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在上海西北部一片农田上建起的大剧院,能达到怎样的“热度”
分享至:
 (17)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2019-10-16 06:30
摘要:建筑之所以成为“地标”,不仅因为其新颖的建筑外观,也因为其独特的功能。如果一座大剧院只有外在形式而无实质内容,那也只是个“花瓶”而已。

灯光暗了下来,整个剧场内如同黑夜。观众席上鸦雀无声,不少观众举着手机,对着舞台录像。这些关闭了闪光灯、没有声音的手机对表演者没有任何干扰,如果站在聚光灯下看向观众席,是完美的漆黑一片;但如果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往前看,一块块发光的手机屏幕就像是夜空中闪烁的繁星,衬托出人们对于艺术的渴望。

这是不久前位于嘉定新城的上海保利大剧院5周年庆典演出现场的一幕,舞台上两名艺术家正在深情演奏小提琴、钢琴协奏曲《梁祝》。一曲终了,灯光亮起,掌声持续了一分多钟。

“听得很过瘾!手机录像不影响舞台上的演出的,没有闪光灯,我进来前专门问过的。我把整个节目录下来了,带回家给小孙子看。”一名家住嘉定新城的观众兴奋地告诉记者。

“开门迎客”5年来,上海保利大剧院高开高走,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热度,目前已邀请了来自27个国家和地区的540多个演出院团、近2万名演员登上舞台,共举办1569场演出,平均上座率达74%。这样的演出频率和上座率在国内大剧院中并不多见,更难得的是,上海保利大剧院并不在人流密集的中心城区,而是一座“郊区剧院”。这座剧院是怎样成长起来的?

在一片农田上建立起来的大剧院

上海保利大剧院,是一座典型的“可阅读建筑”。

从表面看,保利大剧院像一个完整的方盒子,外面散布着多个孔洞,透过这些孔洞可以隐约看见建筑内复杂的构造和空间起落。这座毗临远香湖和嘉定图书馆的方形玻璃幕墙建筑,立方体中五根圆筒状的管道空间相互贯穿,造型很独特,总让过往的人忍不住多望两眼。

这样一座“可阅读”的剧院,是在一片农田上建立起来的。上海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秦体记告诉记者,剧院刚动工时,周边还是有百姓居住的村庄,远香湖也远不像如今这样风光旖旎。“当时,嘉定区甚至是整个上海市西部都没有相对高档的大剧院,百姓要看高水准的剧目,必须跑去市中心。”

嘉定为什么要造这样一座高档剧院?嘉定区文旅局副局长姚强告诉记者,这和嘉定的城市定位有关。在区级2035总规中,嘉定提出建设“生态人文宜居的长三角综合性节点城市”,“节点城市”一定有相对独立的城市功能。嘉定城市定位的“小笼包理论”,更是早已为人所津津乐道:嘉定不是中心城区“摊大饼”的“饼边”,更不是“包子皮”,而是一个有馅有汤、有滋有味、功能独立完善的“南翔小笼包”。“这样一座‘城’,应该有一个高标准剧院。嘉定没有把这座剧院造在老城区,而是造在了新城,也是希望逐渐提升新城人气,满足人们的文化需求,给大家提供一个‘家门口’的剧院,看戏看剧不用再往市区跑。”

剧院建成后,嘉定区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挑选运营管理团队,最终决定委托保利运营管理,剧院的定名也曾经历过一番深思熟虑。“最初考虑过叫‘嘉定大剧院’,后来很多人觉得,这个名字叫得有点‘小’了:剧院虽然在嘉定,但面向的是全上海、长三角,服务的是更广范围内的人群。最终,剧院定名为‘上海保利大剧院’。”姚强说。

2014年9月30日,剧院正式开门迎客,一场国际级水准的交响音乐会登陆上海市郊,由世界著名指挥大师郑明勋执棒德国广播爱乐乐团,以一曲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献礼国庆65周年,上海西北部无专业剧院、缺国内外名家名团演出的历史就此被改写。

