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着调青年 > 文章详情
他用黑白琴键为上海写下150封情书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2018-11-14 09:49
摘要:150封情书,符拼凑出一张关于上海的音乐地图。罗威说:“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充满人情味的上海。”
04:56 外滩漫步 罗威/刘千慈

 

如果要给外滩谱一首曲子,怎样的旋律可以打动你?

 

进博会期间,在灯火璀璨的外滩,29岁青年作曲家罗威的一曲《外滩漫步》,让黄浦江和万国建筑群变得更浪漫了。这是外滩第一次响起属于自己的主题音乐,让漫步其中的人流连忘返。上海人的朋友圈也被这首歌刷屏了,有网友评论说,“听完像做了一个关于上海的梦”。这首只有5分钟的曲子,唤起了人们再去一次外滩的冲动。

 

其实,过去的5年里,罗威已写下200多首“钢琴随笔”,其中超过150首是写给上海的“情书”。这些曲子最短的只有两分钟,最长的也不过5分多钟。赶上互联网音频自媒体澎湃的浪潮,这些“钢琴随笔”被越来越多人打捞而起,全网收听近3亿次,不少忠实听众几年来一直追着更新,像追一部关于上海的连续剧。这些简简单单的钢琴曲,如何用音符拼接起关于上海的想象?又如何引起人们听觉与情感的共鸣?

 

罗威

 

为外滩这部电影配乐

构建个剧本,上演次邂逅

 

接到为外滩创作主题曲的委托之前,罗威用“钢琴随笔”的方式写过外滩的半岛酒店,写过南外滩老码头,写过广东路和福州路,但迟迟没有一首曲子以外滩命名。罗威说:“总觉得外滩包含了太多历史、太多故事、太多回忆,很难用钢琴去简单地描摹。”

 

不过,《外滩漫步》的创作过程,比罗威想象的顺利很多。他在外滩的夜色中漫步,接着乘船游了一趟浦江,下船后灵感迸发,回到家一气呵成,不到3小时便完成曲子的主体部分。随后,他又在三周时间完成几次的修改和延展,最终有了如今大家听到的《外滩漫步》。

 

 

罗威在创作阐述中写道:首尾的小号是一种都市的符号,钢琴的旋律象征着漫步的主题,大提琴随后进入,先是跟随、后演变为对话。随后音乐进入一段梦幻华彩,就像穿越到了分不清真实与虚幻的世界。在罗威看来,外滩像一部电影,他在为这部电影配乐,于是他在脑海中构建了一个剧本,上演了一次邂逅。

 

《外滩漫步》中大提琴的部分,由罗威的好友、青年大提琴演奏家刘千慈演绎。刘千慈说:“感觉自己真的就像在外滩漫步,悠闲地回忆着,深情地抚摸着历史建筑。到了探戈部分的时候,就是转身望见远处的浦东,高楼林立,无比壮观。”

 

刘千慈

 

要说对外滩的痴情,罗威也许比不上水彩画家陈希旦。这位从小住在外滩附近的上海人,在这里漫游了无数次。在过去50年里,他给外滩画了200幅水彩画。沧桑的万国建筑群,在陈希旦笔下,呈现出梦幻般的色彩。如果你把这些水彩作品按照年代顺序排列并细心观赏,可以发现外滩历史变迁的轨迹。陈希旦说,外滩最吸引他的地方,就是“多变”,“只要用心去感受,每次都会有不同的发现”。

 

从《外滩漫步》开始,外滩也变成了罗威重要的创作主题。他计划从外滩“万国建筑群”中挑选出12幢楼,为它们谱写12首曲子。他将走进每一幢大楼,触摸它们的墙壁,沿着楼梯拾级而上,探寻它们的历史。都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罗威要为每一幢建筑寻找一件最贴切的乐器,让凝固的音乐流动起来。

 

《外滩漫步》单曲封面  

 

勾起都市人的共鸣:

每条街、每盏灯都有生命

 

生活在上海的人们,总能在罗威的“钢琴随笔”里找到相似的生活体验,找到自己。他有两首《延安高架桥小夜曲》,一首写在2017年6月25日,一首写在2017年8月20日。罗威说,他每次乘夜归航班,都会经过延安高架,在罗威的音符里,高架桥也有浪漫和诗意存在。有网友说:“听着《延安高架桥小夜曲》,好像在延安高架上开车,往家的方向去。”  

 

150封“情书”,是罗威对上海每一天的眷恋和遐想。回过头来,这些音符拼凑出一张特别的关于上海的地图。这张地图呈现了一个什么样的上海?罗威说:“是一个有温度的、充满人情味的上海。我希望,音乐让这里的每条街、每盏灯都有了生命。” 

 

 

从汪峰的《北京,北京》到赵雷的《成都》,写给一座城市的歌,却火遍大江南北。这些歌或者让城市里的漂泊者五味杂陈,或者让人想起一些稀疏平常的小事,它们打动的不仅仅是居住在这些城市里、分享共同生活环境的人,也勾起了那些到访过这些城市的人的回忆,甚至让从未去过的人也产生了共鸣。 

