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男耕女织”,青年船员与纺织姑娘相亲记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坚忍 2019-10-03 07:35
摘要:尽管相亲是最古老的男女相识方式,没有邂逅相逢一见钟情的浪漫,也没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知根知底,但即使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仍然是一种较常用的方式。

尽管相亲是最古老的男女相识方式,没有邂逅相逢一见钟情的浪漫,也没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知根知底,但即使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仍然是一种较常用的方式。而当年我们的出海船员,几乎都是以相亲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的。

上世纪70年代,我被分配到复兴岛上海海洋渔业公司渔船上当出海船员。这个工作一航次半个月,船到港后,仅停留2天,卸鱼,加水、加油、补充给养,连抽空档剃个头也匆匆忙忙。有时邻居大妈帮你找个相亲对象,下班后脱下工作服,换上出客衣裳,投五投六去赴约,身上还有淡淡的鱼腥味,相亲的结果可想而知。反正我们这一茬小青年,虽然有十元出海费(那时候我们的工资也不过三四十元),还有海上吃饭不要钱的优势,但相亲大多是连连碰壁。

当时很羡慕比我们长一辈的老船员,比如轮机长老蔡,他的老婆是国棉十七厂的挡车工,大副老林是崇明人,长得登样(上海闲话,即长得英俊),老婆是国棉九厂的挡车工。怎么都娶了离复兴岛很近,同在黄浦江畔的一条杨树浦路上的棉纺厂挡车工呢,也有点太巧了吧?这事我们几个小青年想问,但不敢问老蔡,他比较内向,有点不苟言笑;老林呢,为人随和,性格爽朗。

一次船上聚餐喝酒,一个小青年斗胆问老蔡老林,你们怎么都找了纺织女工?老蔡不痛不痒说了一句,缘分嘛。等于没说。还是老林痛快,说,蔡老弟也不要兜圈子了。我来说吧。1956年,渔业公司工会、团委与国棉十七厂、国棉九厂的工会、团委联系,因为他们那儿的一线挡车工也比较难找对象,三班倒,像打仗一样,工作强度大,往往一下班就疲惫得想睡觉。当时在上海未婚男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寻娘子要找小护士,婚后会照顾你;不要寻纺织工,婚后你服侍她——我觉得这句话不大对头,小护士也是三班倒,照料患者也忙得不可开交——于是双方商定在复兴岛渔业公司举办未婚男女青工联谊会,实际上是相亲舞会。就在这次舞会上,我和蔡老弟都找到了对象。应该说当时相亲会的效率蛮高的。大家戏称这叫“男耕女织”,男耕是指船员出海,用船头耕耘大海,撒网捕鱼捞虾。女织就不用解释了。

接着,他兴致勃勃地说,我给你们看看我老婆年轻时的照片。他转身离席上舵楼取照片。我们看到2张照片。一张是他老婆白圆帽白饭单,正侧身在一排排纺织梭前操作;另一张上的她面容端丽,梳着两条短辫子,辫子上打着蝴蝶结,着一袭布拉吉,亭亭玉立。据说那次相亲她就是这样打扮的。我们看了都称赞老林好福气。老林得意之余,又将矛头指向老蔡,蔡老弟,你也把那张夫妻合影拿出来让大家看看,不要小气嘛。老蔡摇摇手说,没带上船。老林说,没说真话吧。是不是这张合影你比我弟媳妇矮,不好意思拿出来吧。这句话引得我们哄堂大笑。笑得老蔡脸都涨红了,有点嗔怒,但碍于老林比他大一岁,又是一起进公司的,没有发作。

