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我言秋花亦喧妍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仙云 2019-10-14 11:11
摘要:白落梅说:“人间花木,看似无情,实则有心,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各吐其芬,各舒其韵。”

白落梅说:“人间花木,看似无情,实则有心,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各吐其芬,各舒其韵。”

每至深秋,放眼所望,悠悠白云似蔚蓝色的天空绽放的花朵,让人驻足遐思。路边林间,红枫漫舞,金灿灿的银杏叶在秋风中浅吟轻唱。风动桂花香,荻花如羽舞,秋菊傲然绽,这不似春光,却胜似春光的缤纷秋色,总让人在一派丰收和硕果累累中感受到秋的大气磅礴和生命历经风雨终见彩虹的坚定之味。

每至清秋,我总是情浓于桂花间。那开得一树一树的小黄花隐藏于枝叶间,花瓣挨挨挤挤盈满枝头,花儿开得含蓄内敛,微小如苔花,犹如落入凡尘的仙子,静雅默然,却花香袭人。奇妙的是它让满城飘逸着浓郁的芬芳,可此花只能远闻不可近嗅,将花瓣执手放入鼻端,却全然没了那浓郁的香甜之味,真是如君子般圣洁,只可静赏不可亵玩。这不灼不柔,微小却飘逸着浓郁奇香的花儿,难怪杨万里咏它:“不是人间种,移从月中来。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静谧秋夜,在桂花清影中,举头望向那轮明月,思绪也随清风逶迤,莫不真是吴刚伐桂时,将一枝落入凡尘,才让世间有了这来自仙界的悠悠妙香。

或许是出生在黄河岸边,家乡是《诗经·关雎》的诞生地,那里有万顷的芦苇荡,因此每到深秋,当绿减红瘦,各色花儿都凋谢荼靡之时,那一丛丛洁白如羽、在秋风中肆意摇曳的芦荻花,总让人在满目萧瑟与苍茫中,感到一种生命的静美无言。它们犹如从远古走来的仙风道骨的隐世高人,携着秋之灵韵与自然的精华,如开屏的孔雀轻绽着白绒绒的羽毛,在秋风中兀自妖娆。它们似在传递一种无声的讯息,让被“名缰利锁”羁绊的我们,应该懂得慢下脚步,细品生活的诗意曼妙。一对鸬鹚在蒹葭丛中戏水漫游,对岸一个着汉服的女子裙袂飘飘在蒹葭河畔俏然留影,萋萋苍苍的芦苇丛中,伊人在水之湄,芦荻花儿迎风漫舞,那一幕今古叠合,如梦似幻!

若论秋花之喧妍,当属被文人墨客奉为知己的菊花了,有人说:“菊,是秋的魂。秋,有菊的韵。”而赏菊我则钟情于去江南的古园林,游走于古意盎然的楼台亭榭间,上千个品种的菊花,在园艺师的独具匠心中,有的挨挨挤挤摆放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像群芳献艺,各绽魅颜。有的则搭成树状和塔状,一层层色彩斑斓的菊花像叠罗汉般俏皮得“各就各位”,让人顿感明快与欢欣。而每每看到那一盆盆淡雅绝尘的菊花盆景,它们白的似雪,粉的如霞,红的像跳跃的火焰,那份古韵灵动,若配一曲《云水禅心》,如荡涤凡尘俗污让人顷刻有超然物外的空灵之境。

世人都赞春花美,我言秋花亦喧妍,或者是经历了生命的风霜洗礼,岁月磨砺,秋花多了一份淡然清雅,从容自若,它的美深邃悠远,柔和中自带风骨,是一种生命经沉淀而蜕变的厚重之美!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朱蕊 图片编辑:苏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