如今,这确实已是一座“长三角人”都喜爱的剧院。剧院已拥有会员9.8万余名,会员购票张数20多万张,约占总数的33%。根据剧院对观众的抽样调查显示,如果是高档演出,市区观众和非市区观众基本各占一半;如果是“市民公益场”、“月月有戏”等演出,市区观众和非市区观众基本为1:4的比例。非市区观众大部分来自嘉定区,也有近20%来自昆山、太仓等长三角周边地区。

李华成 摄

“变零售为批发”降低演出成本

建筑之所以成为“地标”,不仅因为其新颖的建筑外观,也因为其独特的功能。如果一座大剧院只有外在形式而无实质内容,那也只是个“花瓶”而已。这确实是国内不少大剧院的现状。有调查显示,目前很多城市的大剧院尽管建筑外观大气,但实际利用率却并不高,多数剧院使用率不到50%,有些剧场的空场率甚至高达80%。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位于市郊的上海保利大剧院,运营第一年时演出就达到了194场,平均两天不到就有一场演出,场均上座率近70%。如果统计5年的数据,上海保利大剧院几乎每天都有演出。这是如何做到的?

《孔雀之冬》。冉涛 摄

开业前,剧院就已着手进行市场分析研究,3200多份有效问卷调查显示,“曲高”不一定“和寡”:嘉定人虽未养成进大剧院的习惯,但同样有欣赏高雅艺术的需求。因此,保利一开始就坚持了高端路线,开业第一年的194场演出中,保利自办售票演出为140场,其中A类演出占52.86%。

上海保利大剧院的投资方——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按地区、艺术水准和院团水准,将演出分为A、B、C三类,A类即国家级院团、欧美知名剧目、国家“五个一”工程剧目或得过文化大奖的剧目;B类是北京、上海院团的剧目、文联单项奖剧目;C类是地市级剧目。这样的分类,让政府对文化市场的补贴更有据可依。

不过,高水准的演出成本也比较高,观众是否有能力承受?在这方面,保利通过“变零售为批发”的方式,在保持演出高水准的同时尽可能压低了票价。

一场演出要在剧院内上演,大致要经过如下步骤:首先剧院要和院团接洽,谈妥支付给院团的费用后,剧院再制定营销、宣传、策划方案,然后进行售票、组织演出。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文鹏告诉记者,保利在全国经营有数十家高端剧院,演出资源统一由院线集中采购配送,控制降低演出总成本,而非东演一场、西演一场,品牌化、系列化的组团巡回式演出让院线的谈判能力更强。

比如,一些欧美演出公司看到只要和保利谈一次,就能连续演出近10场甚至数10场,而不用一一找演出商分别洽谈,往往会主动优惠20%左右的报价。保利剧院管理公司测算过,因为这种规模优势,每年保利的全国演出成本降低了4000万元至5000万元,院团也乐意接受这种“打包”的模式。如《巴黎圣母院》、《大河之舞》等剧目都是提前半年售票,在全国各地的保利大剧院能演20多场,上海保利大剧院也是其中之一。

借助这个“组团式演出”的模式,上海保利大剧院着力使平均票价控制在260元以内,引进了不少叫好又叫座的剧目,英国皇家爱乐乐团、美国太平洋交响乐团、德国不莱梅国立交响乐团、蒙特卡洛爱乐乐团等世界名团曾相继登台献演。

“不能赔钱,也不能赚太多钱”

除了院线集中采购配送演出资源,这座剧院能保持演出水准高、票价低的另一个关键,在于最大程度让利于观众。

“大剧院不是酒店,不能只想着赚钱,大剧院是公益性的文化设施,要为百姓提供好的文化演出,不能完全商业化。”郭文鹏说。但是,“不能完全商业化”不等于“完全不能商业化”,如果剧院完全不考虑经营效益,以至于亏损办不下去,市民也就损失了一座好剧院。怎么在“商业”和“公益”之间找到平衡点?

