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当公务员到车间做服务员之后……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任俊锰 陈抒怡 巩持平朱凌君 2020-03-03 13:44
摘要:冬天失去的,要在春天夺回来。

浙江台州市天台县的公务员裘宏严没想到,在政府部门工作了20多年,有一天自己会跨界到企业一线跑业务。2月10日,他成为一家户外用品公司的助企员,手头的工作不能放,企业的问题也要抓,“两头的工作都要兼顾,一天的时间恨不能掰成两半来用”。

裘宏严的本职工作与经济相关,相比之下,温州市龙湾区文广旅体局体育科负责人郑光的更跨界,他平时联系体育场所,现在,他又是一家生产型企业的助企员。

当前,疫情防控正处在关键阶段,又面临生产生活逐渐恢复。长三角不少地区推出了助企员制度,让公务员下沉企业,加大帮扶力度,推动企业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在此过程中,助企员既是防疫工作的监督指导员,也是问题的收集员、政策的传递讲解员和解决实际困难的服务员。

深究起来,疫情之下的助企员制度,并非无源之水。郑光虽然是体育科负责人,但在2018年温州龙湾区开展的“万名干部进万企”活动中,他就已经开始定点联系企业。

冬天失去的,要在春天夺回来。在此过程中,助企员制度是否有助于建立一种更加良性成熟的政企关系,我们拭目以待。

防疫:工作琐碎,但不留死角就值得

浙江东阳的张向平在税务局工作了30多年,常到企业解读政策,了解困难,但攀谈的对象大多是企业老总或财务负责人,到生产车间去,与流水线上的工人同吃同劳作,这还是第一次。

2月9日晚,局里来了消息,东阳市要成立市机关干部先锋队,市税务局的任务是,成立一支56人的队伍,到横店镇各个企业里去,服务企业复工复产,直到2月底。张向平报了名。“局里的通知说鼓励年轻干部报名,但我们很多年轻人到外省市过年还没回来,我一个老党员,能上就上吧。”

2月10日中午,56人在镇政府院子里露天站着,开了半小时动员会。参与的人还有横店第一批复工复产的企业代表。会后,机关干部两两一组对接企业,随后,企业代表“领着”各自分配到的助企员复工去了。

“领走”张向平的是全方音响科技有限公司的代表,该公司在大年初五就成立了防疫领导小组。“助企员来了,我们心里更踏实。”公司负责宣传推广工作的吴海滨这样说。

当上助企员后,张向平每天早上7点半从东阳市城区的家里出发,驱车18公里,赶在8点工人进厂前到达公司门口。 8点一到,张向平就站在门口。 “盯”着工人们一个一个测温。等工人们走上生产线,他开始在各个车间巡视,有的工人口罩戴得时间长了闷汗,不知不觉中拉下口罩,露出鼻子,张向平会提醒他们戴好;中午用餐时间,工人们分批前往食堂吃饭,每批次60多个,间隔1米排队打饭,分桌用餐,张向平站在一旁监督,等5批工人都吃完离开了,他才去吃饭。

“我们工作的重点部分就是‘4个区、1个卫’。”张向平总结,“1个卫”就是门卫处,是第一道关,人员进出都要进行测温和登记;“4个区”分别是生产区、宿舍区、食堂区和办公区,各个区功能不同,防疫工作重点也有差异。


助企员张向平(右)

在张向平当上助企员的时候,浙江嘉兴市南湖区经信商务局办公室副主任董李军已经在这个岗位工作了10多天。1月28日前后,董李军报名成为防疫期间的志愿者,当听说将被派去当助企服务员时,他心中暗喜。董李军曾在海关工作了15年,2018年被调往南湖区经信商务局工作,他想借此机会多接触企业。

1月30日参加培训,1月31日作为南湖区100多名下企业服务的机关干部之一,董李军被联系企业的网格员带到了敏实集团。敏实集团是专业设计、生产、销售汽车零部件的上市公司,为宝马、奔驰等品牌提供汽车车身结构件、装饰件等零部件产品,按照计划,敏实集团下辖的两个公司定于2月6日正式开工。

企业还没开工时,助企员能干些啥?“提早到岗,就是为了对企业的应急方案进行优化,确保复工。”董李军的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而已,2月15日,董李军与企业一起赶出了一份《疫情防控手册》,对员工上班前、工作时、休息时、就餐时及下班后的一天24小时作出详细的要求,近50条的指南,涵盖了员工上班前要求、员工进出路径、员工用餐管理、防控安全措施、防控管理制度等方面。指南规定地很细,包括取消封闭的吸烟区,室外开放式吸烟区不得集中吸烟等,甚至还特别提出,每日饭菜按规定进行留样待检。

“手册制定并不难,前后也就花了两天时间。” 董李军说,他们将散落在相关防疫方案等中间的要求集纳到一起,“就是为了管理更规范些,把问题考虑在前面。”

