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常年在办公室放行李箱、专事打击有组织犯罪的刑警张琛,为啥现在想“偷懒”?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简工博 2019-05-26 13:26
摘要:“我挺希望案子少一些,我的工作少了,不就说明社会治安更好了,老百姓更平安了吗?”

上午9时许,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三支队支队长张琛打开公安内部工作系统,查询这天全市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即时上传的侵犯人身权益类和敲诈勒索类警情通报。浏览完所有信息,他笑了:“有几起纠纷引起的治安案件,但没有发现里面存在涉黑涉恶犯罪行为的苗头。”

 

每天分析研判这两类严重影响人身和财产安全的警情,从中发现可能存在的涉黑涉恶犯罪的蛛丝马迹,是张琛长期工作在“扫黑除恶”战线总结形成的经验:“打早打小,露头就打。”

 

张琛所在的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三支队,全称“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他和同事们的对手,多是一个个组织化的犯罪团伙,成员分工明确、身份定位清晰、作案手法隐蔽。

 

近年来,在张琛的带领下,上海公安打击有组织犯罪逐步构建起“滚动排摸”“线索核查”“分析研判”“挂牌督办”“责任倒查”打黑除恶五大机制,不仅使上海有组织犯罪始终处于可控状态,也促使上海暴力性案件呈逐年下降态势。

 

张琛每天都要浏览警情信息研判线索

 

“民间纠纷”背后揪出黑恶势力

 

今年2月,上海公安成功捣毁的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警方通过侦查发现,无业人员唐某为谋取非法经济利益,纠集多名有寻衅滋事、殴打他人等前科劣迹的人员组成团伙,在本市奉贤、金山地区从事非法高利放贷活动,并采取威胁恐吓、殴打他人、滋事纠缠等暴力手段非法侵占被害人财产,大肆谋取不法经济利益。

 

“一些‘套路贷’犯罪团伙有暴力催债等手段,就可能涉及涉黑涉恶犯罪。”张琛告诉记者,这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正是本市打击的所有“套路贷”犯罪团伙中规模最大、影响最大、危害最大的一个。

 

谁能想到,如今在上海已如过街老鼠般的“套路贷”,曾几乎无法定罪。时间回到2016年6月,交到张琛手上的是一条报警线索:市民许女士称超额偿还借款后仍遭恶意追债,家人还遭非法拘禁。

 

然而许女士借款的“上海衡燊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却提供了近乎完美的证据:许女士签字的借贷合同,与合同金额相符的银行流水……所有“证据”似乎都在证明这只是一起民间经济纠纷。

 

“证据太齐全了,简直像特意准备好的一样。”张琛回忆,当时他们梳理了全市公安机关接报的同类案件,特别检索了衡燊公司负责人陈某某相关债务诉讼,陆续找到被告方姜某和吕某。三名互不相识的被害人遭遇如出一辙,背后必有蹊跷。

 

张琛记得,光给姜某和吕某做笔录就用了半个月,他还带领专案组用两个多月时间梳理被害人与嫌疑人之间的真实账目往来,终于厘清衡燊公司的犯罪手法、组织架构,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解开原本环环相扣的“套路”——看似“纠纷”受害方的衡燊公司陈某某等人被定罪。

 

“‘套路贷’团伙里有‘金主’出资,有文员起草合同,有‘打手’暴力催债。”成功侦破首起“套路贷”案件后,张琛和同事总结经验,与各公安分局交流,并主动与检察院、法院沟通研商,会同市公安局法制部门出台《本市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见》,形成打击“套路贷”的“上海模式”,并在全国推广。

 

据统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上海公安机关共打掉了3个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176个恶势力犯罪集团和团伙。张琛说:“上海推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离不开良好的法治环境”。

 

上海有组织犯罪始终处于可控状态

 

刚从警就进入刑侦总队三支队当侦查员,到成为三支队的掌舵者,张琛始终坚守在打击有组织犯罪的最前线。“以前抓捕持械犯罪分子的时候,我也受过伤。”但工作上的苦张琛从来不跟家里亲友说:“除了让他们担心,没别的用处。这是身为警察必然要承担的”。

 

他和同事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近年来,上海公安打击有组织犯罪逐步构建起更有效的机制,不仅使上海有组织犯罪始终处于可控状态,也促使上海暴力性案件呈逐年下降态势。此外,针对各类“欺行霸市、垄断经营、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违法犯罪活动,张琛也牵头带领队伍持续开展了一系列专项打击行动,成效显著。

 

跟十几年前的持有刀枪棍棒的暴力犯罪团伙不同,随着上海治安持续向好,”软暴力”成了涉黑涉恶犯罪者使用的主要手段。“比如通过泼油漆、堵锁眼、喊喇叭等方式催讨债务,造成被害人心理恐惧,也是暴力的一种形式,是我们依法打击的重点。”张琛告诉记者,遇到此类案件,被害人往往对人身安全有所顾虑,敢怒不敢言。“比如‘敲墙党’收取高额装修垃圾清运费,有时候房东报了案,等民警到现场时,房东却不愿意开口了。”

 

虽然这样的案件在案值、形式上并不显眼,但张琛强调:“凡是影响居民安全感的案件,上海警方都会用最认真的态度进行侦办。”对此,张琛会同上海市公安局法制部门专门协商,制定有针对性的执法指引,形成了全市各级公安部门处置此类案件的统一规范,打击效能显著提升。同时每天分析上海侵犯人身权益类和敲诈勒索类警情,从中研判可能存在的涉黑涉恶犯罪蛛丝马迹,坚持“打早打小,露头就打。”

 

“守土有责,守土尽责。”被问及这么多年刑警生涯有何心得时,张琛这样说。“记住这8个字,勇气也好,信念也好,都有了。”

 

海量证据材料中锁定关键信息

 

常年在办公室放行李箱的他竟想“偷懒”

 

从警多年,张琛习惯在办公室放一个行李箱,里面总是备足穿一周的衣服:“我们的工作特点就是这样,有任务随时出发,有时候当天接到通知,当天就得出门。”张琛说:“每一个突发案情背后,都涉及人民群众的利益和平安。”

 

“当年每天都要收听《刑警803》广播剧,非常崇拜剧中代号‘803’的侦探刘刚。后来我选择读警校,就是想当一名刑警。”张琛回忆起走进上海“803”大院的那一刻,“当时就下决心,好好学,认真干,不能给这块金字招牌丢脸!”

 

在上海公安机关严厉打击“套路贷”犯罪的过程中,有市民直接到刑侦总队报案,三支队里有位老民警专门负责接待。“有的受害人,一进来就跪下,这位老同志就一个一个劝慰,给他们打气。”张琛说,有一阵子,老民警生病住院了,来过的受害人听说后,一遍遍打听他在哪家医院就诊。“大概有二三十个市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个病房,就一层一层、一间一间地找,想去探望一下,道一声感谢。”张琛顿了一下:“警察干成这位老同志这样,那就值了!”

 

个人英雄形象只存在于艺术作品中,但团队协作不代表个人价值被掩盖。张琛对自己的理想职业有了新的体会:“守护正义是团队工作,需要大家齐心协力。不论在队伍里的分工是什么,只要用心用力,一样会有成绩。”

 

如今,那个行李箱依然每天立在办公室里。偶尔眼光扫过,张琛又笑了:“现在,我就想着自己能多‘偷懒’,每天能按时下班,假期能踏踏实实睡个懒觉。”他顿一段:“我挺希望案子少一些,我的工作少了,不就说明社会治安更好了,老百姓更平安了吗?”

栏目主编:简工博 文字编辑:简工博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