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南法:在薰衣草向日葵的世界里徜徉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郑宪 2019-08-28 18:25
摘要:可这薰衣草,毕竟是“草”啊。任何的草,均散落山野平地,伏贴于泥土,属于低等植物,而薰衣草,却统治蔓延在南法广袤的土地,蓬蓬勃勃成大势,装饰了一派好山河——神奇了。

南法让我印记深。

就譬如我去过西藏,回来,总放高原的歌。放歌,想起西藏极致的云、天、路、湖、雪山。沉浸其间,不能自拔。南法亦是。南法的味道,奇热中有芬芳。夏日,如血的红土城,蔚蓝海岸,和太阳媲美的向日葵。而万马奔腾的薰衣草花田,蓝紫,紫红,延伸,延伸,向山那边山这边一切可以延伸的地方尽情延伸。

西藏如是高寒冷峻的艳,南法便是浓烈酣畅的热。

薰衣草在此,辽阔的山便有了生命的浪漫

入南法前,我徜徉在德国的田野土地,山峦丘壑。望出去的景,心旷神怡,规整有序,绿意盎然,连通往山顶的道路,也环绕精致,洁净静谧。我们会有感触:即便在乡村田野山地,德国人智慧勤劳的特征也显露无遗:严谨精确的建设,无微不至的舒服。但舒服享受余,感觉又缺了什么。

然后,有人说,到法国了,到南法了。从德国到法国,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从宏观视角观望,一下感到田野的随意和无序,道路也不尽宽阔平整,山地的绿色也不再显示如德国般的浓密整饬。一入南法,似被裹入一股不可思议的氛围里,是到了另一处不同世界,这里人过的日子,和一般人过的日子不一样。

这是闻名于世的普罗旺斯呢,有人提醒我们。热烘烘的,慵懒的,自由散漫的,却是艺术人文的,可以让你随意走动和想象的。

便在这样的情境中,我们见到了薰衣草,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那日,先到一小山脚,说,有个薰衣草博物馆。入内,观影,懵懂入坐,一部薰衣草制成香薰精油的工艺流程片。我拭汗,人还没缓过外面的灼炽,感觉影片镜头缓慢,晃悠,不清晰的模糊,广告昭示的形式及内容落伍。在小的博物馆里行走,实物为主,照片为辅,没有撼人心处。然后是乘上大巴,上山。然后是惊呼,因为看见真实可触的薰衣草,匍匐在广袤的山地。阳光照过来,蓝紫在呼吸,紫红在腾跃,和天上的白云在远处相连。

车子往山上行,车子在山腰间行,车子爬到了山脊,然后,攀上了山顶的路。在所有经过的山间路径,放眼四周,灼阳肆照,山体宽阔无比。你不得不感慨:壮阔的法兰西啊,辽阔的普罗旺斯。而在这壮阔的山峰山谷间,充斥布满着各色薰衣草花田。草随山舞,草随山行,草给山增添色彩,草让辽阔壮丽的山,有了生命起伏的浪漫。

是了,生命起伏的浪漫,这是在德国那一边没感受到的景致,在南法的普罗旺斯强烈感受到了。你下得车来,近距离细观各色薰衣草,一簇簇一蓬蓬一行行,要局部摄取精致美丽的影像,还真的难。但你放眼四围,山上山下,铺天盖地,清香到处弥漫,整体的壮观给人震撼。

看薰衣草,是女儿带我到南法的第一行程。她对薰衣草未见已虔诚,人入草间则如喜爱大海的泳者一般陶醉其间,穿一袭白色的裙,扑花海,奔走欢呼,伸展裙边,如孔雀张翅,歌舞之,醉美了。

我为一开始看薰衣草时的漫不经心轻有疚意,我为曾经长久不识南法薰衣草真面目而愧赧。为实地瞻视南法薰衣草,女儿做好功课,一旦沉浸如意美景,便如收获盛大战利品般欣喜若狂。

可这薰衣草,毕竟是“草”啊。任何的草,均散落山野平地,伏贴于泥土,属于低等植物,而薰衣草,却统治蔓延在南法广袤的土地,蓬蓬勃勃成大势,装饰了一派好山河——神奇了。

