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南昌路上,一见如故,这家不想成为网红店的图书馆,为读者留了几排空书架
分享至:
 (1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顺 施晨露 2019-10-20 20:01
摘要:“一见很纯粹,只为读书。”

沿淮海路一带游走,行至南昌路,一家风格迥异的素色小店名为“一见”。店面极小,稍不留意就可能错过,倒真得有心之人方能与之“一见”。只凭招牌,或许以为这是一家雅致的咖啡厅或餐厅,窗口“书非借不能读也”的标语和进门后映入眼帘整面墙的图书,显示着它图书馆的真身。10月18日晚,这间私人运营的图书馆迎来了开业100天。在没有商业宣传的情况下,7月11日开业起,一见图书馆已跃升相关网站黄浦区“文化艺术评价榜”热门榜第3位、好评榜第5位。几位创始人却说,这里不想成为网红店,不卖咖啡,也不鼓励路人只是进来打卡拍照。

一见的背后有个动人的故事。今年夏天,作家孙颙偶然漫步至此,“眼睛兀地一亮,竟傻傻地站住了。”这座老宅,曾归属于他的外公易敦白。易先生是清末最后一次科考的秀才,民国初年曾任教育司司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为上海文史馆馆员。嗜书如命的他在老宅中精心打理一间藏书室。几十年前,还是孩童的孙颙在藏书室中跟外公学围棋,读文史资料。成年后,他陆续写下小说《雪庐》、散文《在高高的书架下》《一个老人和他的藏书》等文字,以纪念外公和那间消失的藏书室。

谁曾想,老屋重新与书结缘。时逾半个世纪,几个热爱阅读的年轻人苦寻半年,一眼相中这处。他们为老楼扮上新颜,让图书成为它的血液,老楼重获新生。旧时藏书室的家属,如今图书馆的主人,也因此结缘,“孙颙先生和他的亲友后来陆续前来探访,在这里重新闻到书香,他们很感动。”一见图书馆创始人之一Linda说。

一见图书馆改造前后

一见图书馆,源自爱书之人的一个念头。酷爱阅读的发起人杨先生每年平均会读60到100本书,不仅爱读书,他对阅读的空间和环境也有些执念。何不创办一家个人理念的图书馆?大胆的想法一出,便召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自筹资金、共同策划、一起选址、自己设计,没有相关行业专业指导,竟真的在临街商铺间开起一家图书馆。至于“一见”这个颇值得玩味的名字,则因为它给人一种亲切感,“首先会想到‘一见如故’,让每个人都愿意走进来阅读”。

图书馆的设计和改造由联合创始人之一邵斌操刀,本职为室内设计师的他,试图将阅读融入设计理念,赋予老屋生命——在此之前,这里先后由服饰、美甲和理发店占据。邵斌说,他以“文人爱山水”的灵感,随物赋形,将山水搬进图书馆,“满墙高高的书架是山,地面为平原,来往的阅读者就是川流”。


一见图书馆改造前后

一见图书馆共有四层,约208平方米空间,馆内设计以白色为基调,既有寻常阅读位,也有日式榻榻米和露台。可息,可观,可思,此外几乎不设赘饰,书籍和阅读空间成为这里的主体。一楼开放式空间,一整排置顶的书架,涵盖文学名著、哲史、艺术、儿童读物等多个类别,也不乏一些外文原版书籍。最初,几个创始人将自己读后“盖章”的好书推荐出来;今年上海书展期间,他们也趁热进行了一番采购。正式开业后,有社会各界爱书人士以捐赠形式表达对他们的支持,甚至有读者在窗口留下几本书就翩然离去。特别的是,馆内未对书籍进行特定分类,甚至还有几排空白的书架。创始人们希望这里提供和打造个性化的阅读环境,读者的阅读喜好和习惯因人而异,书怎么读、怎么分类由他们掌握。“我们接受并且鼓励读者荐书,由我们来购买,让读者参与一见的成长。”


一见图书馆内部

目前,该馆营业时间为周一、三、四、日9:30至20:30,周二9:30至14:00,周五、六9:30至21:30。记者探访时,正值周二下午闭馆前夕,馆内仍有三两读者静静阅读。闭馆时间一到,读者将书放回,安静离开。每周二下午是八位创始人集体开会的时间。除一位店员日常驻店外,图书馆运营的大小事,都由他们分工亲力亲为。

“我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是普通工作者,共同点是大家都真心爱读书。虽然不想总提‘情怀’,但我们确实在坚持。”不售书,不卖咖啡,这家图书馆如何运营下去?会员制是目前探索的方向。馆内一楼为开放区域,读者若要使用楼上阅读区,则须办卡成为会员,不仅可到馆阅读,办理图书借阅,还享受馆内提供的免费咖啡饮品。针对季卡688元、半年卡1188元、年卡1688元的“门槛”,Linda说,采用会员制一方面是为了提供更好的阅读体验,另一方面,也希望会员们能够因为一定的成本付出而克服懒散,多来读书,“和健身是一样的道理”。如同一见的口号“读喜欢的书,让更多的人喜欢读书”,八个创始人的初衷就是希望带动更多人回归阅读,“因为阅读背后的精神价值难以用金钱衡量”。

如今,优雅的环境、多元的服务,已成书店、咖啡馆等公共空间的共同追求,以更具优势的综合业态吸引客流。在这样的趋势下,不愿成为“网红店”的一见显得有几分另类。几位创始人说,他们希望呈现一家纯粹的图书馆。由于环境优雅,开业后常有各界人士前来洽谈场地租借事宜。“和读书无关的活动,我们不准备合作。和阅读相关的活动,我们十分欢迎,可以免费提供空间,共同策划举办。一见很纯粹,只为读书。”


一见图书馆内部

“博尔赫斯曾经说过,他眼中的天堂是图书馆的样子。一见给了我一瞥‘天堂’的机会。在这里,除了阅读,大家还互相交流读书心得和人生体验,碰撞彼此的思想,它给了我一个惊喜。”会员王欢说。来自各行各业的会员,不论是到馆阅读,还是来画图纸、写论文,都在这里找到一种默契的自在感。在愈来愈重视个性和体验的当下,生活理念和阅读爱好的契合,或许是读者选择它的原因之一。

作为私人图书馆,一见的运营全凭创始人的个人投入。“最初选定这所房子就已经超出预算,我们想办法解决了困难。目前的运营情况比预期好很多。”据悉,一见目前已有100多名注册会员。谈及未来,创始人们说,文化类事业的盈利不可能一蹴而就,对此,他们正在摸索,也备足了耐心。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