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着调青年 > 文章详情
怀孕8个月还在台上,她是最拼的舞者,最酷的妈妈
分享至:
 (1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2019-04-03 07:00
摘要:演完那一场,谢欣下到侧台,眼泪哗地涌了出来。

 

要不要生孩子,什么时候生孩子,对每个女人来说都是一个纠结的问题,尤其当她是一个舞者。

 

女性舞者的艺术生命像昙花一般短暂。一个孩子的降临,常常意味着她的事业被按下了一个暂停键,甚至停止键。在33岁的时候,舞者谢欣意外怀孕了。

 

巧的是,在那之前,她答应了在朋友黎星的作品《大饭店》里出演一个“孕妇”。正式排练第一天,大家晚上一起吃饭聊天,谢欣突然说:“告诉你们一件事,我怀孕了。”黎星的第一反应是,别开玩笑了。看到谢欣一本正经的脸,他才意识到,她真的成了“孕妇”。

 

谢欣和黎星都视彼此为舞台上最好的搭档。在黎星眼里,谢欣就是一个“疯子”。“她对跳舞充满执迷,身体对她来说,就像一个无解的数学方程式一样,她可以一直不停地研究下去。”《大饭店》是黎星从舞者到编导转型的第一部作品,谢欣很早就承诺无论如何都会来支持。可是碰上怀孕,约定还能兑现吗?

 

谢欣和黎星

 

黎星和谢欣进行了一次谈话。谢欣觉得自己没问题,可以完成排练和演出。黎星选择了信任:“我相信她有很强的自知力,作为舞者,她甚至比医生更了解自己的身体。”于是,排练开始了,黎星甚至没有为她找一个B角替代。只是,原本“孕妇”的角色设定是“假怀孕”,在下半场将被揭穿。因为谢欣的变化,这场“怀孕”只能如假包换了。

 

就这样,谢欣奇迹般地在孕期完成了《大饭店》的排练,以及首轮在4个城市的7场演出。最后一场演出在东方艺术中心,那时候,她已经怀孕近8个月了。

 

 

人生的前半段和后半段

 

20几岁的时候,谢欣觉得,生孩子会把女人的生命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前半段为自己而活,自在过瘾,后半段开始放下自我,承担责任,被孩子牵扯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她身边有女性舞者,一得知自己怀孕,马上就推掉了所有的演出,离开了自己热爱的舞台,甚至收起了所有的高跟鞋,小心翼翼地养胎,直到孩子出生。

 

可是两年前,美国舞者凯瑟琳改变了她的想法。凯瑟琳怀孕5个月的时候,谢欣在台下看过她的表演,觉得一切都很自然也很美。等到凯瑟琳的宝宝7个月大的时候,谢欣曾邀请她到中国来教课,宝宝全程跟着,妈妈跳舞,宝宝就在排练厅里爬来爬去。

 

还有一次在英国,谢欣参加了一个舞蹈工作坊,看到一个怀孕6、7个月的舞者跳即兴,觉得非常迷人。这些见闻让谢欣相信,怀孕之后,也有可能一边保护好肚子里的宝宝,一边自由地舞蹈。所以当33岁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谢欣很平静,她已经准备好去迎接这份礼物了。她一点一点适应着自己日益膨胀的身体,重心、速度、感知力都在发生着变化,而这些变化,偶尔会产生新的惊喜。

 

 

 

最紧张的大概是她的舞伴

 

实际上,整个孕期谢欣都没闲着,该排的练该演的出一样都没落下。整个孕期,她国际航班来回飞了十几趟,在不同的国家演出。怀孕不满3个月,正是相对不稳定的孕早期,她就带着“谢欣舞蹈剧场”飞到意大利和德国演出《一撇一捺》。

 

德国那场演出,对谢欣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台下坐着瑞士艺术节和德国斯图加特舞蹈节的总监,谢欣决定自己上。谢欣舞蹈剧场的排练总监胡沈员特别担心,因为谢欣在演出中的舞伴,是第一次搭档的舞者刘学,双方都需要时间适应。于是前一天从下午到晚上,他们一直在排练厅里磨。“我们在旁边也都捏一把汗,最紧张的应该是谢欣的舞伴,因为稍有失误就会危及她肚子里的孩子。”胡沈员说。

 

