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找出酒店里的针孔摄像头就是全部?还有你不知道的反窃密江湖
分享至:
 (71)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书源 2020-01-15 15:22
摘要:惶惑、怀疑、焦虑、敌对的面孔充斥着反窃密丛林,他面对的是一群看不见的对手,隔着冰冷的机器之心,直抵谎言和信任危机深处。

办公室墙上,有个大约半米见方的电子钟。钟面大帆船烫金图案里,是两个肉眼看不见的针眼大小的洞——这是暗藏针孔摄像头的“天机”。

电子钟是当时正在办离婚的女客户送的。那天何志会和同事在她家做完检测准备收工,忽然被叫住:“钟你们拿走吧,我看着难受。”

“她什么也没说,但我一下明白了,这个针孔摄像头是她爱人装的。”从此何志会试验新的反窃密装置时,都会用这个钟里的针孔摄像头做测试。

线下检测13070次,查找到窃密设备3652个……从公司报表上看,这是44岁的何志会入行近10年的业绩,但他的这份职业,还没有算得上官方认证的名字,“就暂时叫反窃密猎人吧。”何志会自封。帮助客户寻找针孔摄像头、窃听器、车载跟踪器,排除安插在人们身后的那双眼睛,这是他的工作日常。

这个近10年才在国内崭露头角的新行业,甚至连行业协会也没有。“我都是在网上看到同行的广告,才知道他们的。”何志会说得上名字的国内的反窃密机构,一个手也数得过来。每家机构掌握核心技术的团队人数一般也就在数十人左右,从业者有的来自传统安保行业,有的从网络信息安全领域转型而来,甚至也有像何志会那样在公民个人信息保护上“摔过跟头”的人。

“我们不需要被所有人知道。只要需要的人能找得到我们就行了。”何志会现在的公司,位于深圳龙华区一个不起眼的居民区旁的商务楼。没有打出任何广告,每天都有人通过口口相传和搜索引擎的痕迹,空降而来。

惶惑、怀疑、焦虑、敌对的面孔充斥着反窃密丛林,他面对的是一群看不见的对手,隔着冰冷的机器之心,直抵谎言和信任危机深处。

入局

检测,大部分时候在下班后乃至午夜才开始。办公室人潮散去,大部分电器、网络信号处于休眠状态,干扰项少,更易探得“窃听密道”。

进入大楼的2名检测员拖着笨重的黑色箱子前行,地面和滚轮摩擦的声响由远至近……检测者手持探测仪用目光仰视天花板上灯光刺眼处,习惯性用手挡眼,避免在探明方向时干扰……

何志会看着自己工作照解说着一次 “夜间出动”。他留寸头,眼睛小而扁,但一直盯着一样东西看时,仿佛能用眼神把凝视物击穿。

“这个是俄罗斯生产的节点探测仪,市场售价要十几万元,哪怕是窃密设备关机时,也能被检测出来。”何志会自如侍弄他的收藏。探测仪拂过房间里的钟表、装饰画、插线板、鼠标、打火机,发出异常声响、闪烁,这表明这些器材是针孔摄像头的“伪装外衣”。

再早15年,他还是眼下这份工作的“天敌”——一名以获取个人信息为业的私家侦探。那是他2005年退伍后来深圳的第一份工作,一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领域,工作不外乎婚外情调查取证、帮助债权人寻找“老赖”。他在入行半年成立的侦探团队,登记注册时包装成了 “调查公司”。

在那个年代,何志会一路开着一辆银色轿车,隐蔽在居民楼、酒店、街角任何角落,偷拍、跟踪、取证……一路滑向了财富的巅峰。

2009年,风向在一夜之间变了:当年2月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中明确了“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以窃取或者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何志会开的调查公司,也因一场公安大检查被封,一切回归起点。

“既然偷拍违法,那把偷拍的东西检测出来拆掉,不违法吧?”此时他做私家侦探的同行都转向了房产中介等行当,他却要沿着老路“逆行”。

他在华强北的安保电子产品城里摆出了个1米的柜台,专卖反窃密的产品。10年前“偷拍窃听”还没成为公共议题,当时窃密技术单一,需要窃密者和目标对象距离不过300米,而检测设备也只在被检测物几米内才能发挥效用。

