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以色列会被拖入第四次议会选举吗?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瑛 李雪 2020-03-03 21:45
摘要:分析认为,对于组阁目前存在两重担忧,第一是总统选谁来组阁,第二是组阁能否成功。

以色列媒体3月2日晚公布的出口民调结果显示,由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在议会选举中领先,所获议席数略多于劲敌蓝白党。不过,利库德集团及盟党所获议席没有超过组建联合政府所需过半数议席。在长达近一年的政治僵局后,外界关注,内塔尼亚胡这次能否成功组阁,以色列是否会被拖入第四次大选?

内塔尼亚胡小胜

据以色列媒体3日报道,以色列三大主要电视频道发起的出口民调显示,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预计获得120个议会席位中的36个或37个席位,利库德集团及其政党联盟预计获得59至60个席位,距离组阁所需的61席仅一步之遥。利库德集团的主要对手——前国防军参谋长甘茨的蓝白党预计获得32至34个席位。

出口民调公布后,内塔尼亚胡在推特上写道:“我们赢得了胜利”。3日,位于特拉维夫的利库德集团选举大本营不再充满酸涩,内塔尼亚胡向欢呼的人群说道:“这场胜利尤为甜美……我们把柠檬变成了柠檬汁”。

这已经是以色列不到一年时间里的第三次大选。前两次大选分别于2019年9月与2019年4月举行,但都未有政党组阁成功。

在长期政治僵局下,选民对稳定政府的渴望与日俱增。据路透社报道,以色列选举委员会表示,71%的合格选民参加了投票,高于前两次选举。此外,新冠肺炎疫情也没有阻挡投票热情,不少被隔离的选民戴着口罩和手套,前往特设站点投票。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指出,不同于去年9月选举中蓝白党占优,这次利库德集团将成为第一大党。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他表示,短时间内举行三次大选,劳民伤财,选民也出现“选举疲劳”,期待产生一个稳定政府,因而将票投给他们认为组阁几率更大的内塔尼亚胡。另外,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为内塔尼亚胡“背书”。今年1月,特朗普公布所谓的“中东和平新计划”,实际上是对现任政府的一种提振。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副主任汪舒明认为,素有“政治天才”之称的内塔尼亚胡在这次选举中表现得攻防有序。第一招借势“抹黑”对手,内塔尼亚胡攻击蓝白党欲拉阿拉伯政党入阁,但阿拉伯政党在以色列政坛颇有争议,这让甘茨失分不少。第二招淡化自身丑闻,选前甘茨攻击内塔尼亚胡“有案底”,并指责他为了选举申请司法豁免,但内塔尼亚胡主动撤回申请,以退为进。第三招化解党内斗争,内塔尼亚胡曾在利库德内部受到挑战,为此他到处拜票,重新激活了基础选民。

路透社称,内塔尼亚胡长期执政为其塑造了政治强人的形象,其“安全第一”的对外政策主张和不错的国内经济成绩也巩固了他的票仓。

能否成功组阁?

据悉,官方最终选举结果将在3日晚些时候发布。按照程序,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将把组阁权交给他认为最有可能获得多数支持的总理候选人,由其在六周内牵头组阁。如果组阁失败,另一位总理候选人将获得28天时间组阁,如果仍没有成功,以色列就将进行第四次大选。

分析认为,对于组阁目前存在两重担忧,第一是总统选谁来组阁,第二是组阁能否成功。

被卷入贪腐丑闻的内塔尼亚胡将于3月17日出庭受审,这使得由他组阁面临法律挑战。美联社指出,以色列总统通常会选择议会最大党派的领导人,但这并不是板上钉钉。蓝白党和内塔尼亚胡反对者屡次质疑,遭到起诉的总理候选人能否被授权组建政府。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历史上首个在任期间被起诉的总理。

利库德集团内部消息人士透露,对于潜在风险,内塔尼亚胡可能尝试在庭审前就完成组阁。但有分析指出,他不太可能在开庭之前拿到61个议席,不过,在党内的稳固掌权倒有可能让他找到摆脱指控的办法。

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政治分析人士的话称,内塔尼亚胡始终将自己称为“政治猎巫”的受害者,从选情来看,他并未受到腐败丑闻的冲击,或许能再次转忧为安。

