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超级星期二”来了:民主党内拜登和桑德斯对决?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安峥 2020-03-02 22:12
摘要:最近几届大选,“超级星期二”似乎变得不那么超级了。

3月3日,美国大选初选将迎来“超级星期二”:14个州和1个海外领地将同步投票。它是大选初选阶段的重要节点:单日产生的党代表人数最多,党内选情将变得更加明朗。有分析指出,在民主党内,“超级星期二”将是两位快80岁的老人的对决:激进派人物桑德斯和温和派人物拜登。

由来

在总统选举年,美国一部分州、海外领土等通常会选择在预选阶段前半程的某个星期二集体举行预选。这一天的预选涵盖地域广且选民数量大、多样性强,其结果通常会对选战产生重要影响,因此被媒体冠名为“超级星期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学者孙成昊指出,“超级星期二”始于1980年,当时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和阿拉巴马州在同一天举行初选,但“超级星期二”真正变得“超级”是在1988年。民主党方面的初衷是让数量较多的州同期初选,以便尽快选出党内候选人,从而将党内资源倾斜在一个人身上,助力其最终击败共和党对手入主白宫。

从历史上看,“超级星期二”多次在两党初选中打下烙印。2000年,共和党人小布什和民主党人戈尔都在这一天击败对手,并分别成为两党候选人。2012年,共和党人罗姆尼赢得“超级星期二”后,最终获得了党内提名。2016年,共和党人特朗普拿下了“超级星期二”,进而拿到了党内晋级的门票。不过,过去几十年里,这种“超级”初选方式也饱受诟病——仓促、烧钱、挤压其他州意见等。

考验

“每个大选年,媒体对‘超级星期二’的炒作越来越大。”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事务和政治学教授劳伦·赖特(Lauren Wright)说,谁会赢,这是更真实的考验,比早期投票的几个州更重要。

在初选阶段,两党竞选人的目标都是在全美50个州、华盛顿特区以及海外领土尽可能多地争夺“宣誓代表(pledged delegates)”席位,获得过半数代表支持的竞选人将获得党内提名。

对于共和党来说,“超级星期二”以及整场初选并无悬念,总统特朗普将轻松胜出。对于选情混沌的民主党人来说,“超级星期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今年民主党3979名党代表席位中,“超级星期二”将决出1357个,约占代表总数的34%。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人口最多的加州也把初选日期从6月提前到3月3日。它是不折不扣的党代表“大户”,拥有415个名额,将为“超级星期二”平添更多变数。

《纽约时报》称,此前几场初选都在经济古怪的小州进行:没有几个州的选民像艾奥瓦选民那样关心乙醇补贴,也没有几个州的烹饪工会像内华达那样拥有如此大的权力……“超级星期二”不一样:14个州占美国人口的近40%,在GDP中所占比例更高。更重要的是,它们各有不同的特点和属性,其中既有老龄化州(缅因、佛蒙特),也有“朝阳地带”州(阿拉巴马、阿肯色、北卡罗来纳州);既有智慧型州(马萨诸塞、明尼苏达、弗吉尼亚),也有繁荣州(加州、科罗拉多州、得州、犹他)。这些分布于不同地区的州给竞选人构成更广泛的考验,其结果可能会首次展示经济、社会状况如何影响竞选进程。

对决

不过,代表人数、历史经验只是“超级星期二”备受瞩目的部分原因。就民主党而言,这个日子还将回答更关键的问题:“左翼老将”桑德斯真的是领跑者?前总统拜登正在重振旗鼓?其他竞选人还能“存活”多久?

