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崩密列的无声告白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严晓慧 2019-09-02 18:27
摘要:崩密列是一座小吴哥窟式的寺庙,崩密列的意思是“荷花池”。眼前,偌大的塌陷庙宇废墟,几乎没有通道可言,只有2004年法国人拍摄《虎兄虎弟》时搭建的木质栈道,可供游人攀登、行走。

选择盛夏八月出行柬埔寨吴哥,是因为八月正逢吴哥的雨季,最烈的骄阳邂逅热带丰沛雨水,应该就是吴哥最本色的样貌!就像冬季的冰岛、雾霭的伦敦、盛夏的尼罗河……素颜相照最相宜!

往双肩包里塞一本刚从书展购得的台湾蒋勋老师的《吴哥之美》,匆匆踏上吴哥之旅。

按照事先的攻略,先是游历了真腊(柬埔寨旧称)王国的旧都“罗洛斯”遗址,“罗洛斯”位于吴哥东南方,大约13公里之外。

随后返回吴哥古迹群。那是耶伦跋摩一世在他后半辈子放弃“罗洛斯”、迁都吴哥(907年)之后,随后的历代国王们精心建造的诸个皇宫、寺庙。古迹群包括游客所熟悉的巴肯寺、喀拉凡寺、空中宫殿、班蒂斯蕾(女王宫)、巴芳寺、吴哥寺、塔普伦寺、卜力坎寺、巴扬寺、涅槃宫……(以建造年代为序)

烈日下,几天的马不停蹄,汗流浃背但圆满十分,特别是金老师(他曾在巴黎以及吴哥做访问学者,而柬埔寨以前是法国殖民地。)的讲解,引经据典,从历史到艺术到民生,让人收获满满。

第五天傍晚,终于迎来一场热带磅礴大雨。有队友建议,明天就放松下,游览雨中街景、品尝下柬埔寨美食吧!而对雨天特别感兴趣的我却在网上搜索适合雨中观赏的景点,意外发现了一处吴哥游览图里没有标注的景点——崩密列。

有驴友分享:崩密列是淹没在热带丛林中的千年废墟,是吴哥遗迹群中最值得去、也最难前往的神秘之地。而百科里的一句话,彻底打动了我:一般旅行团行程不会包含这个景点,因为它太偏僻,如果您热爱探险,崩密列绝不可错过。

我决定放弃次日的美食,探秘崩密列!

崩密列位于在吴哥古迹群正东,距我们驻地大约40公里,于是我连夜策划攻略,游说旅伴,更是祈祷明天雨水不要太过猛烈……

晨起,天赐瑞祥,漫天的雨帘居然在早餐后全部收起。欣喜之下,急忙拜托当地朋友约车,因为这时网约车不可能了(超级怀念上海方便的网约出行),岂料朋友调度半天,告知也要二小时后才能有车来接。当机立断,决定叫当地TuTu车,速度虽慢但可以尽早出发。一点没还价,40美金,崩密列来回。与二位被我成功游说的姐妹一同探险、一场说走就走的探险!

感恩一夜丰沛的雨水,TuTu车行驶在土路或石子路上无半点尘土扬起,反倒是湿润的泥土气息清新扑鼻。宿雨冲洗后的青草绿意盎然,极目可见的椰树苍翠欲滴,一路景致鲜活养眼,照见了一句美妙的唐诗: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颠簸大约二个小时,TuTu车驶进了崩密列景点大门。与小吴哥城一样,游客必须下车沿宽阔的沙石大道徒步入内。与前几日各景点游人熙攘相比,果然前来崩密列的“探秘者”屈指可数,大道沿途不时有当地的孩子上前索要零钱、巧克力,或兜售明信片。所幸出行前就做了周密攻略,包括按天数、每天在包里放了一小包巧克力糖应付孩子。一路陆续与孩子们嬉笑攀谈,拐弯猛一抬头,丛林间,一座几近坍塌的高大城池已赫然眼前……

尽管在网上见过崩密列许多图片,但此刻,我还是被震惊了!

