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清明前夕,我去益阳、常德和岳阳之洞庭湖区转了一圈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戴辉 2019-04-06 06:35
摘要:清明节前夕,我回到了魂牵梦萦的家乡:洞庭湖区。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为觅春踪垄上行

菜花桃花来争艳

吹面不寒杨柳风

 

清明节前夕,我回到了魂牵梦萦的家乡:洞庭湖区。近年,湖南超过了湖北,成为全国油菜产量最大的省份。

40多年以前,我在油菜花最为茂盛的时候,出生在这里,一年一茬的油菜花伴随我成长,走出故乡。

 

短短三天时间里,我寻访了老家益阳的南县,还专程去了常德的安乡。离开的时候,途径华容去岳阳坐火车。

 

民国时代开始,南县、华容和安乡就合在一起叫“南华安”地区,甚至还有“南华安公石”地区的说法,是加上了湖北的公安与石首。这里源自长江水在洞庭湖里冲积出的平原,耕地面积在建国后“人定胜天”围湖造垸中大幅增长。尽管行政上归属不同省或不同地区,但是老百姓却来往密切,不分你我。

 

长江在湖广荆江河段有四个大口子:松滋口、藕池口、调弦口、太平口。泄洪的河道经过了紧邻的南华安地区,最终注入洞庭湖。对应的,南县区域有藕池河、安乡区域有松滋河、华容区域有调弦河(我们都叫“沱江” ,与湘西的沱江撞名了)。 

 

作者戴辉的返乡旅途

 

油菜花美景遍湖区

 

第一天大早从长沙出发,带着妈妈的无数叮咛。坐上了表姨谈清辉的便车返乡,她的父亲谈正吾先生曾写了一本书叫《洞庭史话》,讲的就是这云梦大泽。

 

当年困扰大家的洞庭轮渡俱已退役,现在都是浩浩荡荡的跨洞庭大桥。

 

草街大桥上写的是南县欢迎您

三峡修好后,水面低了不少,好多年都没有水灾了,洞庭湖里趁势长起了浩浩荡荡的芦苇。电子阅读时代到来,造纸厂关门,也没有人去砍芦苇了。这个季节,将芦苇的嫩根挖出来,是一道美味的小菜。

 

直奔老家,先办正事:上坟拜祭。

 

本想通过4G视频让孩子们跨洋遥拜,但信号不佳,未能如愿。

 

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油菜花花花花花.......

 

注:凤凰传奇曾毅录制MTV,“我为你而来,瞄着你就爱”

 

凤凰传奇的曾毅也是益阳人,来南县罗文村的万亩油菜地里唱过歌。他初到广东的时候,是一个厂子里的工人,晚上去K歌,遇到了事业拍档玲花,从此成为广场大妈们的最爱。他们却没有成一对,这让我们都有些遗憾。

 

更早一点的季节,可以采油菜苔(油菜的嫩茎叶),鲜嫩鲜嫩的,甚为好吃因为产量大,价格也低。

 

油菜成熟后,将黄橙橙的油菜籽送去榨油。我的乡村教师父亲跟我说:100斤菜籽可以出35-40斤油。副产品是菜籽饼(粕)可以做饲料,也是宝贵的有机肥料。

 

榨的油的颜色会比较深,营养成分较高,如果采取化学浸出式,颜色会更加清淡,产量也高一些,但营养成分弱。

 

这么多花,不放飞蜜蜂,实在太可惜了。

这里一马平川,没有婺源那样的山,却有着无数的河与湖。现在搞全域旅游,开车到处,处处都是美景。

 

河边有人放养牛羊,是不是也有:风吹草低见牛羊?!到每家每户都通了水泥公路。沟渠都清理了,干干净净的。电、宽带、自来水应有尽有,垃圾集中处理。

 

注:一辆人货车载着一家人通过老式的石桥

 

孩子们读书的校车跑来跑去。留守儿童的日子也过得滋润,时不时和父母来个视频。

 

天啦,这不是乡村豪宅吗?现在入农村户口,难上加难。三十年河东和河西啊!

 

田埂上长了很多蚕豆,蓝蓝的花儿。小的时候,我经常剥新鲜的蚕豆生吃。

 

注:蚕豆花

 

翩翩少年口含棒棒糖,手持如意金箍棒,走在村道上。高高的杨树绽放出了无数的新绿。

 

稻虾养殖

 

湖广熟,天下足,指的就是湖南和湖北地区,并不包括两广。

 

南县主体是几个大垸子,境内的几条主要河流来自公安的藕池口,所以叫藕池河东支、中支和西支。

 

注:现在是枯水期,目测河水水位和垸子里的土地海拔差不多

 

地势低,水足且干净,适合养小龙虾,一年可以种一季水稻(但是不能种油菜了)。不能用农药和化肥,要不小龙虾全死了,因此稻虾米比较有机和安全。

 

秋收的时候,是金黄色的稻浪。那又是另外一种绚烂的风景。

 

稻虾米采用的是口味好的稻种(其实也是杂交稻),产量低一些,但口味好,一斤最高可以卖十几元。传统以产量取胜的杂交稻尽管产量高,但价格起不来。武汉大学朱英国院士一生都在推动口感好(米质优)的稻种的培育。早年要上交粮食还有任务,大家当然得做产量高的稻种,现在不用交粮了,大家就从经济和生活角度考虑了。

 

很多大户(甚至城里人)来流转土地来养小龙虾并种稻子,一亩田的年租金已达到了创纪录的700元!