汪舒明表示,即便内塔尼亚胡被定罪,预计也不会对利库德集团的组阁进程造成太大影响,党内还有二三号人物可以主持大局,但内塔尼亚胡的个人政治生涯或将行至终点。

而一旦跨过庭审这道坎,李绍先和汪舒明均认为,内塔尼亚胡这次组阁成功的概率较大。从目前民调看,利库德集团及其盟友仅差1-2席即可达到议会多数。

不过,随之而来的将是新一轮“纸牌屋”式的博弈。由于中小党派林立,以色列历史上从未出现单一政党组阁的情况,小党往往在组阁中四两拨千斤。

李绍先指出,从目前情况看,利伯曼领导的极右翼政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可能再次成为“造王者”。前两次没有组阁成功,该党都起到关键作用。

据《耶路撒冷邮报》3日报道,在初步出口民调产生后,利伯曼表示,“不会有第四次选举”。随后,他又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将坚持竞选承诺,不与宗教党派联盟。目前,在利库德集团联盟中,包括沙斯党和联合妥拉犹太主义党两个极端正统派宗教政党;而蓝白党也必须依靠阿拉伯政党联盟“联合名单”才能组阁。

汪舒明认为,利伯曼不一定会推选内塔尼亚胡或甘茨中任何一方出任总理。同时,鉴于蓝白党本身是多党重组而成、内部存在分歧,利库德集团可能从蓝白党的“反水”议员中“挖墙脚”,从而凑满61个席位。

僵局持续?

也有分析认为,目前不排除组阁失败触发第四次大选的可能,以色列的政治僵局或将持续。

BBC称,历史或将重演。在去年4月的选举中,尽管利库德集团及其右翼政党联盟获得60席,但最终未能组阁成功,并导致了长达近一年的政治僵局。

李绍先称,如果再次陷入僵局,以色列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进行第四次选举,但若一年多时间内四度选举,以色列的政治生态将陷入更为尴尬的境地;二是以色列的政治制度可能生变,在第三次选举前,以色列国内已经出现相应呼声,如恢复总理直选。

以色列曾在1992年修改基本法,规定总理选举和议会选举分别举行,总理由全民直接选举。这项制度从1996年开始执行,然而,由于总理直选制削弱了总理的权威,影响了政府的稳定,后于2001年取消。去年12月,内塔尼亚胡曾表示,“特殊情况要特殊处理”,应由民众在他本人和甘茨之间直接做选择。但该提议遭到蓝白党拒绝。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一年之内,以色列组阁一再“难产”,揭露了以色列政治生态的分裂,“仿佛走进了死胡同”。

汪舒明认为,以色列社会在教俗、族裔以及中右翼政治倾向这三方面存在分歧。其中,宗教与世俗的矛盾,犹太裔和阿拉伯裔之间的矛盾,是长期存在的,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尤其是在特朗普“中东和平新计划”的偏袒下,族裔之间的矛盾更难调和。

近年来,以色列政治风向整体向右转,民粹主义严重,党派利益冲突加剧导致决策瘫痪,脆弱的联合政府已然成为以色列政治的常态。

有人担忧,如果以色列僵局难破、长期看守政府执政,或将对该国内政外交皆有影响。一方面,以色列将进一步陷入财政瘫痪、社会治理缺位等内患;另一方面,以色列与周边国家外交政策或将面临挑战,他国政府不愿与以色列看守政府展开深入谈判。

还有媒体关心,内塔尼亚胡能否走出自己的僵局?现年70岁的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累计在任时间最长的领导人,曾先后四度出任总理。

但在如今的以色列,一党独大局面早已成往事,传统的“英雄政治”色彩也有所淡化。一些人质疑,内塔尼亚胡的个人魅力正在下降。

李绍先指出,丑闻是悬在内塔尼亚胡头上的一把剑,连续两次无法组阁,与他被起诉不无关系。如果最终在选举中获胜,对内塔尼亚胡走出困境有利,但无论如何,司法程序已经启动,“阴影可能会继续伴随他”。

以色列无党派立场智库“以色列民主研究所”主管约哈南·普莱斯纳表示,从内塔尼亚胡角度来说,胜选显然是个成就,但绝不意味着能让他组建一个稳定运转的政府。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