那天,普罗旺斯看薰衣草,一直看到夕阳落下。在西藏,我看高原的雪山白云碧湖天路,一切是那样的原初和浑然天成。在南法,山峦夕照云影花海,一切看去就是美丽的前世注定。熟料女儿给了我一个科普:薰衣草最早可不是南法的,是由中东漂洋过海引入的。但就是南法,让薰衣草幻化成一个无与伦比的花海世界,让薰衣草体现出了经济价值,艺术价值,绝佳的景观价值。

薰衣草在此,找到了自己的“真故乡”。

梵高画过的向日葵,在阿尔热的夕照里昂首摇曳

一个朋友前时也去南法,我在网上问:“阿尔热你去了吗?”她奇怪:“哪个阿尔热啊?”后来才彼此解释清楚:我说的阿尔热在她是读写成阿尔勒,彼阿尔勒就是我的阿尔热,译音不同而已。但我坚持我的阿尔热——南法的阿尔热,真的是很轰轰烈烈地“热”。

清晰记得那日入阿尔热城的情景。阿尔热有历史留下的高大城门。城外有圆弧四通的路,城墙外有宽阔的河道。近城门处有一块大空地。那空地在烈日下裸露,少绿荫遮蔽。我们要走入城门,必经过空地接受曝晒。南法的炙热,阿尔热极具典型性。烈日高悬,天际少有几丝云。脸上汗水滴不止,通身有燃烧起来的感觉。

我们在阿尔热的大街小巷走,寻找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人类遗产的七座古迹,古罗马的竞技场,圣特罗菲姆大教堂。还有一个个艺术味很浓的咖吧。咖吧沿街敞开,露天桌椅,一把把遮阳伞撑开。有弹唱歌者过来,音乐起,歌声起,民俗感强烈的手舞足蹈。懒洋洋的观者,在热烘烘的氛围里,餐饮喝酒,漫谈人生,漫听歌舞。然后洒下观歌舞的钱,扔进艺人伸过来的和礼帽相似的钱袋里。

女儿说,“100多年前,梵高一定也在这里听音乐的吧?”于是,她也掏出几枚硬币,扔进艺术演奏者的钱袋里,一边想象梵高混迹在咖吧人群中的模样。

梵高的气息在阿尔热弥散。梵高热爱阿尔热,生命的最后岁月,穷困潦倒的他,就在暴热的阿尔热生活创作,作画几百幅。暴躁偏执的梵高,在阿尔热割去自己一只耳朵上的一块肉,算是对艺术的祭献。然后他就走进阿尔热的向日葵天地,疯狂地画起了向日葵。

在阿尔热,除了看梵高画的向日葵,就要去看梵高热衷的自然的向日葵。但竟然,我们一时没有寻到田野里的向日葵。那晚,我们在住宿的楼下,走进一家中国餐馆,开口国语,老板为一亚裔男子,一脸茫然。换成简单英语,方知开餐馆的是个越南人。问:为什么取中国餐馆的名?答:“这里现在有许多中国人来,这里的人也喜欢中国餐。”说起梵高画过的向日葵,他说,明天去叫一辆车,找个认路的司机,直接带你们过去看啊。

是啊,有多少人要去看望相伴梵高的向日葵,一辆不大的车,挤了七八个人,不相识,不同肤色。但说起梵高,个个眼睛都是亮亮的。

走进那片向日葵地,是黄昏。阿尔热城外好几里远,一块不起眼的田野,却是弯弯绕绕走了不宽的小路才到达。一下感觉,我们被热烈的向日葵包裹起来。向日葵在风中摇曳,像一个个燃烧着的小火球,在夕照的烈日中昂首,黄黄的叶也涂上一层红。女儿和我,将其视为圣地。想象梵高到此,临摹画出一幅幅朴素隽永、饱满而有劲道、如火灼烧的向日葵。

田野里的向日葵,梵高画出来的向日葵,意味着什么?向日葵就是庄稼的一类,普普通通,但花叶蓬勃,蓬勃似火如日。这就够了,艺术家如梵高们,看中了她,让她从普普通通的庄稼,涅槃为自己内心的“神”。

南法的向日葵因为梵高,荷兰人梵高也因为向日葵,碰撞了,便一起灼烧起来,化为永恒至高的艺术。然后,让我们每个人,去做各自的感悟。

女儿说,她在南法最满意的一张照,就是藏在一盘如火的向日葵后,伸出的半张笑脸,远处,还有几缕夕照的侧逆光溢过来。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图片编辑:项建英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