在国外演出,时间紧急,如同打仗。一般长途飞行抵达当天可以稍作休息,第二天就是一天的排练,第三天紧接着合成演出,第四天收拾收拾就该离开了。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高强度的历练,别说一个孕妇。但在团队成员面前,谢欣从没有展现过她的脆弱,难怪大家私下里都叫她“欣哥”。

 

因为前一天练得太多,谢欣扯到一根筋,第二天上场之前,她悄悄躲在化妆间躺了一个小时。但真正站在台上的一刻,她把一切都抛诸脑后了,那场演出酣畅淋漓。在台下的胡沈员,从头到尾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一边很紧张,为她捏把汗,一边又很享受,因为你会因为她的控制力而惊叹,你会为她兴奋,因为她做到了不能做到的。”

 

 

 

你是要跳舞还是要孩子?

 

 

可是在怀孕5个多月的时候,谢欣还是把所有人都吓得不轻。

 

那是《大饭店》在北京首演第二天,谢欣突然出现了出血症状。赶紧去医院做B超,发现胎盘低置,医生建议卧床休息。得知当天晚上还有一场演出,医生严肃地警告她:“你是要跳舞还是要孩子?”

 

那是她怀孕以来第一次怀疑自己。“因为之前5个多月,一切都很顺利,宝宝一直很强壮,我也坚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可是当危险靠近时,我内心十分愧疚:这一切,是不是因为我太自私?”

 

反省之后,她又咨询了自己的产科医生祝佳。基于对谢欣情况长期的了解,祝佳对谢欣说,如果你要跳,一定要小心。再三权衡之后,谢欣还是上场了。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她必须更加清晰。那场演出,她有些如履薄冰,反而让“孕妇”这个角色变得更真实。

 

快8个月的时候,《大饭店》最后一场演出。许多观众事先并不知道台上的谢欣是真的怀孕,还感叹着“肚子”做得很逼真。直到最后,所有舞者的衣服都湿透了,大家脱掉外衣走到台前谢幕,第一排的观众看到她真实的孕肚,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那些凌空托举,那些拉拽、滚地的动作,原来真的是一个怀孕快8个月的孕妇完成的!这场演出,许多舞蹈界的前辈也来了,有人说,“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女演员”。

 

演完那一场,谢欣下到侧台,眼泪哗地涌了出来。“突然间,有种自己和宝宝一起战胜了什么的感觉。”

 

演后谈环节,黎星在台上特别感谢了谢欣和她的家人。他说,因为谢欣这个真孕妇的存在,让《大饭店》变成了一场“限量版”的演出。

 

《大饭店》的谢幕演出,祝佳也在观众席里。舞台上的运动强度,有些超出了她的想象,但她很为谢欣感到骄傲。在她接触过的孕妇里,谢欣无疑是最“拼”的了。她打算写下谢欣孕期的故事,放到自己的公众号里。她想告诉别的孕妇:怀孕不是生病,虽不建议效仿谢欣的运动强度,但适度的运动会让自己和宝宝都受益。更重要的是,怀孕并不意味着失去自我,失去美丽,失去事业,你仍然可以不放弃自己的追求。

 

 

时间的计量方式发生了改变

 

今年3月,谢欣的宝宝平安来到了人世,是个健康的女孩儿。可是坐完月子,她就要出发去欧洲工作了。接下来的日子,她将有4个月的时间待在国外,有新老作品的演出,也有给国外舞团的排练。同时,谢欣舞蹈剧场也将在新的一年迎来很多的变化和挑战。

 

“我注定没有办法成为一直陪伴在孩子身边嘘寒问暖的妈妈,但我希望能成为一个很酷的妈妈。”在谢欣看来,自己和女儿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她不会为女儿放弃事业和梦想,但她希望未来能带女儿去看世界,和她分享自己的感受,而女儿也可以独立地去寻找和发现自己的快乐。“她选择什么样的职业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善良、温暖,懂爱身边的人。”

 

 

怀孕和分娩的经历,也给谢欣的创作带来了新的灵感。她为德国韦斯波登剧院编创的新作,名叫《Special Moment》,讲述人生某些特别的时刻,那些被触动的时刻。

 

“从前,我觉得生命是一种消耗,过一天就少了一天。可是怀孕之后,时间的计量方式发了了变化,生命变成了累积,一天又一天的叠加和积累,孕育出了一个新的生命,一个礼物。”谢欣说。

 

从今以后,她要带着这个礼物,继续跳舞。

 

 

栏目主编:吴桐 编辑邮箱:tongwood@yeah.net
文中所有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