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见识录 > 文章详情
小身材迸发大能量,维也纳爱乐乐团、王羽佳联手演奏“世界最难钢琴协奏曲”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蒋迪雯 2019-10-29 07:04
摘要:一袭白色礼服,一个超90度的鞠躬,王羽佳坐到了钢琴前,开始演奏这首既体现技术又考验体力的《第三钢琴协奏曲》。

一袭白色礼服,一个超90度的鞠躬,王羽佳坐到了钢琴前,开始演奏这首既体现技术又考验体力的《第三钢琴协奏曲》。

自出道以来王羽佳不止一次在大型音乐节中以精彩的表现诠释这部作品,不由得让人感叹娇小的身躯何以爆发出如此大的能量。

10月28日晚,由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执棒维也纳爱乐乐团,携手钢琴家王羽佳为上海观众演绎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在东方艺术中心上演。

王羽佳在演奏《第三钢琴协奏曲》。

有着“世界最难钢琴协奏曲”之称的《第三钢琴协奏曲》,作者拉赫玛尼诺夫在写下这部作品的时候,开创性地试图让钢琴以己之力与整个乐团的管弦乐力量匹敌,使其在曲目中占有绝大部分的话语权和表现力。

也因此,它所迸发出的似乎逼近钢琴演奏力量之极的激情为世人所罕见,让这部作品得以被推上神坛,历史上与音乐相关的电影《闪亮的风采》当中曾有过这样一个著名桥段——主人公在弹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的演奏会上当场昏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钢琴演奏家们对于这个片段的共鸣在于对这样让人窒息的演奏难度的认同,而对于观看这部电影的平凡观众,则更多是会被这种将自己全部燃烧而贡献给音乐的艺术感动,这样的作品诚然会让听者畅快,却实实在在地考验演奏者的体力。

返场加演 莫扎特《土耳其进行曲》Volodos & Say改编

一首欢快的《土耳其进行曲》后,王羽佳甩动小裙摆又一次返场。

返场第二首肖邦《升c小调圆舞曲 》。

观众如潮般的掌声令王羽佳感动。

音乐会下半场的《春之祭》中,整个乐思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斯特拉文斯基关于古老的斯拉夫仪式的梦想——被智慧老人们环绕着的年轻女孩为了唤醒春天而献祭自己的生命,疯狂跳舞至筋疲力尽而死。

这个诡谲的场景在最初便伴随着芭蕾舞的演绎登上舞台,并非如寻常的少女祭祀一般清澈如晨曦朝露,而是火热而残酷,以生命相赠换神明垂青,毫不掩饰地颂扬这种原始的悲壮和纯粹。

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执棒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

在观众们持久的掌声中,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迅速返场。

指挥家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多年来在诸如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和法国国家管弦乐团等世界顶级交响乐团的巡演中都留下了自己的身影,2021-2022音乐季开始他即将成为维也纳交响乐团的下一任音乐总监,延续德奥交响音乐的光辉传统。

在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的指挥下,维也纳爱乐乐团加演约瑟夫·施特劳斯《无忧无虑波尔卡》,全场观众跟着打节拍,将音乐会推向高潮。

已有180余年历史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汇集了多位高水平的知名演奏家。历任的音乐总监中不乏如马勒、魏因加特纳、富特文格勒、瓦尔特、伯姆、卡拉扬、克莱、小泽征尔等名声响彻古典乐坛的指挥大师。

在欣赏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演奏时,很容易就能听见他们的在音色上的过人之处:弦乐浑厚,线条清晰,木管声部有着弦乐般的优美和歌唱弦乐亦有着木管般的流畅和亮泽,而铜管声部则介两者之间,既能爆发出震撼人心的力量,有时又如同云端上的一缕青烟般细腻柔美。

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对乐团的演奏非常满意。

加演约瑟夫·施特劳斯《无忧无虑波尔卡》。

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率维也纳爱乐乐团向观众致意。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自2016年起已经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签署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乐团两次到访均创下了票房神话。今年深秋,维也纳爱乐乐团准时赴约,尽管今年是乐团连续第三年访沪,且距离上次不足一年,但维也纳爱乐仍被乐迷们列入“年度必看”清单。

栏目主编:张春海 文字编辑:蒋迪雯 图片编辑:张驰 编辑邮箱:8903158@qq.com
视频制作:王清彬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