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华为老兵带你挖《攀登者》暗藏的中国无线通信产业起源
分享至:
 (10)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戴辉 2019-10-16 07:09
摘要:影片中出现的辐射叶鞭状天线与耳机话筒,都是当年国产背负式71型报话机的标志性特征。

文/戴辉

70周年国庆,《攀登者》热映,有无比壮丽的风景和精彩的动作。

我期待该片已久,二刷,还发动老婆孩子都去看了。搞了很多年无线的我,职业习惯注意到片中展现了大量使用无线电的镜头。影片中出现的辐射叶鞭状天线与耳机话筒,都是当年国产背负式71型报话机的标志性特征。

图注:《攀登者》中的辐射叶鞭状天线。

电影攀登者中展示了中国早期的无线通信设备,而这正是中国移动通信今天辉煌的起点。

任正非先生一直非常赞善珠峰北坡登顶的精神,在讲话中多次提到。他说道:我们飞到喜马拉雅山上,我们的理想是到珠穆朗玛峰顶......我们背着干粮,没有矿泉水,只有雪水,在北坡爬坡。

攀登者表现了1960年和1975年,中国登山队从北坡两次攀登珠峰的过程。电影中,登山队员使用步话机进行了很多次通话。吴京饰演的队长方五洲和气象学家徐樱(章子怡饰)通过步话机进行了最后的艰难人生道别。

1975年,登山队员将3.51m的红色金属测量觇标竖立在珠峰峰顶上,通过无线电通知,多达十处分布在最高达6000多米海拔的国测一大队的队员们同时行动,大家一起瞄准了山顶的觇标,从而测出了8848.13的高度。

大部分队员毕业于南京地质学校,该校于2000年并入我的母校东南大学。

除了电影中通过步话机(对讲机)通话外,查阅资料,无线电在当时还有三个用途。

一个是无线电报务员们架起了高高的天线与祖国各战线紧密联络,跨越高山长距离通信。

二是攀登乃至登顶过程中,向大本营发送队员的心电信号,研究人类对特高海拔的适应状况的高原病。这是人类第一次在珠峰顶测量心电图。

三是服务气象。为了预报天气,每天在绒布河谷施放6-8次无线电探空气球,飞到7000-9000米高度探测气象数据,也要通过无线技术来回传数据。章子怡饰演的气象学家也有原型,是中科院气象所的高登义。

图注:探空气球历史图片。

大家一谈起移动通信的起源,都会提到二战期间摩托罗拉公司的前身高尔文制造公司生产出的无线通话设备。有两款很有名,一款是SCR536,重5磅,可手持,通信距离最远1英里,树林里只有两三百米,是世界上第一款手持对讲设备,昵称(Handie-Talkie)。一款是SCR300,需要背负,重35磅,通信可以最远可达10英里,昵称Walkie-Talkie。

通信兵背负SCR300成为二战盟军士兵经典形象,比如诺曼底登陆。

国民党军队也在抗战中使用了这样的设备。《亮剑》中的楚云飞就用上了Handie-Talkie。

实际上,中国的无线通信起步一点也不晚。早在1936年成立了中央无线电器材有限公司,抗战期间作为核心技术顺长江一路向西,迁陪都重庆。抗战期间,该公司生产了15W无线发射机,据说美国援华的飞虎队也采用了。抗战胜利后该公司回迁南京,并于1946年更名为南京无线电厂,女工还穿旗袍上班。新中国成立后,南京无线电厂命名为鼎鼎大名的714厂。

国家博物馆曾展示渡江作战时解放军也使用了报话机。图片不够清晰,看不出是哪个牌子。

朝鲜战争期间,714厂短短时间里就研制出了71型报话机(功率为两瓦)的样机。这款机器需要背负,通话距离比较远,与摩托罗拉的Walkie-Talkie类似。用特制的D71型组合型电池,可连续工作30个小时。采用辐射叶鞭状天线,可通报40-50公里(发摩尔斯码电报),通话10-22公里。

电影《英雄儿女》中,英雄王成是用身上背的71型报话机,喊出“向我开炮”的。上世纪60年代,这款设备成为民兵训练的无线电通信主要器材。后来随着半导体技术发展,“硅两瓦”报话机在80年代完全替代了71型。

图示:王成,天线顶部的辐射叶应该在图片外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1950年7月,童志鹏拿到了威斯康星大学电机工程博士学位(去美之前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他婉拒了高薪的留美工作机会,归心似箭,恨不能即刻飞回祖国。

图注:乘坐克利夫兰总统号回国

归国后来到天津无线电厂,童志鹏研制出了702型步谈机。1950年11月开始试制,1951年4月研制成功。体积小,重量轻,用电省、成本低,可以抱在怀里(但电池还是要放在背包里)。当然,通话距离比上面的71型要短。

电影《上甘岭》中,通信员大喊“李庄,李庄”,用的就是这款设备。英雄王成原型之一的于树昌使用的是这款设备。

《上甘岭》中描写了702型超短波步谈机出了一些故障,也相当真实。当时中国电子管元器件生产水平不高,但总体质量满足了当时需要,这种轻便的步谈机解决了连级基层单位的需要。童志鹏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无独有偶。美国硅谷的发展也是大大得益于后来美苏冷战中对电子通信技术的强烈需求。美国军方的跳频技术也一度用于无线对讲之中,高通发扬光大成为CDMA,3G的三个标准都采用了,包括国产的TD-SCDMA。

今年春节期间,我在渥太华参观了冷战博物馆,原址曾是一个庞大的地下指挥中心,里面展示了冷战时期背负式和车载无线通信设备的实物,是和中国队首登珠峰同时期的产品。

里面的无线电设备依然可以用,成为了无线电爱好者的基地。

图注:渥太华冷战博物馆的无线电通信设备依然可以使用

我见到过在贵州大山里873厂生产半导体晶体管的前辈,当年半导体的良品率只能做到20%。有位老先生告诉我,他当年在贵州的山洞里研制造工业计算机,根本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做的是民品,所以只能从不合格的晶体管里来挑着用。计算机体积很大布线也很复杂。计算能力相比现在的智能手机,当然是天上地下。

步话机(步谈机)在现代演绎成了对讲机,中国现在也是对讲机大国,《速度与激情》中就用了一款海能达对讲机。

中国的无线通信事业从此起步,并逐步走向了带有基站的通信系统,从无线接入走向了真正意义的移动通信。华为、中兴、大唐、小米、OPPO、vivo、传音、华勤(ODM)等众多移动基站和手机公司诞生并壮大。

通信工具从少数人在特殊场景使用的,到一步步走向大众,成为我们每个人都可随时随地享受的便利。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