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韩国“二号人物”将访日,韩日关系有望松动?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安峥 2019-10-21 21:04
摘要:“韩日争端之所以在短期内持续升级,其实是两国政府一系列相互误判所致。”

10月22日至24日,韩国“二号人物”、总理李洛渊将对日本进行三天两夜的访问,以政府代表的身份出席日本天皇即位仪式,并可能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晤。如能实现,这将是自2018年10月战时劳工问题引发两国关系紧张以来,两国间最高级别的会谈。

一些韩国媒体抱以期待。《东亚日报》称,韩日关系出现了难得的解冻迹象,要格外珍视这一机会。日本舆论则相对平静。《日本时报》称,任何会晤都不太可能立即带来外交突破。

据称李洛渊届时可能会转交总统文在寅的亲笔信,表达解决分歧的“强烈愿望”。面对韩国的友好姿态,安倍将作何表示?韩国总理此访能否成为韩日关系改善的契机?外界密切关注。

信号?

按照韩媒的说法,22日,李洛渊将作为韩国政府代表,出席日本天皇即位典礼和晚宴;23日将会见日本执政联盟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等政要,并与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会面;24日将与安倍见面。

李洛渊日前在接受日媒采访时说,他打算转交总统文在寅的亲笔信,表达其共同努力解决战时劳工等问题的强烈意愿。

日本放送协会称,安倍正考虑在出席仪式时与李洛渊进行简短会晤。如若成行,这将成为自2018年10月战时劳工问题引发两国关系紧张以来日韩的最高级别会晤。

当时,韩国大法院针对日本战时强征劳工问题做出判决,不承认日本拒赔韩国劳工判决的效力,要求日本企业赔偿韩国劳工。日方对此大为恼火,认定依据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上述索赔问题“已经解决”。

此后的大半年里,双方围绕历史问题的争端“延烧”到外交、贸易和安全等多个领域。作为对判决结果的回应,日本从今年7月起对3种出口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强化管制,并将韩方从“白色国家”清单中删除。紧接着,韩国8月宣布不再续签《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外界普遍认为,韩日关系正处于1965年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自去年9月联大期间的首脑会谈以来,两国最高层会晤几乎停滞。在此背景下,有评论认为,韩国“二号人物”携文在寅亲笔信访日,有种放低姿态、主动示好的意味。

韩联社称,韩方的安排释放了希望改善两国关系的信号。日本共同社称,李洛渊曾担任韩国报纸驻东京记者,是文在寅政府中为数不多通晓日语的知日派官员,曾在促进韩日友好的议员协会中担任要职,被视为创造相互让步契机的合适人选。《东亚日报》称,韩日关系出现了极为难得的解冻迹象,要像碰触“玻璃器皿”一样,格外珍视这一机会。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教授指出,从历史上看,韩方派总理出席日本天皇即位仪式,承袭了上世纪90年代的传统,合乎情理。放在韩日关系紧张的背景下,总理出访具有象征意义,也体现了韩方希望为改善两国关系营造氛围的愿望。自今年6月G20大阪峰会以来,韩国一直都有与日本举行高层会晤的意愿。再加上李洛渊据称将携带文在寅的亲笔信,更增添了一层分量。

冷遇?

对于韩国总理的来访以及与安倍可能的会晤,日本舆论反应不一。

日本《每日新闻》称,期待安倍寻求打破现状的办法。他上周三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称,将保持对话的大门敞开。

《日本时报》“泼冷水”称,任何会晤都不太可能立即带来外交突破。计划中的安倍与李洛渊的会晤可能仅限于很短的礼节性对话,大约5分钟,因为安倍将在4天时间里与约50个国家的领导人举行会谈,日程安排紧凑,几乎没有动力与李洛渊举行长时间会晤。

“日经新闻”网预计,韩国总理可能会在东京受到冷遇,日韩关系几乎不可能有任何改善。原因在于,一来,东京对文在寅政府的信任已经耗尽。安倍政府内部普遍认为,在文在寅留任期间,两国关系不太可能改善。只要文在寅的强硬立场仍然受欢迎,下一届韩国政府仍会对双边关系采取同样的态度。安倍日前告诉身边的助手,要做好迎接日韩关系寒冷5年的准备,日本应该把精力放在其他外交方向上。二来,在日本国内,安倍政府几乎没有受到民众要求改善与韩国关系的任何压力。

詹德斌认为,日本方面的反应不难理解。从日前举行的两国外交部局级会谈看,韩日关系僵局并无改善迹象,双方相互指责的状况并未改变。安倍政府之所以实施贸易制裁,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基于过去两三年对文在寅政府左派政策的不满,因此不会轻易改变。与此同时,日本在处理两国关系上的退路要比韩国多。反观韩国,有关劳工问题的处理基于大法院的判决,几乎没有退路。再加上,近来美朝谈判进展缓慢,美国可能会向韩国进行新一轮施压。

