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反腐记 > 文章详情
公职人员节假日违规收礼,名烟名酒最为普遍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若水 2019-10-11 20:14
摘要: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管理服务对象之间看似寻常的“礼尚往来”,都可能逾越“清”的界限,违反廉洁纪律。

10月1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8起中秋国庆期间“四风”典型案例,其中公车私用、公款旅游、违规发放津补贴、违规操办婚宴等老问题仍然禁而未绝,而此前发布的6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中,有2起涉及违规收送礼品礼金。

翻阅此前发布的案例不难发现,十九大以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者占比不少,说明仍有不少人纪法观念淡薄,侥幸心理作祟。

坚持问题导向解决党风问题,持续督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及其实施细则精神是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做出的重要部署。当前,在持续高压态势下,面上的“四风”问题虽得以有效遏制,但转入地下借助新手段的变异问题依然存在,必须高度关注。

收礼不收敛不收手

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169起违规收送礼品礼金典型案例,处理177人。

在177名受到处理的公职人员中,属于所在单位“一把手”的共96人,占比54.2%。一把手决定着一个地区或单位的政治生态,一把手“带头”收礼送礼,势必会带坏整个队伍风气,污染本地区、单位的政治生态。因此,整治违规收送礼品礼金问题, 既要将一把手盯紧盯牢,同时,一把手自身也要发挥好“头雁效应”,以身作则带动本地区本单位作风向上向善。

从礼品类型来看,既有米面茶油、月饼粽子等日常用品,也有名烟名酒、玉石字画等土特产类礼品,同时,购物卡、代金券、手机等也屡见不鲜,且一起违纪案例往往表现为既收钱又收物,一次性收受多种礼品礼金。

在违规收送礼品问题中,收送名烟名酒最为普遍,也有一些人选择土特产、电子产品等礼品达到投其所好、利益勾兑的目的。有的慷公家之慨,用公款进行“礼尚往来”。同时,微信红包等电子收礼送礼方式也屡见不鲜。

年节假日是亲朋好友欢聚庆祝的好日子,但也有一些人别有用心,借机进行走动送礼。在违纪行为发生时间上,发生在元旦、春节、五一、端午、中秋、国庆等年节假日期间的共71起,发生在婚丧喜庆等宴请期间的共40起,同时,在一段时间内多次收送礼问题仍时有发生。

在违纪行为发生频率上,169起案例中共有98起存在多次收送礼问题,有的持续时间长达近十年,甚至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仍不知收敛。比如山东威海社会保险服务中心副主任刘峰在2010年至2019年春节前,多次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消费卡,价值共计4.4万元,其中十八大后收受3.3万元。由此可见,“四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反复性,要加大对违规收送礼品礼金等突出问题的查处力度,防止同类问题反复发生。

“吃老板”违反廉洁纪律

目前,在公款上动歪脑筋的现象已经大为减少,但“不吃公款吃老板”的现象依然比较突出,而且“吃法”花样百出。9月通报的120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中,与管理服务对象有关的问题有44起,超过了三分之一,其中38起都发生在党的十九大后,发生在今年的有15起。

吃喝住行,“吃老板”的现象无孔不入。有的管理服务对象是迫于“潜规则”,为了维持正常经营、免受刁难,不得不对管理部门人员“打点打点”,而有的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些别有用心的老板送礼物、请吃饭讨好领导干部,为的是拉拢“围猎”,以便将来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取更多利益。

有些人把公权力当成私物,把服务企业的分内职责当成“私人恩惠”,“吃老板”吃得心安理得。青海省都兰县正科级干部谭丙乾在被告席上居然这样说道:“给我钱,是感谢我的支持。”谭丙乾的女儿考入大学,他以升学宴的名义宴请下属、管理服务对象,收受礼金;他与妻子、女儿多次前往北京,均有项目老板热情招待并为他们支付食宿费用和机票钱,而在他看来,这都是正常的往来。异化的权力观,是“吃老板”问题的思想根源。

有明目张胆者,竟主动要求管理服务对象支付私人消费。2018年5月,时任宁波市国土资源局鄞州分局塘溪国土所副所长蒋一波,以请朋友吃饭为由,要求管理服务对象屠某为其在鄞州区某酒店预定包厢,并支付餐费。2019年1月,屠某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蒋一波自行至酒店结清挂账餐费1800元。

从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典型案例看,党员领导干部借用、占用管理服务对象的钱款、住房、车辆等问题比较突出,影响恶劣。一些案例中,一些公职人员竟然有这样的心理:可能以为不吃公款、不动公家财物,就算不上违纪的“大事”。但是,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管理服务对象之间看似寻常的“礼尚往来”,都可能逾越“清”的界限,违反廉洁纪律。

打擦边球不允许

借着婚丧嫁娶大操大办,甚至收钱敛财,目前已经得到有效遏制,但种种隐形变异手段也在“花样翻新”。

2018年5月25日、5月26日、7月底和8月初,为了给儿子操办婚礼,天津长芦汉沽盐场所属制盐场原党委副书记、场长刘义聪,分别在2个地点分4批次宴请了汉沽盐场有关领导、部室人员及制盐场有关领导和同事,并收受同事和下属礼金1.4万余元。2018年10月,刘义聪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搞小规模、多批次操办,貌似每次都“合乎标准”,总数则远远超过规定,其实是在规避监督“耍花招”,早已突破了纪律的“红线”。对化整为零、穿着“马甲”的“四风”问题,纪检监察机关一经发现就严肃处理。

党员干部操办婚礼,借机敛财不允许,即使事后将礼金退货也不允许。此次通报的8起案例中,陕西省镇巴县文广旅局副局长刘德寿通过发短信方式邀请单位同事参加其子婚礼,并安排5名下属在婚宴现场服务,期间违规收受28名下属所送礼金1.3万元,随后将礼金退还。2019年1月,刘德寿受到政务警告处分。

那么,只请客、不收礼,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了?并非如此。操办婚丧喜庆,既要防止党员干部借机敛财,也要反对讲排场、比阔气、招摇过市、铺张浪费。2011年颁布实施的《农村基层干部廉洁履行职责若干规定(试行)》将“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或者借机敛财”列为不正之风,明确予以禁止。

2018年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将“生活奢靡、贪图享乐”列为违反生活纪律的情形,党员背离了“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义务和“尚俭戒奢”的要求,搞大操大办、铺张浪费,按违反生活纪律处理。

栏目主编:陈琼珂 文字编辑:陈琼珂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