“院线给我们定的指标,是既不能赔钱,也不能赚太多钱。”秦体记对记者直言。

《千手观音》。冉涛 摄

剧院要做到收支平衡,是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每年的政府补贴是定额的,目前嘉定区政府每年给上海保利大剧院2000万元补贴,除此之外,剧院的进账主要靠经营收入。在支出方面,剧院花钱的“大头”是支付给院团的费用,越是高水准的院团报价越高。“要想盈利很简单:多招揽大众化的商业性演出,票价定得高即可,商业性演出对剧院的报价往往并不会太高,但是观众们非常喜欢;要把钱‘亏掉’也不难:花大价钱请来高水准院团进行演出,票价定得低些即可。通俗来讲,越高端的演出,亏损越多,一般性的演出亏损少,大部分商业性演出可以盈利。”

秦体记说,目前剧院推出的最低票价,是15元——“经典荟萃·漫步音乐三百年”系列演出,全场通票30元,如果是学生票可享受半价,即15元。剧院推出的最高票价则是1680元,这是顶级院团演出的最好位置票价。之所以“高端演出要赔钱”,反映到票价上,就是把原本可以高价卖出的票低价出售了。

比如,目前剧院推行“月月有公益场、场场有公益票”机制,公益票价为每张30元、50元、80元,上海市倡导5%公益票比例,剧院自我加压到了10%。大剧场有1466个座位,也就是说但凡公益场就要售出147张票价为30元到80元的公益票,其实这部分公益票原本可用280元、380元或更高价格价格售出。“以世界顶尖的纽约爱乐乐团为例,他们演一场,剧院需要支付一两百万元的费用,但实际门票收入一般还达不到这笔费用的一半。”

通过动态调整招来的院团档次以及票价,剧院即可控制盈利情况。以去年为例,保利院线给上海保利大剧院定的利润指标是一百余万元,其实能完成的利润额远不止此。“但院线规定利润不能超额,超出的部分就要投入到购买更好的院团服务里去。”秦体记告诉记者,目前剧院一年支出和收入都在5000万元左右,基本持平。

让郊区观众和艺术“零距离”接触

姚强告诉记者,5年来,保利大剧院为提高郊区观众艺术素养、培养郊区观众看戏看剧习惯出力不少。“一开始,偶尔有些演出场次会发生诸如‘交响乐演奏过程中有人鼓掌’的问题,但这种现象很快就没有了,观众秩序越来越好。”

今年初,嘉定成功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指标是‘满意度测评’,考察民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满意度,我们在这项指标上遥遥领先。这说明,生活在嘉定这座‘教化之城’的人们,对保利大剧院等文化设施提供的公共文化服务是满意的。”姚强说。

为让郊区观众有更高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上海保利大剧院确实推出了不少举措。比如,“月月有戏”为满足广大戏迷的需求而诞生,每月推出一场戏剧类演出,至今已演出39场;“漫步音乐三百年”作为剧院推出的实验性艺术普及音乐会,从初期观众寥寥到一票难求,有十分稳定的观众群,目前共演出了48场。对于公益场演出,剧院会向“嘉定文化云”平台提供300张演出票,供观众免费抢票。至今年9月,已完成公益场演出66场,发放免费公益票近2万张。

如何让更多郊区观众爱上艺术?上海保利大剧院推出了“保利艺术课堂”,五年来已举办了各种形式的免费公益讲座175场,京剧名家尚长荣、喜剧表演艺术家陈佩斯等相继走进剧院开讲。此前,市民姚祥华参加了2次剧院的公益参观和讲座活动后,给剧院送了一面锦旗。过去感到“遥不可及”的艺术家,如今却在公益讲台上和观众“零距离”,让姚祥华颇为兴奋:“现场坐满了人,大家听了之后都对艺术有了新的感悟。”

不仅把艺术家“请进来”,剧院还让艺术家“走出去”。为更好拓宽艺术普及范围,剧院将免费艺术课堂延伸到学校、社区、企业及商业综合体。此前,剧院邀请了指挥家谭利华走进育才中学,为上千名学生讲了一个半小时的交响乐鉴赏课程,学生们听得很认真,全场静悄悄。

五年来,上海保利大剧院为以前难以引进世界一流名家名团的上海西北部打开了一扇窗口。“剧院是一个典型的‘城市会客厅’,无论是谁,都有机会和权利走进剧院,享受高水平的文艺盛宴。我们也会继续努力,为观众推出更多高质量的演出。”秦体记说。

栏目主编:栾吟之 文字编辑:茅冠隽
图片来源:除有署名外均嘉定区、上海保利大剧院供图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