董李军做事一板一眼。按照规定,外地返乡人员需要隔离14天,但外贸订单紧张,企业提出,有些来自非重点疫区的员工,能否在隔离7天后尽快工作。“不行。”董李军将防控形势与企业负责人再三沟通,对方听进去了,决定除了将员工宿舍用于隔离外,还租一下一家酒店作为隔离场所,做到了董李军口中的“应隔尽隔”。

“助企服务员非常严格,一开始我们不理解,但回过头来,觉得这些做法对企业还是非常有好处的。”企业负责人说。

2月12日,董李军接到电话,邀请他参加第二天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专门介绍敏实集团防疫和复工复产助企工作的好做法。在发布会上,董李军将敏实集团的经验概括为“一套机制、两个承诺、三个环节、四个到位”,目前这套做法正在全省推行。“其实每个企业的情况不同。” 说起那次发布会,董李军有些不好意思,但他想了想,补充说:“通过制度来管理是最重要的经验。”


董李军(右)在敏实集团登记处

就在董李军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当天,位于浙江台州市三门县的浙江海啊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正式复工。从那天起,三门县政协办干部吴丹玲作为助企指导员,每天上午都与厂里企业负责人和各防疫组组长开露天协调会。

协调会一般是这样召开的:上午十点,在办公楼前的空地上,助企指导员、企业负责人和各防疫组组长围成一圈,戴着口罩,间隔一两米,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对公司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进行查漏补缺。“在会议室开会,空气不流通,我们就想出了露天开会。”吴丹玲说。

虽然开会时间不长,但效果并没有打折扣。比如推出健康码后,有些员工为了图方便,只展示健康码截图,吴丹玲发现后,将这个问题带上了露天协调会,由公司统一要求务必出示动态码。有的员工没有智能手机,无法领取健康码。吴丹玲想办法为他们团购了十多部手机,每部价格600多元;有的年纪大些的员工提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吴丹玲就让这些员工的家人帮他们申请健康码,之后到社区申领实体的健康卡。

工作琐碎,但吴丹玲认为值得:“就是要不留防疫死角。”


露天协调会

通链:几句话的流程,办起来不简单

随着疫情的变化,企业复工复产的矛盾点集中在打通产业链上下游的问题上,这也成了考验助企员工作能力的一道必答题。

嘉兴恒美服饰有限公司复工后不久,浙江桐乡乌镇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主任刘申虎作为助企指导员,进了企业。一开始,他的主要工作还是对复工进行指导、监督复工方案的执行;去火车站接人,确认来人与此前的申报的人是否一致。几天之后,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关于蒸汽的难题。

服装生产需要用到蒸汽,嘉兴恒美的蒸汽供应长期是由桐乡协鑫热电厂提供,但是嘉兴恒美复工复产时,热电厂还未开工,如果热电厂不供应蒸汽,不仅企业生产需要的蒸汽不能得到满足,就连企业食堂烧饭和烧热水的蒸汽都难以保障。

一开始,刘申虎以为事情很容易解决,直接找热电厂申请供气就行了,但详细了解之后才发现,蒸汽供应还涉及一个产业链问题。热电厂的蒸汽用户包括面料厂、纱线厂、印染厂、服装厂等,其中印染厂是用气大户,如果印染厂不开工,就会导致用气量不足,使得蒸气难以达到生产要求的温度,甚至由蒸汽变水。但是印染厂在产业链的下游,如果中游的面料厂、纱线厂不开工,印染厂即便复工也没有业务。

“这就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刘申虎说,那几天,他每天都在微信、电话协调此事,经常晚上10点还在打电话。经过反复讨论,他终于找到了解决蒸汽难题的方法:由刘申虎所在的乌镇企业管控组协调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推动这些企业一起开工,保证用气量。2月23日,热电厂终于开始输送蒸汽,产业链也打通了,这个结果让刘申虎如释重负。

吴丹玲联系的浙江海啊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汽车内饰品的生产及销售为主的出口型企业,年前,公司接到订单,需要赶制一批汽车座套,共1200箱,产品直供美国沃尔玛超市。产品已经准备就绪,原计划年后在宁波港与同为沃尔玛订购的其他散货拼装后,运往海外。但是疫情之下,物流不畅成为普遍情况,2月13日海啊公司复工,但联系的物流企业还未复工。

晚几天行不行?企业等不起。如果这批货不能如期抵达港口,原定拼单的其他到港货物就会装箱出发。为了让这批汽车坐垫赶上行程,吴丹玲第一时间对接了经信、商务、交通部门,为车辆办理通行证,三天内为企业开通绿色通道,2月15日物流企业复工后,这批外贸订单立刻被运往宁波港。

听起来几句话就能说完的流程,但办起来并不简单。吴丹玲首先要协调将物流企业复工审批提前,当时物流企业复工手续正在摸索中,办理过程较为烦琐。与此同时,吴丹玲还需要协调司机,物流企业员工多在外地,必须紧急在当地寻找符合健康状况的临时司机,才能将货物运出。