何志会的柜台是商贸城里唯一一家经营反窃密设备的,每天只能卖出两三台设备,当时市面上的产品也统共不过两三种。而就在同一栋楼里,每隔几个柜台,就有一个商家在公开售卖针孔摄像头、车载跟踪器、窃听器,售价两三百元。

老李是何志会当时在华强北的唯一供货商,在此前一两年,已经有台湾、香港的客户拿着从国外进口、造价颇高的反窃密设备来找老李“做一些功能相同、成本低的设备自用”。

开设柜台2年后,何志会开始建网站、淘宝店卖产品,还和合伙人组建了3个反窃密检测的线下服务队。

为了优化网站在搜索引擎的排名,他搜罗了当时个人信息被窃取的新闻,发现酒店安针孔摄像头、房东偷窥女租客的新闻时有发生,“贴都贴不完”,他预感自己的黄金时代来了。

另一位反窃密同行——杨哲的从业之路似乎水到渠成。他曾经在多家互联网巨头企业信息安全部门担任负责人,2017年投入以物理风控为主的反窃密领域创业。“我觉得反窃密行业,重要的是行业标准和服务,不是一味卖产品。”杨哲在上海建立了自己的RC²大本营。他不走亲民路线,而是把眼光瞄准了上市公司、大型互联网公司等商业巨头的反窃密需求——他的3人检测小组一出动,动辄几大箱子,里面放着近200万元的大型检测装备。

商战中使用非法窃听设备开展恶性竞争,其实是十多年前就在业内常有耳闻的老套路。但在国内,对高管办公室、重点会议室有定期检查习惯的企业还少之又少。

杨哲认为商业反窃密需求是存在的。“越在市场竞争激烈的环境中,人们以身试法的冲动越会加剧。”从这个判断出发,他和合伙人走上了反窃密创业路。

何志会向记者展示他的反窃密设备。 杨书源 摄


盲区

搜索“反窃密”,何志会团队在天猫的旗舰店销售排名一直维持在前三,一款售价100多元的“酒店防偷拍神器”和另一款“汽车GPS探测器”,月销量都有3000多件。许多人都会选择按照网店客服指点,自己做检测。

客服小健,每月都会收到的两三百个客户咨询,问得最多的莫过于酒店房间针孔摄像头。

酒店是偷拍重灾区,但是反窃密团队几乎没有进入检测的可能。“如果住客看到这样一群神秘人在酒店里四处检测,他们会觉得酒店出了问题,转身就会离开。”何志会见过的最好的情况,也就是酒店负责人上网订购检测产品自行检测,然而为数极少。

一位上过杨哲团队开发的隐私保护初级课程的小伙云飞,2019年在青岛一家民宿的路由器里发现了针孔摄像头。

刚入住时发现进门玄关的动态感应器后心生疑虑,拿起强光手电逐一排查。随后检查到路由器,先将路由器指示灯向地面放置,发现排线有异常,比照这一型号路由器网上的说明书图片后,决心拆开路由器——终于发现了暗藏其中的偷拍设备存储卡。他娴熟的检测动作,当时被网友称为“教科书式反偷拍”。

“酒店安装针孔摄像头,非法获利,是一个庞大黑产链,并非简单的酒店个体行为。”杨哲团队在调研了大量公开的酒店偷拍事件后判断。

冰山一角被揭开背后,2019年初浙江公安从杭州某房东非法安装使用针孔摄像头偷窥租客案着手,追踪溯源,查清一条由方案设计商、硬件生产商、二级生产商、代理经销商等4个层级构成的黑色产业链条,查获针孔摄像头5000多个。

2019年10月在上海开办的一场GeekPwn(极客)反偷拍挑战赛上,8队专业人马参与决赛,主办方希望参赛者研发出完全自主设计的“傻瓜式”仪器,让普通人也能快速检测出身边的针孔摄像头。在25平方米的比赛场地内,主办方隐藏了20多个各种状态下的针孔摄像头。