 

稻子好,土法酿的谷酒也好恰(好吃)!

 

上次返乡是冬天,虾子都钻在泥土里,没有吃到。现在,放下长长的网兜,过几个小时,就可以收获小龙虾了,都不用自己去捉。

 

今年是个丰收年,每个网兜都是满满地上来。晚上,千亩小龙虾养殖大户许建国同学请我们吃小龙虾,还有一同网罗上来的黄鳝。我小时候常去田地里抓黄鳝,还生怕被蛇咬,现在都是人工饲养的了。

 

注:春江水暖鸭先知!但鸭子因为污染河体,现在主要是圈养了

寻访家里的老古董

 

南县是纯移民县,老百姓上溯几代,都是外地人。我爷爷在民国时代,一共11个堂兄弟,人收一根扁担“下华容”来到这里,围湖造田。老父亲的回忆里,那是吃不尽的鱼,挖不尽的藕!

 

舅舅很精心地保留了一些历史老古董。

 

小孩子们(尤其是我)乱讲话,外公手书了八个字,至今历历在目:老少之言,百无禁忌!

最古老的是这双木屐,上面是牛皮,下面是很耐用的木材,不知道是不是黄花梨?是从外公的祖上那里流传下来的,少说也有百年历史。

我们的老祖宗世世代代都一直在用木屐,日本的木屐也是从中国传过去的!

 

楠竹肆意生长,老一代人用竹器甚多。有外公的竹躺椅,表弟表妹轮流用的竹床、摇椅等。 舅舅年轻时候是篾匠,留下了当年的作品:如箩筐,篾器等。

 

外婆的碗柜还原样未动。

老农机也留下了一些做纪念,比如动插头和柴油机。

我在乡里还找到过一个风车。自豪地说一句,我也是用过的。

 

这些现在都用不上了,打个电话,拖拉机过来全部给你干掉了,掏钱就是。打水则都是电动机。

教育是个大产业

 

和同是中学大院子弟的何同学回到了母校南县一中的老校址。

 

我妈妈以“临时工”身份在这里做了长达二十多年的火头军。切菜时,两把菜刀上下翻飞!老娘今年七十多岁了,还可以将萝卜切成极细的丝,有卖油翁的实力!

 

高考的标语甚是豪气干云,要冲刺100天了!

 

找到了实验楼,二楼的西头是微机室。大概是1988年,我在IBM兼容机屏幕上,用BASIC语言画下了一个三角形。老同学黄诚在朋友圈留言:还记得要脱鞋进去,满堂的脚臭味,甚是感人!

 

堂姐戴老师人在小镇胸怀全球,前几年暑假一个人去了印度,今年寒假一个人跑去俄罗斯看了极光。至今不可自拔,所以还穿得像爱斯基摩人。我忘记问她了:莫斯科有小龙虾吃吗?

注:与堂姐戴老师在校园中央大道上

我的中学一直没有忘记我。

 

 

赵立新同学从这里走向清华,留洋归来,在上海建立了中国十大芯片设计企业之一:格科微电子(上海)。

 

这里走出了不少硬核科技人物,比如北斗总设计师杨长风、为C919做刹车的博云新材黄伯云(原中南大学校长)等。

 

附近的东方红小学现在改叫实验小学了,一切都面目全非,找不到一点记忆中的痕迹。

 

内地的教育经费是国家转移支付的,老师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人才培养后,会自由流动,服务整个国家。

 

一衣带水的安乡

 

第三天的日程排得紧,司机胡师傅早上六点就过来了,开车带着我一路狂奔去安乡。

 

途径安乡县城,顺德老杨办的碧桂园已经深入到了我们这边的十八线小县城。这边去广东打工的多,交通现在很方便,不少返乡购房。

 

油菜花一样地多,我忍不住下花海沉没了一把。路边的野花再多再美,也不能随便采!

 

不少老百姓的屋前屋后栽着桃花,红的娇艳,白的粉嫩。

美丽的女孩子骑着自行车经过,夸她好看,脸上泛起了绯红。若是当年,我会被骂作“小流氓”!