高耸的、灰黑斑驳的巨大石块杂乱堆砌,像一具坍塌的巨人骨骼,无声横亘的死亡气息让人措不及防。最触目惊心的是那满目苔藓,鲜绿扎眼,紧紧密密簇拥在石砖上、石缝间……生命的鲜活与骸骨般的死寂,一时间,在眼前上演了一出对照强烈的生死劫。

崩密列是一座小吴哥窟式的寺庙,崩密列的意思是“荷花池”。眼前,偌大的塌陷庙宇废墟,几乎没有通道可言,只有2004年法国人拍摄《虎兄虎弟》时搭建的木质栈道,可供游人攀登、行走。

稍稍平息心绪,就像当年凭吊圆明园,忐忑地沿着游客指引路标前行。绕行凌乱的砖石、跨过草地的积水,登上吱吱呀呀的木质栈道,又下到黑咕隆咚的石窟。零星的游人在荒凉与阴森叠加的境地,一概小心前行。

崩密列部分城廓历然,但城池半坍。左见巨石堆砌冲天,右俯柱石陈尸遍野。经堂半毁,拱门、回廊残缺不全,残缺块垒的石塔、正殿、耳房裸露着前生的骨骸,可以让人断续地拼凑出当年的膜拜与神迹。忽见一排窗柱排列有序,顽强且有力的倾斜,令人沛然神伤。更有不死不屈的参天树木,根根须须缠绕断壁与残塔之上,二者身躯缠为一体,魂魄相依千年。绕行城池外墙,随处可见匍地的巨大雕砖,被覆着细密绿苔的人兽画面,精美依然,让人倍感苍凉……

必须要感谢昨夜的风雨,唤醒了大片蔓延的苔藓,一眼望去,砖身幽苔簇拥,石间细草浓密,生机勃然的绿茵陪伴、祭奠着沉寂千年的亡灵。生与死,强烈映照,赋予崩密列一种空中万有的幻化。

一向喜欢兀自游荡、发呆,我几乎有些重复地踱步在这座丛林深处的坍塌神殿,遥想当年极尽繁华时,另一个前来膜拜的她……我们并不在同一时间的维度,却共存于相隔千年的同一空间。

崩密列,经专家考证,应该建于11世纪到12世纪初,也就是吴哥王朝迁都之后,它建造年代可能与小吴哥寺同一时期,是一座信奉印度教的庙宇,从它的浮雕内容以及沙石建筑这一特色得到佐证。

历史上,所有吴哥王朝的王宫与寺庙实际都经历了二次大劫难、大毁灭。一是1431年遭受暹罗族灭亡。新王朝迁都到金边,故都吴哥便成了废都。直到1860年,法国一位自然学家凭借中国元代周达观出使柬埔寨所撰的《真腊风土记》,在柬埔寨丛林发现了沉埋四百多年的吴哥王朝。1863年,法国殖民柬埔寨,随即派出许多学者、艺术家帮助修复这些古迹。但不幸的是,1970年柬埔寨从法国殖民独立后,即发生内战,各处古迹再度惨烈遭毁,这是第二次劫难……1999年,内战平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始关注这一世界不可多得的文明古迹,发起拯救吴哥窟国际行动,陆续促进各国认养、修复。法国、德国、中国、日本、印度各自认领。唯独留在密林深处的崩密列,因为毁坏太严重、修复难度大,更因为柬埔寨政府也希望留一处遗址供后代凭吊比较好,因此得以留存。而今,崩密列以最为本真的面貌,无声告白吴哥所有辉煌古迹曾经遭受的非难。

崩密列,不仅定格了一个辉煌建筑的消亡,更讲述了一个关于权与欲的湮灭过往。就像宋画里的大片留白,就像巴扬寺石塔尖上100多个安谧微笑的佛头,默默无语但又意蕴无限。我想,柬埔寨人有心留下这一座坍塌的崩密列,无意间也留下一种向死而生的态度,让世人可以借此了悟大乘佛教里关于“无常”的真谛。

坐在巨大的椰子树下,荫凉里翻看蒋勋老师的《吴哥之美》,因为游览好一处景点,我都会去翻翻蒋勋老师的观想,希望给此刻的我有所启发。但此时却惊奇发现,厚厚的一本书里,吴哥各个景点面面俱到,唯独没有崩密列……

返程,在大门处遇见三位结伴而来的日本学生,和我一样穿着在当地买的棉质衣裤,他们是专程来崩密列瞻仰美国动作片《古墓丽影》拍摄景地的。问他们有什么感想,三人都不假思索地赞叹:东方宗教很神秘,应该要保护好,要敬重!雕塑太精美了!

告别前,让三个学生摆了一个造型给我留影——前景,是生命鲜活的青春少年,背景,是千年沉寂的废墟古刹……

又是鲜活存在与沉寂消亡的鲜明对照!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题图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内文图来源:作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