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前沿风 > 文章详情
经济学家建言上海:硅谷的成功在于有斯坦福和伯克利,上海也要有足够好的高校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舒抒 2019-10-31 20:14
摘要:“投资人都是生意人,他们的目的是卖产品赚钱,你不能强行要求资本去扶持某一特定产业,除非能让资本从产业中看到有市场前景的‘商品’。”当你有好的商品时,自然会吸引好的投资光顾。

10月31日下午,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进入最后一天议程。2019年沃尔夫农业奖得主戴维·齐尔伯曼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上海现在正在大力发展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需要看清自身现有优势,大力发展高校人才,才能建立真正健康和可持续的产业体系。


(一)

建立足够好的大学

“发展人工智能产业前,人们要明白,一些地区发展新产业赚了钱,不代表所有人都能一样创造经济效益。”齐尔伯曼表示,关键人们要先看清自己的企业、所在地区是否拥有发展这些产业的先发优势,尤其是技术和知识。

“任何产业发展,归根结底都是大学教育,能否培育出有助于产业发展的人才。”齐尔伯曼进一步剖析自己的观点:一座城市需要拥有足够好的大学和足够多的学者为产业服务,此外还需要具有洞察力的投资者。“你不能说我今天拍脑袋决定要发展一项产业,你至少要列出一些目标,弄清楚要做些什么。”

齐尔伯曼在10月31日下午举行的“莫比乌斯论坛”上发言

科技作为产业供应链中的一环,在齐尔伯曼看来,上海完全可以建设比肩北大、清华的高校,在产业链中建立有足够竞争力的大学资源。“我觉得这个目标对上海来说不难实现。”

谈到政府在产业发展中的作用,他表示现在人们都意识到政府并不能完全决定产业走向,尤其当许多政府部门的从业者并没有充足的自然科学、基础科学知识,而许多创新企业的从业者却是年轻科学家、专业学者,两者对话如何进入同一“频道”时常存在问题。

如何改变现现状?他建议在大学阶段多培养有数学、统计知识的人才,这样当新的人才进入政府部门,他们会对产业概念和产业趋势有比较清晰的判断。“上海可以给高校更多空间去培养更丰富的人才。”


(二)

想清楚“到底要干什么”

专访前一天下午,齐尔伯曼在参加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经济与金融峰会时进行了题为“创新与供应链”的演讲。在探讨市场、供应链开发和政策影响时,他提到当下人们正处于一种“破坏性的创新时代”,英特网、自动驾驶带来的创新让从农业时代演变而来的传统经济学论点受到挑战。而在新产业层出不穷的当今社会,供应链的整合尤为重要。

他认为,想要实现创新,就需要创新供应链设计,尤其需要设计新系统来适应新市场的诞生。对企业来说,生产的体量多大、企业结构如何建立,生产是部分依赖外包还是全部自行生产,实现垂直管理,这些都需要在创建伊始就对供应链进行完整设计。

想要发展好一个产业,就需要思考产业的机制设计,确保周围的人都能够为这项产业服务,而不是大家都只是站着看看而已——确保人们不止是“吃瓜群众”。

齐尔伯曼PPT中展示的供应链

如何确定企业发展的目标,如何确定产业发展的目标?齐尔伯曼举例,一家生物燃料公司从农民那里购买谷物,加工后制成燃料在各大市场销售,期间的处理加工过程和制成的产品就是企业的“创新产出”。然而在实际操作中,企业要决定好进货规模、物流渠道、外包体量,而决定的基础则要参考公司的实际规模和企业结构,每一步都很关键。“就好比一家大型超市要决定生产多少自有品牌商品,又要在货架摆放多少其他品牌商品,当中的设计和计算就是供应链的一部分。”

“人们还要问自己,为什么要发展这项产业而不是别的?”此时,齐尔伯曼继续发出了一连串反问:“人们难道不应该先想清楚,发展产业前,到底想要生产出怎样的产品?发展产业的目标和目的到底是什么?有谁在与你竞争同一产业?”尤其当大部分创新企业都是从实验室产品起家,下一步势必需要验证这个产品是否可行,然后试图从资本市场融资,使产品获得量产或是得到提升。