 

现在是全面二孩政策了,也许未来有一天会彻底放开。

安乡的电排沟里有不少水利设施,小时候经常看见大人拿一个方向盘一样的东西上去人力升降水闸。

 

小时候跟大人去交粮,没有少去过粮站,扬鞭催马送粮忙。现在的粮仓已经更新换代,再也不担心会起火了。

 

清明时节哪里都放鞭炮,这个产业湖南厉害。

注:商店门口的鞭炮

经过了一个乡村集市,看到湖北公安的锅盔也来到了这里。这是楚天版的煎饼果子了。

 

石牌保卫战

 

终于抵达了曹老师家。十多年前在深圳曾与曹老师深谈过一次厂窖惨案的历史,今日再来探望。她八十多了,依然非常健谈。她的儿子是我在中亚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年复一年,幸存者越来越少。

 

日军上有飞机轰炸,下有汽艇封锁水面。放下武器的国民党残兵、难民和当地村民被包围,发生了“厂窖惨案”。

 

年幼的曹老师躲了起来,无比幸运地逃过了这一劫。

曹老师一口气说了不少当时发生在周围的故事,令人不胜唏嘘。也有奇迹,一位男子被刺了9刀11个眼,居然活了过来!

 

告别了曹老师,我来到了厂窖惨案纪念馆里,找到了战争地图。

 

对我的家乡的烧杀抢掠(目的之一是粮食)与有名的石牌保卫战(43年5月29日-31日),都是日本精心策划的“鄂西会战”的一部分。

 

不过,当年的湖面如今都已围湖成了水田,只留下了河流。现在大家趟水就可以过河了。

 

小时候,还听老人讲,当时日本飞机轰炸了南县县城。我的母校(当时叫湖西中学)的校长段乃文也带着学生和部分教学材料向南逃难,不幸遇难。

 

外公曾告诉我,他被抓做苦力为日军挑抢掠的粮食到码头,半夜偷跑了。没跑成的最后没有能回来。

 

石牌保卫战很有名。日军力图沿长江突破湖北宜昌的石牌,打开通往重庆的大门,这是其最重要的战略目的。胡链将军率军誓死守卫,日军未能突破,陪都也得以安全。

 

日军在 我的老家疯狂抢掠后,却直接退回了湖北。以陈诚的说法,这是日军重大的战略失误。他的原话如下:如果当时敌人占领了南县、安乡之后,乘势由津(市)澧(县)南下,只需少数兵力,即可占领常德,敛兵固守,如此,则我九战区的援军就开不过来。(注:常德在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的之间)

 

“鄂西会战”半年之后的1943年11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爆发了常德大会战(1943年11月-12月)。这是抗日战争时期最大规模的会战之一,被誉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常德尽管最终沦陷,但日军的伤亡很大。有部电影《喋血孤城》讲述了74军“虎贲”之师57师在余程万率领下顽强固守常德的故事。

 

楚天之下善仗的人挺多。香港回归时驻港部队司令员刘镇武的家乡就是离厂窖很近的武圣宫,现在的中国陆军司令员李作成将军则是益阳安化人(黑茶的故乡)。

 

建新劳改农场走出了闻名世界的经济学家

 

岳阳的建新劳改农场很有名,因为这里走出了一位有名的经济学家,名唤杨小凯(原名杨曦光)。他曾两次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提名。

 

68-78年,他在这里“劳动改造”了十年。辛苦的间歇,他努力向周边与其共同关押的大学教授、工程师等人学习了大学课程,如英文和微积分等,出狱后就开始发表经济学论文,终成一派经济学大师,扬名全球。

 

前同事郭丽娟的父亲是知识分子,在杨小凯的回忆录中绰号为“眼镜”,当时被任命为“牢头”(相当于宿舍长)。亲眼见证了他的努力,还为他打掩护。“眼镜”曾回忆说:杨小凯进去时刚20岁,偷偷发奋读书,狱友“向土匪”还有“四癞子”很尊重知识分子,常捉鱼(湖里很多,偶尔还有野鸭野鸡)烤了,喊杨小凯和另外一个叫卢洪文的年轻小伙子来吃。“眼镜”宿舍长就为他们打掩护。

 

这深深地启示我们:人生挫折难免,要成大事,“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以前每次走公路从岳阳经华容到南县,都要经过这个农场。远远能看到围墙和哨塔,还有一望无际的农田。我读中学时,我家曾和隔壁的姚老师联手贩运过一车西瓜,从那里进的货,好吃得很。

 

这次走高速,本以为看不到,没有想到,因为地势高,反而看的更加真切。一片片的水田,司机说估计也是稻虾混养了。

 

又经过了一座大桥,看到了夕阳下的洞庭湖。

范老夫子曾曰: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

 

在岳阳站踏上了绿皮火车,就象我当年出门去读大学一样。

 

再见了,我的故乡!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