最后老林说,当年那次200多人参加的相亲舞会,我们船员称之为“大相亲”。因各种原因,更多的青年船员没有参加进来,只能采取由介绍人当红娘的“小相亲”了。

过了几年,我换了一条船,真的听我们船的复员军人、政工员(与船长平级,专门负责船员的思想工作)老赵,讲了两个上世纪50年代“小相亲”的故事,蛮好玩的。

副船长老张是个复员军人。他当年的相亲安排在人民公园——那时候大家还都叫他小张,介绍人就是他的战友老赵,也被人叫作小赵。在公园里,小赵把小张一把拽到姑娘面前,将小张头上戴着的帽子一掀说,你看见了吗?他的头上有一块小疤,就这么“一眼眼”。那姑娘开始是一楞,继而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偷笑。而小张则站在一旁憨憨地笑着,稍稍有儿点尴尬。他打量眼前这个姑娘,算不上很美,但看上去清爽相。两根用橡皮筋扎着的短香蕉辨,穿着一双洗得很干净的黑面子搭攀布鞋,素朴而干练,觉得对眼。因为老船员曾对他说过,我们船员找对象,首先是人品,其次才是相貌。如果人长得漂亮而秉性轻浮,你出海在外她不红杏出墙才怪呢!心里也就认可了对方。但不知姑娘对自己的印象如何?回到船队正忐忑不安。正在外面公干的小赵,把电话打到了船队,说姑娘对你的第一眼印象是坦诚,实在,有安全感。这门婚事也就成了。但它的副产品是此后“一眼眼”便成了小张的绰号,整个船队传开了,一直叫到他成了老张。

船长老王谈朋友时,还是个小水手。女介绍人别出心裁地在和平公园的一艘小船上,介绍他和一个新华医院的小护士认识后,悄悄地撇下他俩,溜走了。她坐船头,他坐船尾,面对面。她打量着他,觉得小水手长得挺精神的,有几分中意;他看小护士清秀脱俗,心里也很喜欢,但因为自己笨嘴拙舌的,也不知如何表达。冷场了好一会儿,他总算是憋出了一句话,我来划船吧。到底是水手,摆弄起船来端的是好身手。双桨在他刚健灵巧的双臂下,小船犹如插上了双翼,贴着水面飞了起来,引来湖上其他划船人的一片喝彩声。这个湖不大,却曲折蜿蜒地贯穿了整个公园。小水手精神抖擞,小船时左时右,时疾时徐,穿桥洞,过水榭亭阁,破拂岸垂柳。她看蓝天白云倒映水中,有一种船在天上行的感觉。到后来,品貌双全,身边从不缺追求者的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他。有人看不懂,问她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就凭第一次会面的直觉呗,我当时坐在船上,竟有一种恍恍惚惚的预感,我将和这个不会用花言巧语哄人,但会用行动来表达自己心意的人,结下不解之缘。事后证明,小护士没有看走眼,老王后来当上了船长,曾四次被评为上海劳模,是渔业公司无人不知的名船长。

回过头来,要说说我们这一茬船员了。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上海迎来了知青返城潮。我们都二十七八了,女知青也差不多岁数,都等不起了,双方都是在艰苦的环境中吃过苦的,有共同语言,几乎谈一对成一对,解决了婚姻大事。

有趣的是,时隔28年,1984年初夏之夜,我们渔业公司又与国棉十七厂、国棉九厂联合举办了相亲舞会。舞会在渔业公司的灯光篮球场举行。篮球场在渔业公司的中部,这个球场的南北两面,被2个渔船队的办公楼夹峙着。球场东面20多米,是1米多高的防汛墙,墙旁边长着高过墙头的芦苇,在稍带鱼腥味的风中摇曳,墙外传来黄浦江隐隐的涨潮声;球场西面30多米外,是一条细细的复兴岛运河,南北向,长3400米。运河的潺潺流水,北边一头接通黄浦江,南边一头也与黄浦江汇合。在灯光球场跳舞,就是在青青的江河水波环绕的小岛上跳舞啊。

这一天,结婚并已有了孩子的我也去看热闹,在现场看了一会儿。

到场的有百把人。渔业公司的青年船员穿戴得整洁得体,神采奕奕。纺织姑娘穿着白色或蓝色衬衫,下着过膝的裙子,几乎都是橘红色的,也有雪青色或紫罗兰色的,光彩照人。

舞会开始了,球场四周的灯光照耀如同白昼,录音机流泻出婉转流畅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这是上世纪80年代,年轻人没有不会唱的——随着歌曲的节奏,年轻人成双成对,起舞翩翩,青春飞扬。

3个月后,渔业公司团委的一位干事告诉我,球场舞会时,一些青年男女交换了电话,也有几对约会过几次,不久就吹了。现在还在谈的只有一对。与1956年相亲舞会的成功率,远远不能相比,也不知道原因何在。

往后,我们渔业公司再也没有举办过相亲舞会。逐渐的,一批批新建的社会婚介所替代了它的作用。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朱蕊 图片编辑:苏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