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苏州观前街的画风变了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余嘉 2020-02-24 15:34
摘要:有变,也有不变。

从2月22日开始,苏州城市公园和免费景点逐步恢复开放了。消息中透露出一点生活将逐步有序回到正轨上的暗示,让人精神振奋。五个景点中,离我最近的是枫桥景区,就是“江枫渔火对愁眠”的那个枫桥,在寒山寺边上,如果愿意多走十分钟,还可以到观前街绕一圈,小苏州的“小”,体现之一,即是城区面积的小。

我决定先去观前街。出发前跟消息灵通人士打听路线,那人回复说,观前街保留了一些出入口,没有全封掉,但他自己没进去过,也不太清楚。我没再追问,我一个滴滴呱呱(方言,意为正宗)的老苏州,绕上一圈,总能进去的吧?

从干将路过去,到的第一个进口就通畅无阻,讶然之余,又多跑了几处,发现根本没有一个设卡点,处处通衢。倒是店铺几乎都关着。

走到街口的时候,是下午一时一刻。虽然事先已做过预想,但其冷清状还是令人感慨。往年这个时间,应该是观前最热闹的时候。一来春节的余韵犹在,尚未离乡的游子,会再来做个临行前的流连;二来,雨水节气已过,春到江南十分,连着几日天气明媚,一些爱自然春光的上海人,会早早就启动扫墓踏青的行程,上午办好正事,这会儿,应该已经走到王四酒家或松鹤楼的门前。而此刻,视线所及,勉强一二十人而已,且半数以上是保洁和保安。

等走到观前街东部的老字号聚集地,画风一变。绣娘丝绸里,灯光下的旗袍华彩流转、美丽雅致,虽然客人鲜见,营业的架势已经搭足;采芝斋的门脸红彤彤地开着,店堂里也红彤彤的,店员多得数不过来,都穿着红艳艳的工作服,一边走来走去地忙,一边嗓门洪亮地聊着天,热闹喧腾,和街上的冷清如在两个世界。

接下来的叶受和、稻香村,也如出一辙:红彤彤的、忙乱乱的,店员乌泱泱的,态度热腾腾的。我心念一动,去打听,还真是,这几家店都是疫情缓解后的第一天营业。前一天,观前的商家还家家闭门,第二天就有接近三分之一复工了。

下午一时四十分,街上走着的人多起来。有个女孩穿着洛丽塔风的装扮,和男朋友牵手在走,女孩将戴着口罩的脸娇嗔地偎向男孩的肩头,口罩完全罩不住他们往外冒着的深情;一个中年女子,拎着两个大购物袋昂首阔步;又一个汉服女孩,虽然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但是她的发簪、发带和斜挎的中国风布包,仍不损分毫地在展示她的审美。

就是我驻足的十来分钟,人流量越来越大,和一个小时前的冷清已经大不相同。突然就想,那个消息灵通人士可能没说错,之前真的是有封堵的,只是形势变化太快,每天每时都有不同,我的意识一时没有追上。

接下来我又去了枫桥景区。去年下半年这里刚宣布免费,又是疫情下的首批开放,所以闻讯而至的市民络绎不绝。园是开放了,但也不能随便入,得要量体温,登记身份证,挨个进。排队处做得很细心,地上每隔一米有个站立点的标贴;测体温的志愿者手酸了,甩一甩以放松肌肉的时候,还不忘和等着测量的游人道声抱歉,大约是受了几米外运河烟水的润泽,她们的眉眼和园内的春风出奇的一致和谐,都是一派温柔美丽的气象。

进了景区以后,站在粉红、米白的树树繁花间,身后是运河的汩汩流水,你无法不受春天的感染,所有的厌气烟消云散,那种天地静好,让你觉得自己已经在这里站了经年。看着植物们还是挨挨挤挤,互不嫌弃地彼此穿插着花枝,园中人莫名有些羡慕,即便能纵意放飞视听,口罩还得牢牢戴着啊。

景区出口处,有家店已开门,门口的长案上码放着各色糕点。我看中了一盒云片糕,薄片上嵌着密密的芝麻、桃仁和红绿丝,看起来非常美味。看店主正在理货擦洗,也是刚刚营业的样子,料想来,这云片糕应该是今天刚做的。问下来,店家却说不是,前两天做的。原来,老板兼做网店,生意就没停过。怕我不相信,他把网店名告诉我去搜,又把装糕的塑料小盒子拗了又拗:“你看,还是软的呢!”他急切地给自己正名。我一搜,还真有,两颗皇冠的老店铺,开了有好一段时间。于是我的篮里又多了一盒云片糕。

线下的加速萎缩,线上的发展蓬勃,这是疫情给普通人生活带来的最显著变化。记得三十年前的高中英语课本中,有篇课文,讲一个男孩身体不适,不能上学,就在家里连线医生看病,然后连线商店,购买了一辆变速自行车。在三十年前,连什么是变速自行车,我们班都没人懂,在线看病、购物就更加无法想象;而现在,电商App成了这场“战疫”中人们的主要防守武器。进步更快的是,娃娃们上学都没有被耽误,可以提供线上学习的平台,比外卖平台还要多,苏州的大小学生们,都在屏幕上继续对着老师的脸。

用掉一个口罩,去了两地方,买了三盒糕点,今天这个口罩消耗性价比高。我在微信群里嘚瑟,一个朋友更嘚瑟,他今天“中签”,又多了五个口罩。另一个朋友接话说,你们少囤点,苏州东山一家企业已开始生产口罩,每天百万个。有人质疑:每天百万,你确定能有这么高产量,多了个零吧?前一个人扔过来一个链接:一秒8只口罩,高速防护口罩专用生产线下线。第四个人感慨说,是专业生产口罩的国企,这次提前换上新设备。欢呼声中,又有人忧虑起来,现在很多企业在生产口罩了,搞不好接下来要产能过剩啊?

我插了一句:“过剩不怕,这场疫情之后,可能有人戴出感觉,就养成日常戴口罩的习惯了呢?”一个女性朋友马上附和我说:“是啊是啊,戴习惯了不闷的,还防晒,而且还有安全感,我会一直戴下去的!”群内又是一阵赞同。

于是就有了第二个话题:这次疫情,让你对生活的态度发生了哪些变化?这个问题我还是没法回答。毕竟说,这场“战疫”中,大多数人只能算是旁观者,最多也就是个助威者。相比那些奋战在一线的人、被疫情改变命运的人,绝大多数苏州人的憋一憋、宅一宅、关注疫情、自娱自乐,都算不上是参与者。

但真的有改变。有个朋友,怀念起一群大妈跳广场舞的景象来。这让曾经饱受高分贝困扰的我顿时一个激灵。什么是好生活?不就是大家有闲情逸致,能平安喜乐吗?

(作者为苏州大学近代文哲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孔令君 题图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