“在现场的每个针孔摄像头都选自一个真实故事:出租屋内,隔壁的男租客在墙上挖了一个洞,将连着屋内wifi的手机摄像头对准了一墙之隔的3名年轻女性租客直播。”杨哲说。

最终没有一支队伍完成任务拿到最低奖励,表现最好的一组找到的摄像头也没超过10个。

现实,相比搜寻20多个针孔摄像头更加残酷。何志会甚至曾经在一位客户家中的鱼缸里发现了偷窥设备。“如果这个房间里有9个针孔摄像头,你检测出8个,还是输了。”他说。

在针孔摄像头探测仪下,一个发现异常光点的闹钟。 杨书源 摄


人心

记者提出参观检测人员上门作业流程,却被何志会一口回绝,“这是和客户隐私条款保护中最基本的原则。”

在他上门检测的客户中,公司客户占了2/3,而个人的检测需求占1/3。“一言不发、目光片刻不离检测人员。”这是何志最常看到的委托人的状态。

“你们可以先藏一两个针孔摄像头测试我们的水平,如果没找出来就分文不取。”每次登门服务前,何志会都会这样告诉客户。的确有一半的顾客会采纳倡议。

戴起白手套意味着检测的开始,这可以让检测仪器避免被汗水侵蚀,也是以防在搜寻到的窃密证据上留下检测人员的指纹。同样需要提防的,还有在拆卸窃密设备时,自己入镜在存储卡里留下身影,破坏影像证据完整性。

“我们的检测专家在进行检测时,如果想要去洗手间,都会主动邀请对方公司派人陪同前往。”杨哲说过另一个获取“信任”的细节。

即使未检测出窃密设备,杨哲的团队还是要为企业出具一份有时长达三四十页的报告。“以便日后泄密事件出现后,客户可以溯源”。

的确,未查出不代表安全。比如车载跟踪器,一般是间隔工作的,有的每次信号传输不过2秒。

需要提供上门检测的客户包括两种,商业机构的客户和个人客户。该不该为个人提供上门服务?同行间莫衷一是。

杨哲不接受一切个人的上门服务订单。因为他对于目标群体有着自己的定义:“RC²只做金字塔顶端的那些商业客户,我们倡导的行业标准也更适用于他们。”

但杨哲的同行何志会并不排斥上门的家庭订单。“我们就是做检测的,一旦检测完成,服务就中止了。”这是他们团队的底线。

从业10年,何志会接待过不少个人客户。对于这些客户,他有个疑问,始终想不明白:“在家中检测出窃密设备的当事人,没有一个报警的。许多人会把窃密设备默默收好,或者直接丢进垃圾桶。”

比如现在已和何志会成了朋友的网店客户小蔡。故事开始于小蔡一天晚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时,在手机搜索框内输入“在自己家里,总感觉有人在监视我”。

她辗转找到了何志会团队的天猫店铺,买下了一个小型针孔摄像头探测仪,和店铺客服接通了视频电话,在提示下完成操作……

“找到了,在你家天花板上头那一块。“客服坚决的判断,让小蔡的大脑“嗡”一下后,被慢慢劈开了。

“第一次打开那个摄像头的存储卡里的视频,看到他笨拙的样子,忽然有错觉,他还是关心我的。但在当时在场朋友声讨中,我意识到自己的生活被非法入侵了。

刚大学毕业来深圳工作2年的小蔡口中的“他”,是自己的前男友,也是大学同学。

来深圳半年后,这对校园情侣因为对未来的规划以及家庭条件悬殊,决定结束同居分手,但两人在微信上若即若离。

几次聊天时小果都会向小蔡无意间问起家中今天是不是有谁要来,甚至有次小果质问她:“是不是来了男同事?”