首先,外媒认为,“超级星期二”其实是激进派人物桑德斯与温和派人物拜登的对决。

截至3月1日晚,民主党总统竞选人还有6人,现年79岁的桑德斯仍是领头羊。他在开局阶段势头强劲,已赢得超过50个代表席位。他的成功令很多人惊讶。因为从诸多角度看,桑德斯都不是典型的民主党人:参议院的独立议员、坚定的左翼分子,很难取得党内建制派支持。但是,他有关全民医保、清洁能源和免除公立大学学费方面的“激进”政策立场,相较于其他竞选人,更能吸引自由主义者和广大年轻群体。

不过,人们对这样的局面并不陌生。作为党内非主流派,桑德斯早在4年前就与特朗普一起,在总统初选中披荆斩棘、气势如虹。只是,他最终没能闯过2016年7月的党代表会议,以大比分败给了希拉里。

站在政治光谱的另一端,现年78岁的拜登仍是桑德斯进阶之路的最大挑战。尽管在艾奥瓦、新罕布什尔和内华达的三场初选中,拜登一路低迷,给人“廉颇老矣”的感觉。但在2月29日压倒性赢得南卡罗来纳州后,拜登书写了自己30多年3次总统竞选的新历史——赢得了首场总统初选胜利。

南卡州是非洲裔选民占多数的州。有评论称,非洲裔选民之于民主党,就好比白人福音派之于共和党。除1988年和2004年以外的所有时间,南卡罗来纳州初选的获胜者都成为了民主党最后的旗手。《纽约时报》认为,拜登之所以能在非洲裔群体中取得井喷式胜利,与其曾作为第一位非裔总统奥巴马搭档的身份有关。此外,他在投票前取得了南卡州众议员、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克莱伯恩的支持也是其胜选重要因素。

经过南卡一役,拜登拉近了与桑德斯在党代表票上的差距,48比56,仅落后8票。孙成昊指出,随着南卡胜出和另一位温和派人物布蒂吉格退选,拜登有种触底反弹的意味。而且他的后程优势较为明显,比如在佛罗里达和北卡等重要州民调均处于领先。两人在“超级星期二”的选情将较为激烈,从地域分布上看,桑德斯在东北部和西部州占有优势;而拜登除了得克萨斯州,可能在其他南部州更具优势。但必须看到,桑德斯比拜登更有能力打造多族裔选民联盟。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注意到,尽管拜登以48.4%对19.9%的大比分胜出,但从南卡的出口民调看,在40岁以下群体,桑德斯的支持率远远高于拜登,他还是显示出了自身势不可挡的代际优势。

其次,首次将名字印上选票的纽约市前市长、超级富翁布隆伯格将迎来真正的考验。

他把他的竞选活动——以及数百万美元都押注在“超级星期二”上。自去年11月参选后,光是在广告上,他已投入3.5亿美元,民调支持率随之上升。在美国RealClearPolitics网站的民调中,布隆伯格位列第三,拥有14%的支持率。

“‘超级星期二’之后民主党党内会不会有人脱颖而出?布隆伯格也值得关注。”孙成昊指出,他虽然跳掉了前四个州的初选,但在“超级星期二”砸下重金,而且其政策理念属于温和派,与拜登的支持者有重合。他是否能替代拜登击败党内激进派,可继续观察。

再者,接受“超级星期二”审判的绝不仅仅布隆伯格一人。尽管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前市长布蒂吉格已宣布退选,但仍有3名女性坚守,分别是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克洛布彻、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沃伦、夏威夷州联邦众议员加巴德。刁大明指出,沃伦和克洛布彻之所以不退出,直接原因可能是她们都想参加“超级星期二”自己家乡州的选举。

内耗

不过,选出的代表数量最多,并不意味着“超级星期二”可以“一锤定音”。有评论称,近年来,“超级星期二”越来越不“超级”了。只要没人最终锁定提名,其他竞选人就很可能继续当“不倒翁”,迟迟不退选,直到7月代表们在党代会上提名候选人。

那么这次,民主党内温和派和激进派之间的僵持不下能否打破?孙成昊认为,这取决于“超级星期二”的结果。如果没人可以拿下大多数代表票,那么党内选情依旧不明朗,政治内耗就不会终结。

“只要拜登能让桑德斯的初选全国代表票数低于1991票,僵局就会持续。”刁大明说,按照2020年的规定,如果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没有竞选人获得超过半数的“宣誓代表票”,那么党内近800名“超级代表”将在第二轮参与投票,最终投票表决出候选人。

很显然,这一局面对桑德斯不利。很多民主党内部建制派、传统政治精英都宁愿支持拜登,也不会选他。2016年民主党内初选时,90%以上的“超级代表”都把票投给了希拉里,而抛弃了桑德斯。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