吴丹玲了解到,现在,企业最着急的是上游原材料复工复产率不高,很多工人还在陆续从外地返岗的过程中,而工厂内的库存原材料只能坚持到3月初,企业正在尝试从其他同行处调剂原材料,实在不行还得高价购买原材料。“那时,助企指导员能做的就是为企业运输原材料车辆办理通行证。”吴丹玲说。


浙江海啊汽车用品有限公司生产车间

除了产业链急需打通,人员紧缺也是企业面临的难题之一。裘宏严是浙江大自然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助企专员。2月22日,公司从上海等地购买了12套设备,目前设备已经顺利到货,但设备调试需要专业的操作人员,由于疫情原因,有些人不愿意出差到台州。此前,一个设备供应商已安排了调试员,只要他申请台州健康码,就可以直接到台州开展工作,但是调试员担心从浙江尤其是台州后回去需要隔离,犹豫再三还是拒绝了这个工作。在裘宏严的协调下,企业与供应商反复沟通,目前已经有7位技术人员到位,其他人员预计也将在本周到达。

最近,郑光的微信朋友圈成了企业信息发布地,他是温州汇润机电公司的助企员,目前该公司已有80多位员工返岗,但还存在100人的用工缺口。为此,郑光将招聘通知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这是为前方抗击疫情专用车辆提供配件的供应商,急需增加产能,现在因为疫情原因遇到招工难问题,请各位积极参与转发。”

郑光的朋友们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已经见怪不怪。“想尽一切办法,联系各种渠道,让朋友找朋友,帮助企业解决难题。”郑光说。

感悟:和企业形成了命运共同体

“以前,与企业家见面,经常听到他们抱怨‘我太忙了’,但最近,企业家们的开场白总是‘辛苦你们了。’”这是助企员郭振宇的最新感悟。

郭振宇是台州玉环市坎门街道工贸办主任,在乡镇工作近20年,他已经习惯一周花两天时间走访企业,了解企业需求,而现在对接强度一下子提升,“与企业一天的接触量能顶上以前半个月”。受疫情影响,以前的面对面交流,换成了打电话沟通。最近,郭振宇的工作常态是从早到晚打电话,有时候 “一天要打100多个电话”。

这些电话内容五花八门:员工如何坐车?哪里的人可以来?包车如何登记?自驾有何补贴?人来了,如何申请绿码……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郭振宇建了好几个工作群,按企业类型发布相应的信息。面对困难,大家联系的频率高了,企业对于政府的工作也有了更多的理解,互相体谅,政企关系融洽了很多。

关于这一感受,裘宏严归纳为“形成了命运共同体”。派驻到企业之后,裘宏严对企业的难点愈发感同身受。裘宏严入驻的企业主要生产帐篷、充气床、防水包等户外用品,行业传统的生产旺季是9月到次年的3月。随着复工复产的陆续推进,已有的订单已陆续出单,应该能赶上旺季的交付。但是,受疫情影响,不少供应商在接下去的淡季缩减了订单,原有按年度交付的长线订单也成了短单,这导致了企业接下来的风险性大幅提高。裘宏严与企业的负责人聊天时,常能感受到对方的焦虑和不安。“我们经常和企业说,我们是命运共同体。” 裘宏严这样说的时候,也在暗下决心,要更加用心地为企业服务。


浙江海啊汽车用品有限公司食堂内,员工在排队就餐

吴丹玲以前在办公室工作,说起来联系企业也不少,经常要求企业上报数据、配合开会等,但这次助企之后,她觉得之前的联系有些浮于表面。现在她换位思考,企业需要面对开发区、交通、商务、经信、人社等一系列部门,确实存在反复上报、反复审批、反复督查等现象,“很多单位工作人员认为,企业配合工作是应该的,但能不能用更好的方法帮企业减负?”这些天,吴丹玲在琢磨,是否可以通过数据对接,实现数据共享。

和吴丹玲一样,董李军以前的工作主要是在办公室看数据,对于企业的经营、运转、管理等都不甚了解,现在他说起企业的诉求滔滔不绝:“有些企业需要资金支持、政府在某些手续办理上能否给予方便、加快进出口环节;消防、安全和环保等检查是否可以联合检查,不然企业也疲于接待。不少企业希望‘少些打扰,多些服务’。”

“只做服务,不添麻烦。”这是浙江东阳市里给助企先锋队提到的要求。按照这个要求,张向平每天自己带水杯、数码相机和笔记本电脑上班,没有办公室,就坐在企业的一间会议室里。企业为了赶工,没有休息日,张向平也坚持每天到厂里上班。

按照计划,张向平应该在2月29日结束助企员工作,回归原来的工作岗位,但最近又来了新通知,根据疫情防控需要,助企员工作时间延长,结束时间待定。横店的复工企业已排到了第三批,张向平所服务的对象也由最初的1家企业增加至3家。每天开车在3家企业间奔波,张向平看到,工业园区内的草地上已是绿意盎然。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孔令君
助企员在敏实集团的生产车间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