起初,小蔡怀疑前男友在隔壁那户安插了情报员。她甚至跑去和隔壁邻居大吵。结果却让她大跌眼镜。

针孔摄像头被发现后,双方约见,在桌子上甩出证据。小果脸立马变色,浑身战栗,他解释:“装摄像头,就是害怕你照顾不好自己。”

此后1个月,小蔡连续搬家了两次。她从福田的老式民宅搬离到了龙华区的青年单人公寓,每天的通勤时间从20分钟变成了3个多小时,彻底摆脱了小果的生活半径。

在选择新出租屋时,小蔡特地选择了家具简单、一眼可以望尽所有的房子,又用探测仪仔细扫描了好几遍。

其实那次见面的最后,小蔡把针孔摄像头和存储卡还给了小果,压根没想报警。

这让何志会想起了做私家侦探时的经历。当婚外情证据采集齐后,他总选择性提供给委托人,不是为坐地起价,而是为劝和——他遭遇过一位本只是出于好奇丈夫行踪而做调查,最后被坐实婚外情证据,妻子愤而离婚的事例。怀揣愧疚,他在之后的从业生涯里一边为雇主提供调查证据,一面开始为其支招唤醒出轨的另一半,屡次见效。

“在私人领域,没有绝对的敌人,即使是到了窃密和反窃密的地步。”何志会说。

杨哲的检测团队每次出动时,都要携带好几箱子的设备,价值100多万元。  杨哲供图


暗流

何志会的QQ和工作群组头像,是戴着监听耳机低头收录电波的卫勒斯,这是电影《窃听风暴》的主人公,一位东德的情报人员。

“从窃听作家到用经验保护作家,就和我从私家侦探到反偷拍的转型一样。”何志会拖着笨重的黑色工具箱去做检测时,常会想起代号为HGW/7的卫勒斯在大街上送信的画面。

“窃密和反窃密的博弈,就像是割韭菜一样,倒下了一茬又长起一茬……”何志能够准确说出当地执法部门对窃密的黑色产业链的几次严打时间,最近的一次就在2019年年底。

继2009年国家立法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后,2015年施行的宪法修正案中又明确提出: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现在在淘宝再搜索‘微型摄像头’、‘针孔摄像头’,已经看不到任何售卖店铺了,但就在两三个月前,还偶能买到。”何志会说。

黑产是否真的就此绝迹?按照何志会的提示,记者来到了华强北的安保用品商贸楼,询问起“迷你摄像头、针孔摄像头”,店主们都坚决摇头。

走出安保用品大楼,记者在华强北遇到了2名四处张望,低声招徕客人“窃听器”的中介。和其中一位女子搭话,她当即表示“有现货。”她还特地嘱托“上个月因为卖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被抓进去了好几个人,现在不能在面上交易了。”

“买这个不违法,卖才违法。“她接着口气平淡地说起,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在家里监督伴侣或者是保姆的,不在少数。

看货在一家便利店门口秘密进行,一位自称是“在电子商贸城里有柜台”的男子说这些窃听设备,都是自己以前留下的“存货”,卖光了也没了。

经过几番还价,230元成交。在这个迷你摄像头感冒灵药盒子大小包装上,全是英文写成的说明书,没有出现任何生产厂家的信息。盒内,终于发现了一个粗糙的中文说明书。仅在消费市场能触及的一角,窃密市场依旧暗流涌动。

何志会从华强北开始就合作的供货商老李,面对各个安保机构现在最难以回答的问题就是:“这个设备到底好不好用?”

没有人能为此打保票,“窃密设备信号的传输方式也在变化,作为防守方,你或许无法预测下一次设备的升级变种是什么。”老刘说自己还可以在这个行当里摸索很多年,只要人类这些“放错了位置”的好奇心不消失。

杨哲这两年开了一个叫做“全频带阻塞干扰”的公众号,平时发布些关于隐私保护的科普文,虽然疏于更新,但是1.5万的粉丝从没掉过。“说明对于需要的人来说,隐私保护永远是刚需。”

其实,公众号的名字源于他最喜欢的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同名小说,小说讲述的是两国阵营交战时,一方用太阳磁暴制造了一场阻塞所有信号频带的电磁干扰,使双方所有电子仪器同时失灵,彼此回到最原始的交战模式。

而现实世界,或许恰好就是这部科幻小说的反面,人们必须在反窃密风暴中随时迎战出击,寻求生存空间。

杨哲的检测团队进行现场检测。  杨哲供图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朱瓅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