“不管怎样,韩国总理参加天皇即位仪式还是为两国关系开始松动提供了一个契机,”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指出,日本对韩国的出口限制其实是一种惩罚措施,并不是说安倍政府要冻结与韩国的关系。如果韩国改变态度,两国关系还是有希望得到改善。就目前而言,仍需要一些内外动力,外部可能是美国的压力,内部此次典礼可以说就是一个机会。

紧迫

有消息人士指出,李洛渊此行另有任务,韩国政府正在研究下月举行韩日首脑会谈的可能性,李洛渊将在会晤时向安倍提议。因为2016年签署的《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于11月23日到期,两国若想取得突破,就需要在条约到期前举行领导人会晤。

《东亚日报》称,韩日此前一直在打“都怪你”的攻防战。但现在,没有多少时间了。10月31日至11月4日在泰国举行的“东盟+3首脑会议”、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等多边外交日程,可能会是双方首脑接触的时机。

《朝鲜日报》称,日本对军情协定的依赖度要超过韩国。如果将军情协定和限制出口的措施做交换,两国和解的气氛可能会迅速升温。但日媒认为,两种措施交换的可能性很小。韩方若不在劳工问题上努力,日方就不会进行首脑对话。

“在日本看来,出口限制和军情协定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廉德瑰认为,日本最关心的还是韩国能否在历史问题上转变态度。日韩关系的症结还是历史问题。日本之所以启动贸易制裁,就是要逼韩国在历史问题上让步。如果历史问题解决不了,两国很难打破眼下的僵局。

詹德斌指出,眼下韩国的目标很明确,一是谋求对话;二是拿续签军情协定当筹码,换取日本取消今年夏季引入的贸易限制。但安倍政府恐怕没有很强烈的紧迫感,以其一贯的右翼立场,前景并不乐观。但从时间上看,除了军情协定下月到期外,另有一个节点值得关注。今年年底,韩国方面将根据大法院的强制征用判决,启动强制出售日本企业国内资产的程序。届时,两国关系又会出现新的爆发点。

常态

事实上,日本和韩国之间本就没有多深的感情。美国《时代》杂志称,二战结束以来的70多年里,双方一直在争论日本应该以何种方式、以何种频率为其历史问题做出补偿。就本次危机而言,真正引人担忧的是,贸易问题以如此快的速度卷入,又在平息舆论压力方面发挥如此好的效果。韩国已爆发多轮抵制行动,日本啤酒和汽车的销量急剧下降;今年夏末,近70%的日本人支持针对首尔的科技贸易限制。这些数字说明,无论文在寅还是安倍,都不太可能轻易迈出和解第一步。

“这也是本轮韩日关系危机与过去的不同之处,”詹德斌指出,从传统看,贸易问题和历史问题都是分开的。但这次的局势之所以在短期内持续升级,其实是两国政府一系列相互误判的结果。当韩国就历史问题做出裁决后,它没有想到日本会用贸易制裁对其加以报复。当日本启动出口管制时,它也没有想到韩国会用军情协定作为对抗的筹码。正因如此,本来有关历史问题的分歧不断扩大到政治、经济、安全等多个层面。

“其实,韩国当时打出军情协定牌,也有希望对美施压、逼其从中发挥作用的考量,但是美国仍然很消极。”詹德斌指出,一方面,同盟关系本就不属于特朗普的优先方向,美国国内问题已经让他焦头烂额;另一方面,半岛局势的警报性并不高,特朗普政府也不认为军情协定的终止是威胁其利益的大问题。当初奥巴马政府之所以极力斡旋韩日关系,与其推动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有关。说白了,还是为美国的自身利益服务。

舆论普遍认为,虽然此次天皇即位仪式为两国高层会面提供了机会,但两国关系改善的前景仍然不容乐观。

“早在朴槿惠时期,由于前任李明博登上独岛(日本称“竹岛”)视察、安倍参拜靖国神社,韩日关系也很糟糕,”詹德斌指出,最后,还是由美国居中牵线,才勉强促成两国首脑会面。安倍政府和文在寅政府存在更深的意识形态分歧,只要两人都在台上,韩日关系即使有所转圜,也不可能回到过去的水平。

“从历史上看,韩日关系一直就不好,互相信任长期缺乏,因此也不存在改善到什么程度一说。”廉德瑰认为,韩国在历史问题上一直强硬,两国之所以签署军情协定、开展一定合作,完全是因为美国施加了压力。换言之,两国关系对立是常态,改善关系反倒是特殊状态。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分析认为,即使韩日关系改善的进程极为缓慢,这对“冤家对头”还是支持、重视并愿意参与中日韩三边合作。“因为它们都意识到,中日韩三国合作有利于东北亚局势的稳定以及它们各自的利益。”廉德瑰指出。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