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我们并未错过全部春花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夙 2020-03-03 12:01
摘要:我们当然也不希望这早春美景无人问津,便到短视频平台上直播。

我没想到与新冠病毒肺炎的距离这么近。

1月4日,我和上海辰山植物园的三个同事到武汉出差。第二天上午,我们与来自北京、广州、昆明等多座城市的同行在武汉植物园会聚一堂,讨论《肯尼亚植物志》的编撰成果和新一年的计划。下午,我们从远在武汉老城区东边的武汉植物园坐上出租车,前往汉口火车站准备返回上海。

当时,已有一些关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暴发不明肺炎的消息。在出租车快到汉口站时,我的一位同事用手机查了一下地图,告诉我们这个市场就在附近不远处。我还开玩笑说,如果时间允许,我倒想去围观一下。

汉口站候车大厅不算拥挤,但回程的车基本坐满了人。没有人会想到十几天之后,武汉将有那么大的变化。我也暗自庆幸,我和同事们都还健康,没有被感染。

鼠年春节,我本来就没有探亲访友或去哪里旅游的计划,本来就打算一直待在上海,宅在家里翻译、写作。在这期间,我译完了享誉全球的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参与编写的《奥秘植物界》。邱园是首屈一指的综合性植物园,集科研、教育、科普、游憩等功能于一身,一直是辰山的榜样。

我爱人倒是带着孩子回了内蒙古的娘家过年,一去一回,也都平安。她们不在的时候,我也懒得做饭,常常出去吃快餐。她们回来之后,我们恢复了自己做饭,于是我出门就更少了,每日的步数骤然下降,小区的安保在不断升级。

我的宅家生活虽然波澜不惊,但我们上海辰山植物园和很多景区一样冷清。春节期间,我们本来打造了迎春花展,除了在园里展出反季节开放的牡丹之外,还照例在温室布置了花色灿烂的高山杜鹃展,但这些未必与游客见面了。

复工之后第一周,我们本园的职工也不能随便入园,需要事先登记才行。有好几次我从南门走到深居园里的办公室,一路上见不到人,只有见我前来而惊惶躲避的松鼠、小䴙䴘、乌鸫、白鹡鸰、北红尾鸲……我也曾一个人爬过植物园里的上海第六高峰——海拔69.8米的辰山,在那里俯视整个园子。某一刻,仿佛周围所有的草木都属于我。

二月中旬开始,春花陆续开放。有毛茛、荠菜这些小野花,也有玉兰、樱花这些艳丽的花木。辰山植物园的樱花大道是著名景点,从南门进来不远,就有两条道向东延伸,一条种的是“早樱”河津樱,另一条种的是“中樱”染井吉野。今年是暖冬,气象学上的春季来得也比较早,于是河津樱在二月下旬就盛花了。平时到了这个时节,游人肯定熙熙攘攘,但是今年自然只能空见满树繁花。走在树前,听见蜜蜂的嗡嗡声织成一片。

我们当然也不希望这早春美景无人问津,便到短视频平台上直播。

我讲了一次樱花,主要内容基本是我这几年反复讲过的——栽培的樱花并非起源于中国,而是连同赏樱的文化一起源自日本。今天我们对樱花的喜爱,主要是受日本文化的影响——也不妨视为中华文化海纳百川、与时俱进的包容心的体现。当中国成为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时,能够以通达的心态客观认识自己的国家和文化,不过贬也不掠美,是很重要的国民素质。这也是我近几年来的科普写作一直想要弘扬的精神之一,相信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城市,会更容易得到民众的理解。

辰山植物园有可能在三四月重新开园。虽然今年的河津樱无缘与游客见面,但是更有味道的染井吉野在三月底四月初开放时,还是有很大希望迎接游客前来在树下席地而坐、赏赏花、聊聊天的。到四月份,两年一度的辰山国际兰展可能也将开幕。我照例会负责所有展出兰花的中文名审定。这也是我这些年来的研究工作之一——已经具有全球视野的中国植物学界,应该为全世界的植物拟定合适的中文名字。而到五月份的时候,园里各处的月季花也会开放。

长江中下游流域居于全国纬度的中央,这里的四季按气象学上的定义也比较均匀,大致都各有三个月。天意无私,即使是今年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也将仍然四时有序,万物有常。今年,我们很遗憾地“错过”了早春,但在大家共同努力之下,应该不会错过晚春。

(作者为上海辰山植物园高级工程师)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陈抒怡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