10月30日下午,齐尔伯曼参加第二届顶尖科学家经济与金融峰会

对于上海来说,还要思考,为什么某一项产业需要在上海发展,而不是其他地方。此时就轮到齐尔伯曼的研究登场:供应链设计的存在,就是决定一项产业投产时的体量、地点、环节。如果实验室产品成功,那么企业自然能进一步实现量产或者利用专利进行融资。

上海正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很多人存有一个疑问,一项产业中究竟是创新力重要,还是资本推动重要?在齐尔伯曼看来,这并非一个问题。

“如果你的创新足够好,你自然会获得投资。”他直言,资本市场一直紧盯创新技术,“投资人都是生意人,他们的目的是卖产品赚钱,你不能强行要求资本去扶持某一特定产业,除非能让资本从产业中看到有市场前景的‘商品’。”当你有好的商品时,自然会吸引好的投资光顾。


(三)

先让劳动力转型

那么,传统产业如何转型?齐尔伯曼并不赞同这一假设。“我认为,不是所有的产业都需要寻求转型。”他指出,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有太多人在汽车产业服务,但是现在美国最活跃的产业是计算机及相关技术,而很多在汽车产业工作多年的人并不能立即在计算机产业找到岗位。“所以无论是产业的转型还是劳动力的转型,一定要循序渐进,或者设计一个新的产业体系,让老的劳动力适应新产业。”

他指出,中国此前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现在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没有以前多,因此一些产业不可能只依赖新的劳动力,势必需要现有的“老员工”实现转型。对产业来说,与其只关注老产业转型,不如挖掘一些潜在新产业。

“很多中国城市逐渐步入老龄化,可以开发出更大的为老服务市场。”他特别向记者强调:“养老不是朝阳产业,这已经目前最重要的产业之一了。”即便是人工智能,同样也能在养老服务市场找到发展前景。

峰会圆桌讨论环节。左一至左三依次为: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2019年沃尔夫农业奖的经济学家戴维·齐尔伯曼。   舒抒 摄

他还建议,在上海可以发展很多与老年人相关的产业,但前提是有足够好的高校,足够多的年轻学者,以及足够庞大的知识储备。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硅谷很厉害?不是因为资金或者加州阳光充足——当然这些是很重要——最重要的原因是硅谷有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同样,马塞诸塞州越发强劲的创新力也是因为哈佛和麻省理工的存在。

“现在世界上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齐尔伯曼的反问差一点问住记者。

“世界最大的问题可不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只是一种技术……现在世界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促进就业、解决气候变化,或者如何设计更合理的建筑适应人们的未来生活。”


(四)

集中精力做最重要的事

齐尔伯曼以苹果公司为例,这家公司的核心是产品和系统设计。在生产阶段,公司从不同渠道购买材料,再部分交给外包公司组装,其中不同阶段的进货规模、外包占比都经过最优化的供应链设计,使得企业尽可能地收入最大化。“一家企业如果有独特的产品,那么在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就都可能占有垄断权。”

因此,企业想要建立市场能力,在一开始就应充分考虑自有生产、外包、资本市场限制和信贷等环节。但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一家创新公司生产出了创新产品,往往很快就有其他公司和资金跟进,那么新的竞争又很快会出现。此时企业应该怎么办?

“如果决定把部分业务外包出去,那就集中精力在最重要的部分,比如对科技企业来说就是研发。”而如果企业资金充足,可以考虑垂直管理,资金越充足越适合自己生产所有产品、设计所有流程。“当然,如果科技企业不希望专利被窃取,那么垂直管理更加适合。”

总部位于美国阿肯色州的泰森食品是全球最大的肉类生产商管和供应商。齐尔伯曼介绍,这家肉类巨头一开始都从农户那里购买鸡肉、牛肉,渐渐地他们意识到企业规模足以让他们只专注肉类加工这一个环节。很快企业在整个供应链占领了绝对位置,可见供货商、处理商、加工商和市场都会因技术和政策的变化而受到影响。

“经济学家需要开发新的工具,既让在技术层面具有垄断效应的企业持续增长,又确保垄断周期不至于过长,不会影响整个产业的发展。”

栏目主编:王志彦 文字编辑:舒抒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