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美国大选,会出现两位亿万富翁对决的局面吗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19-11-10 21:03
摘要:在混乱的总统任期之后,这个国家更渴望回归正常。

在2020年美国大选进入倒计时一年之际,一条新消息震动了暗流涌动的美国政坛。美国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8日在亚拉巴马州递交材料,注册为明年总统选举亚拉巴马州民主党初选候选人。只是,布隆伯格迄今没有公开宣布他将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

布隆伯格的“突袭”参选,不仅将冲击民主党的党内平衡,对2020年选战来说,更是吹皱一池春水。让吃瓜群众浮想联翩的是,如果这位身家百亿、净资产超过美国总统特朗普16倍的七旬老人最终代表民主党迎战特朗普,“二富相争”将上演何种戏码?

参战

美国总统选举将于2020年11月3日举行,但大选“前哨战”已经打响,两党阵容也初步显现。

共和党方面,党内初选将从明年2月正式开启,除特朗普外还有3名共和党人宣布参选。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党内支持率高达83%,另外3名竞争者均未超过3%。内华达州、南卡罗来纳州等5个州的共和党委员会已宣布取消初选,直接提名特朗普为总统候选人。

相比共和党这边的“一枝独秀”,民主党方面则是“群雄并起”。截至目前,有27名民主党人宣布竞选总统,但很多人已经退出,现在剩下17人。其中,4人具备相对优势——按照民调支持率排序,分别是: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28%)、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23%)、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17%)和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长皮特·布蒂吉格(9%)。

根据时间表,民主党党内初选将于明年2月至6月举行。前4场“揭幕战”将于艾奥瓦州(2月3日)、新罕布什尔州(2月11日)、内华达州和南卡罗来纳州(下文称为4个“先行州”)打响。3月3日,14个州将举行初选,这一天也被称为“超级星期二”。初选完成后,民主党将于七八月份召开全国党代会,提名总统候选人人选。此人将与特朗普一争高下。

正当拜登、沃伦等人为谁能获得党内最终提名争得不可开交之际,偏偏又有新人加入这团“拥挤的混战”——美国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8日在亚拉巴马州递交材料,注册为明年总统选举亚拉巴马州民主党初选候选人。美联社报道,布隆伯格还打算在阿肯色州递交材料并注册。只是,他迄今没有公开宣布是否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

这一消息无异于给民主党选战投入“重磅炸弹”。要知道就在今年3月,布隆伯格刚刚宣布不竞选总统,部分原因是预期拜登在民主党内会获得较高支持。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接近布隆伯格的人士的说法称,布隆伯格改变主意有三个原因。

首先,拜登的表现比布隆伯格预想的弱太多。拜登投入选战后,其民调声势虽暂居第一,但无论是基层拜票或公开辩论,都屡屡失言,不断出状况。他的筹款能力也受到质疑。更糟的是,9月下旬,美国众院因“电话门”事件启动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后,对拜登家族打击不小,极可能拖累选情。

种种负面因素,都让拜登无法有效地拉开与民主党内部对手的差距,上月中旬甚至一度被沃伦反超,这才让布隆伯格重新燃起“吾可取而代之”的念头。

其次,布隆伯格认为,沃伦赢得党内提名的可能性增大,但她太过左倾,无法在明年11月击败特朗普,只好由自己扛起“与特朗普对抗”的重任。

《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有希望在明年大选中6个选情最胶着的州获胜,取得连任。而沃伦在6个摇摆州中全都落后于特朗普。反倒是拜登在密歇根与特朗普持平,且其余5州都以微弱优势领先对手。

而且,作为一名温和派民主党人,布隆伯格反感沃伦、桑德斯等党内进步左派,认为他们推崇的政策太过极端。

最后,这位前纽约市长还对参选前景抱有自信。布隆伯格的发言人霍华德·沃尔夫森说,自从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开始以来,民主党选民更加重视候选人的竞选资格。言下之意就是,布隆伯格的履历“足够靠谱”,有傲人的资本吸引选民。

