而上。他后面跟两位不中不西名字的女士:维恩和杰西卡,她们吃力攀登,动作尽量保持优雅。

即是说,这是一趟艰难无趣的登程。但走过的前人说,这是一个值得你咬牙前行的登程。对少数人,可能不要如此艰难,像黄国华,天生爬山爬石的能手,像猴儿贴地猫腰,往前蹿得无影无踪。但走快走慢,走得累走得喘,两个半小时上下,呼哧呼哧都到了顶。到顶了,无语,是对景色叹为观止的无语。也没人阻止你喊,维恩就是,喊声已经不是优雅的女生,离歇斯底里不远。

这块所谓巨大的布道石,是一道奇异怪诞惊险的耸立。天外来石,在到达顶处时才一览无遗。崖石垂直立于水边,升到顶端平台,莲花般盛开,伸展面积也有600平米左右,伸展到你几乎可以走到天外——在外延的边缘。你再勇敢一点,探出身子或臂展,或伸出一条腿,镜头里的你,赫然处于欲落崖壁的险境。然后,惊悚颤望,垂直垂直的下方,是蜿蜒的水,向四野秀丽铺展。气势磅礴的峡石群山,一层层,一格格,铺绿盖翠,俊俏有之,险峻有之,温婉有之,由近而远,奔腾到遥远。遥远的天边有云,波澜起伏多姿多彩的云。天光云影,再倒入峡石间静静流淌的海水中,变幻着,恒亮着,默不作声地美丽着。

前面无聊艰难的爬坡登石,最终换来登临后的惊艳一览。

一块耸立的巨石——布道石上看峡湾,山的气势,石的奇崛,景的宏阔,人在石上自惊险的感受。当然,此处不宜“布道”——崖石上风大了去。

峡湾景色

峡湾水,海的水

海港之城卑尔根,是挪威第二大城市。一幢幢尖顶斜坡屋,黄色,白色,红色,灰褐色,蓝色,一幢一色,排列起来,连接成壮观的彩色建筑群,捎带形成一条条古老又现代的街巷。街巷外又倚靠繁华的港湾。水岸边停泊一艘艘打渔的巨轮。我们在渔港观街观房看海轮。船上飘扬五颜六色的旗帜。想这里曾是海盗的故乡,许多年前,许多人的职业就是海盗。在我周围往来行走的当地人,或许就是海盗后代的后代吧。他们现在住进了彩色房子,拥有轮船和游艇——全世界最富庶地之一。

挪威海港城市卑尔根

卑尔根往北,也有一处举世闻名的峡湾:盖朗厄尔峡湾。此峡湾仅16公里,但峡湾沿途群山的海拔,皆1500米以上,车可上行于山顶,亦可下行至水边。水边有个古老的镇:盖朗厄尔村。此峡湾给人神秘感。山高,一览山小,峡中水道宽宽窄窄,蜿蜒曲折,有大游船小游艇在水中悠然缓行或停泊。小村水边,另一番感觉:湛蓝的水清澈见底,水再伸向远方群山峡石。仰望天空,极蓝的天,雪白的云,天上地下合二为一。一鹏是我们中抒情性很强大的人,逢景好的时候,会激情赞美,常用上海话“不得了”来表达,手中的单反和手机轮番上阵猛拍扫射。

那晚,我们就在峡湾路上赶,感觉这湾折向那湾,山上山下,车路很长,夜色很黑,不禁忐忑:峡湾深处有人家?到宿地是夜半,四周闻风声,再闻噗哒噗哒水拍岸。几盏暗色的灯。太晚,宿地主人留下几把门钥匙。我们开门倒头睡去。第二天,晨光射入,有人惊呼,又是一鹏的“不得了”,说到了“海上桃花源”。

峡湾人家

出来, 灿烂的阳光,洒满宿地房舍,洒满水榭码头——我们就宿在峡湾的水榭码头上呢。码头上排列开各色游艇船轮。清凌凌的峡湾水,在阳光下一起一伏。近处山下,有白墙黛瓦的房,有红砖褐瓦的屋,像童话世界。远处,一列列山峦高耸。高耸的山顶有片片雪迹。水榭岸上,一张粗木漆红的圆桌,桌上一盆绿叶黄花,晓星和一早赶来的宿地主人用手势比划热烈交谈。很多听不懂,但有个意思听懂了:这湾里是海水,海的水,大西洋的水,水里有许多鲜美的鱼。

中午,伴峡湾,啖一顿一生难忘的大西洋鱼宴。

看峡湾,乘轮渡

因有峡的湾,便有驶的船。船过这一湾,再行那一湾。

挪威有全世界最长最深的峡湾。松恩峡湾,全长204公里,最深处1308米。哈当厄尔峡湾,绵延179公里,田园风光秀丽。吕瑟峡湾全长42公里......峡湾怎么走?自驾并不意味你可随心所欲到达所有之地。此峡湾彼峡湾,远水相隔。这里少现代化桥梁。此峡湾到彼峡湾,车子和人都排队,一个个渡口,一辆辆车有序上船。船将车和人,从此湾带向彼湾。

便有了一座座轮渡的景,有了在一艘艘摆渡轮上的观山看水。说有几百条轮渡船,在峡湾海水弯道间穿梭。乘船一次少则十多分钟,多则几十分钟一小时。鸣笛破浪,悠悠驶。我们和船一起,又成为两岸崖壁上人的风景,被摄入他们镜头。

峡湾的渡口和轮渡船

一鹏说,我们是不是要学当地人,即使富有,也谦卑低调,甘愿在自然的脚下匍匐。一如此刻,我们坐船,贴近水,仰望峡湾。在壮阔的自然面前,这里人似乎不去做大改变。现在和过去,没本质不同,都是舟楫相渡,只是过去船小,只载人,现在船大,可载车。

不知道乘了多少次的轮渡,次数多了便忘了。在船上看隽永的景。一次,从一处高山崖壁上下来,赶路,天向晚,到轮渡,船行,抬头,夕阳正红,一大块彤云灼烧着我们刚刚站立的崖壁上,船慢慢移动,彤云渐渐演变为一通铅云,演变的过程,变化点点滴滴,美极。一次,在黑夜里,赶最后一班轮渡。赶不上此轮渡,便夜无宿地。轮渡有最后一班的时间。我们超时了十几分钟。但最后的轮渡船,静静地等待我们到达,同船等候我们的,有其它几十辆渡船车辆和人,也无一丝不满挞伐之意。车上船,船鸣笛,船在水中行,两岸,一座又一座山崖峭壁,涌过来,退下去,复又涌上来,似在一个个讲述,此时此地神秘的地质演变与长长的历史。

不由慨叹。

(本文编辑朱蕊 )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题图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内文图来源:作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