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前沿风 > 文章详情
人为什么会吃成大胖子?有150万拿为何大家都选10万?89岁诺奖得主揭示真相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舒抒 2019-10-31 07:52
摘要:大多数时候,人们展现的“不理性”经济学行为,其实归根结底反映的仍是理性的经济学行为——你我常抱怨的“冲动消费”,其实都有据可循。

拿破仑为什么要穿背带裤?人为什么会吃成“大胖子”?这些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实则都发生在在10月30日下午举行的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经济与金融峰会上。

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在进行题为“主流经济学与行为经济学融合”的演讲中表示,大多数时候,人们展现的“不理性”经济学行为,其实归根结底反映的仍是理性的经济学行为——你我常抱怨的“冲动消费”,其实都有据可

循。‘


拿破仑为什么穿背带裤?

“琳达”到底是谁?

“过去30年来,经济学界出现一种变革,即行为经济学的诞生,即人们的表现并没有像经济学家预期的那样。”但奥曼马上反驳了这样的观点。

“事实真的如此吗?”奥曼表示,主流经济学的基础是人的理性行为,比如大家都想达成“多赚钱”这个目标就非常理性。但行为经济学却是人们按照经验来进行决策,常常与经济学家总结的一些原理、规律有偏差。

奥曼举了一个经济学上最著名的案例:琳达是一位在银行工作、关心社会公平问题的开朗女孩,那么她究竟只是一个普通的银行职员,还是一位既是银行职员又是女性主义者的公民呢?

“75%的人选择了后者,因为基于对琳达的描述,人们用既定的经验判断她是女性主义者。”“可是注意了,即便她是一位关注女性议题的人,但她怎么着都是一位银行职员呀。”

奥曼将这个经典案例写进了自己最新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学》杂志(Nature Human Behaviour)的论文中。而在撰写这篇题为《主流经济学与行为经济学融合》的论文时,奥曼的小孙女提出的一个问题,让这位诺奖得主忽然有了醍醐灌顶般的感叹。

会后奥曼教授将自己专程打印带到会场的论文给与了记者。  舒抒 摄

“我孙女问我,爷爷,你说拿破仑为什么要穿背带裤?”“我想了想,我又不认识拿破仑·波拿巴,我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谁知,12岁的小孙女却说,“拿破仑当然是为了把裤子提起来不要掉下去,才穿的背带裤呀。”

“是啊,穿不穿背带裤和穿背带裤的人是不是拿破仑,本身没有关联,但是提到拿破仑,大家都会有先入为主的概念,是那位特定的‘拿破仑’。”奥曼表示,很多情况下人们无法立即分辨是要按照经验规则行动,还是按照实际情况行动,在这一情况下,先入为主的“经验”比实际情况对人们的影响要大,这就是行为经济学的表现。

另一种行为与预期产生偏差的情况,是“人见人愁”的肥胖。奥曼表示,人们吃饭的根本原因是为了获得能量、补充微量元素、长身体,但实际情况却是,人们其实是因为饥饿才进食,一旦食物很美味,就会多吃一点,这是人类的经验法则。“一旦吃得太多就会出现过度肥胖,偏离了人类进化的预期,这也是行为与预期不符的地方。”


有150万拿为什么大家都选10万?

非理性行为与大脑有关吗?

“给你两个选择,我是今天给你100元,还是你等明天从我这里拿走110元?”峰会中场间隙,奥曼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再次抛出了刚才演讲时讲述的另个一个经典案例。

奥曼在演讲后接受记者采访。  舒抒 摄

听到记者对自己刚发表的论文感兴趣,奥曼也彻底打开了话匣子。被问及“百元理论”中究竟应该如何对“百元+”的体量进行控制变量,奥曼表示,这还需要考虑时效性,其中产生的经济模型不仅包括“给多少钱”,也包括“等多久能拿到钱”。

他举了一个更“夸张”的例子。“假设过几天你有99%的可能获得150万元,或者现在立即100%地获得10万元,你会选哪一种?不要解释,就问你选哪一种?”“那我还是选现在就拿钱。”一旁的观众主动抢答。

“看吧,这就是大部分人的选择,不要150万,只要10万,这就是非理性选择,可事实是大家都会选现在拿钱。”

“再打个比方,我举办了一个只有10个人参加的小型晚餐会,想邀请一位我一直很想邀请的女士,但她说此刻自己不确定能否前来,不过99%的概率应该会来,你说她会不会来?”奥曼反问记者,这个“99%”代表了什么?“这意味着她的确想来,但十有八九来不了,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这么认为。”这个“99%”,已经不是真正的“99%”了。

奥曼紧接着又举了一个更生动的例子:假设你要盖一座房子,你问承包商什么时候造好,对方说99%的可能会在半年内造好。“这个时候你就要知道,半年甚至一年内,你是住不上新房子的。”

被问及下一步的研究计划,这位明年即将迎来90岁生日的经济学家说,自己将继续研究主流经济学与行为经济学的结合,尤其是行为经济学中出现的类似“百元理论”“99%理论”等情形。在他看来,这些其实都是“认知偏见”(cognitive bias)。“我会研究它们每一个情形,然后告诉大家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大家有这样的‘偏见’。”

这些行为偏见的产生与人脑的运作有关吗?听到记者的提问,奥曼立即摇头。“不,这仍是一个经济学现象,不是生物学或者脑神经领域的研究。”但他同时强调,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学家排斥与脑科学等基础科学领域科学家的合作。

栏目主编:王志彦 文字编辑:舒抒 题图来源:孟雨涵
题图说明:奥曼在10月30日下午的演讲中。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