富豪

CNN说,确实,布隆伯格的履历为他的“粉丝”提供了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前共和党人、前纽约市长、最富有的媒体大亨、彭博社创始人……这位77岁的长者拥有一连串令人艳羡的头衔。

1942年,布隆伯格出生于美国东海岸城市波士顿,祖上‍‍是东欧的犹太人。‍‍名校毕业后,他曾担任著名投行所罗门兄弟公司的股票交易主管,之后又从财经新闻入手,创立了如今影响力遍及世界的彭博新闻社的前身,开创了属于自己的传媒金融帝国。福布斯数据显示,布隆伯格拥有约520亿美元净资产,排名美国第八。这几乎是特朗普31亿美元净资产的17倍。

2002年至2013年,布隆伯格三度出任美国最大城市纽约市市长。任期届满时,他不仅填上纽约市政府6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账面上还多出30亿美金盈余。其政绩受到民众肯定。

在政治立场上,布隆伯格被认为是一名温和的民主党人。他在气候变化、枪支管控、移民和堕胎问题上持自由派观点。但是在经济和治安问题上更为保守。

值得一提的是,布隆伯格曾多次游走在民主共和两党之间——他以民主党员的身份开始政治生涯(2001年之前),却以共和党员的身份成功当选纽约市市长(2002-2013),之后又以无党籍身份出走(2007-2018),直到去年又重新注册为民主党人。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尽管布隆伯格本人未公开宣布是否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但特朗普却“先声夺人”地打起嘴炮。特朗普8日对记者说,布隆伯格“没有魔力”入主白宫。特朗普还称布隆伯格“一无是处”,并表示如果他参加民主党竞选将“失败”,还会花掉好多好多钱。“我非常了解迈克尔。他不会做得好。但如果他参选我也很高兴,小迈克尔是我最想与之较量的人了。”

蹊跷

在一些外媒看来,不排除布隆伯格接下来正式宣布参加总统选举的可能。

“多年来,布隆伯格一直在考虑竞选总统(例如2007年、2016年),但他总是在认为没有实际取胜机会时就退缩。”《华盛顿邮报》称,“而现在布隆伯格毕竟在运作,几乎可以肯定可能会在几天内正式宣布……”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布隆伯格宣布参加总统竞逐的话,面临三道关:第一,布隆伯格初选能不能“后来者居上”,打破拜登与沃伦掌控的“双头”格局,甚至取代拜登。第二,如果取代拜登,又能否整合以沃伦和桑德斯为代表的左派力量。第三,即便整合了党内左派力量,又是否“够格”与特朗普叫板、扳倒现任总统?

先看第一点,刁大明认为,布隆伯格“后来居上”可能性很小。首先是做出竞选姿态的时间太晚。民调显示,超过八成选民对民主党参选人迄今的表现表示满意。而布隆伯格在前几个选举周期中,支持率也始终没有过10%。“外界凭什么认为他能一下子领跑民调,重振河山?”

《华盛顿邮报》也认为,布隆伯格的提名之路将是狭窄的、非传统的,必须“押宝”于拜登的弃选。“与其说布隆伯格指望在4个先行州的初选中获胜,不如说他指望拜登在4个州中失败为自己让路。”

刁大明认为,“电话门”虽然令拜登的声望受到一定打击,但他目前仍居领先地位。对拜登的调查或许迟早会出现,并使其在未来丧失对中间选民的吸引力,但并不意味着他会轻易将位子让给布隆伯格。布隆伯格指望拜登率先垮掉,有点不切实际。

第二,即便拜登真的退出了,其所代表的温和派势力转而支持布隆伯格,届时布隆伯格的声势恐怕仍不及共扛左旗的沃伦和桑德斯。更重要的是,自2018年中期选举、今年9月众院启动对特朗普弹劾调查以来,民主党内自由化极端化倾向进一步加剧。温和派和极端派互不买账。将党内不同理念整合在一起,对布隆伯格而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第三,就算布隆伯格最终获得党内提名,由于他与特朗普一样是亿万富翁,在某些方面具有相似性,因此任何民主党攻向特朗普的炮弹可能“反弹”回来“回敬”布隆伯格(例如怀疑其税收不清、为自家产业非法牟利等),到时候不免陷入被动。“布隆伯格不是一个适合同特朗普对决的人。”刁大明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注意到,布隆伯格此次突然决定有很多蹊跷之处。最大的疑点是,他的发言人沃尔夫森周五宣称,布隆伯格将跳过4个先行州的预选,而是直接杀入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这波操作用意成疑。

民主党章程规定,各州初选主要推选出参加全国党代会的代表,由于全国党代会代表明确表示支持哪位总统竞选人,所以初选结果就能清楚表明各位总统竞选人的支持率。一般来说,率先举行初选的“先行州”能对全国产生“风向标”作用。以往总统初选中,在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大州投票之前,谁将代表民主党和共和党参选美国总统的大势就已决定。率先举行初选的各州,尤其是最先初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历来都是总统竞选人的“兵家必争之地”。

袁征说,如果布隆伯格真这么做,只能说是在“故意搅局”,一方面势必分散其他竞选人所获支持,另一方面他即便在两个小州(亚拉巴马和阿肯色州)获得大胜,也只不过增加了在全国党代会的代表性,缺乏实际意义。

分裂

刁大明认为,布隆伯格的“报名”被媒体热炒,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民主党对缺乏阻击特朗普的强力人选的焦虑。

眼下,民主党的选举盘中,拜登和桑德斯太老(一个76岁一个78岁),沃伦太左,布蒂吉格又太嫩,缺乏政治经验,民主党精英层自然希望出现一个有分量的温和建制派,布隆伯格的出现呼应了这样一种期待。

然而,这种“平和的候选人”有点生不逢时。自上世纪90年代“金里奇革命”催生政治极化后,美国两党虽有过一时的合作,但近年来分裂态势愈演愈烈。就算是同一个民主党内也是泾渭分明。“一段时间以来,布隆伯格、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利伯曼、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都曾有望充当跨党派人物,去弥合两党分歧,但现在有点不是时候。”刁大明说,“民主党已经不接受四平八稳的党内候选人,推举这样的人物参选,只会令特朗普有效动员基本盘和关键盘,而民主党却束手无策,胜负立判。”

而在选战逐渐升温的当下,两党的第一要务都是“搏票”,把耗费时日的弥合歧见搁置一旁。在5日刚刚过去的美国多场地方选举中,选前呈现五五开的肯塔基州以及25年来都由共和党拥有多数席次的弗吉尼亚州议会,最后均被民主党攻城略地,成为特朗普明年寻求连任的一大警讯。再加上“电话门”调查公开化的压力,特朗普及其共和党团队势必开足马力与民主党周旋到底。

“用温和的方式确实能解决国内矛盾和跨党争斗,但需要一个长期过程。”刁大明说,“在两党看来,这种方式只能为国家赢得未来,却不能为党派赢得选票,无疑是不合时宜的。”面对选举,唯有极度动员选民,下点猛药,让温和派立场靠边站,才能最大化地吸纳选票。

对于美国眼下的政治生态,CNN有感而发:水门事件之后,美国选择了一位来自乔治亚州、名不见传的政治家吉米·卡特。作为一名前海军老兵和花生种植者,卡特代表了诚实的普通人。选民们想要一个看守人,他能为国家舔舐尼克松时代留下的伤口。现在,许多民主党人希望通过引入一个激进的煽动者,让政治钟摆剧烈向左,从而瓦解特朗普政府的遗产。但事实上,在混乱的总统任期之后,这个国家更渴望回归正常。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