 

罗威那些关于上海的曲子,也不仅仅属于上海。听过《衡山宾馆外的梧桐和午安》,有外省市的人私信罗威说,“我专门来上海,就是为了来住你歌里的衡山宾馆”。听过《桂林路未尽的雨》,来自天南海北的人都在问,桂林路在哪里?好像全国各地有许多条桂林路,许多人都在下雨的时候经过某条桂林路。

 

 

谁在书写上海?谁在聆听上海?今年复旦诗歌节,“写给上海的诗”征文活动,收集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00首关于上海的诗。不管是不是上海人,是不是住在上海,似乎都可以用诗句描绘出了动人的上海瞬间。作家孙甘露说:“很多地方的人写出的东西都有自己地域性的特征,但上海不同,海派是一种风格,而不是地域性特征。上海的海纳百川和兼容并包,让每个人,即便是外来人,对上海都可以有真实的感受和想法。”

 

陪伴抑郁症患者的夜晚:

如阳光照进生活,太美了

 

5年前,罗威创作第一首“钢琴随笔”时,正处于人生低谷。那首曲子没有题目,就像随手写的日记一样,叫做《11月26日,上海,阴》。他只是想把此时此地的心情变成音乐记录下来,作为对自己的一种治愈。城市生活万般芜杂,但音乐能让他安静下来。罗威说:“我常常通宵工作,苦苦挣扎之后,在早晨突然弹出一首美好的曲子。”

 

没想到,“钢琴随笔”5年多来,不仅治愈了罗威自己,还治愈了许许多多的人。有一位听众患了严重的抑郁症,经常需要安眠药才能入睡。而罗威的音乐给了他长久的陪伴。他告诉罗威:“你的曲子我每首都听了不下5遍,那段时间有多难过不想提起了,但你的音乐犹如阳光般照进我的生活,太美了。”那张私信截图,罗威至今还保留着,他还特地给这位听众寄去了自己的CD。罗威说:“听众的留言也成为了我坚持创作‘钢琴随笔’的原因,原来有这么多人听,听了这么久,原来音乐可以这么有力量。”

 

 

随着“钢琴随笔”在网上走红,有商业合作找上门来。既然那么多人喜欢睡前听这些曲子,为何不做一个睡眠APP?看似很有前景的项目,却被罗威婉拒了。“我并不想成为一个创业者,还是安安心心做一个创作者吧。‘钢琴随笔’就是我的一片自留地,我不希望它变得太商业化。”

 

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时,罗威就曾不断得到邀约,为舞台剧和影视剧写配乐。但真正让他树立起自己风格,被人们认可的,还是最简单、最纯粹的“钢琴随笔”。因为“钢琴随笔”,王家卫御用摄影师杜可风,某一天突然给他发邮件,邀请他给电影配乐。央视大型寻亲节目《等着我》也找到罗威,请他为节目创作同名主题曲。  

 

即使各种邀约越来越多,罗威还是希望能把“钢琴随笔”坚持下去,继续用黑白琴键为上海写“情书”。他说:“我常常在想,如果一直写下去,有一天回过头去看,会不会觉得过去的作品太青涩?其实,我只要把每个阶段的自己记录下来就好,可以慢慢收获越来越丰富的自己。等到有一天我老了,可能只有力气用一只手弹一些单旋律,那也是一种真实的随笔,一封特别的情书。”

 

 

 

对话:

我喜欢被人们忽略的声音

 

记者:你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如今也有很多时间待在北京或其他城市,为什么写得最多的是上海?

 

罗威:我是广州人,11年前来到上海求学。“钢琴随笔”是在上海诞生的,所以写得最多的是上海。我觉得,上海这座城市的气质和钢琴是统一的,既古典又包容。现在的生活,在多个城市来回飞。去年我有100多天住在酒店里,有时候有点何处为家的感慨。但如果非要选一个地方的话,我想上海是家。虽然很多时间都不在上海,但一回到这里,走在上海的小马路上,我就觉得回家了,有一种温暖熟悉的感觉,好像一推门就可以进去了。

 

记者:200多首“钢琴随笔”里,有好多是同一个主题,为什么?你最迷恋的主题是什么?

 

罗威:因为有的主题是写不够的。我写过20多首关于日落的曲子。这些都是不同地方的日落,有俄罗斯的日落,巴厘岛的日落,也有上海的日落。2016年3月,我住在俄罗斯一个叫做伊尔库兹克的小城,离贝加尔湖不远。我打开窗口,看到城市里的人们,在日落时分的生活状态。河里的冰在慢慢融化,陌生的城市也变得像家一样温暖。2016年6月,我在巴厘岛参加了一场朋友的婚礼,看到了印度洋美丽的日落。那一场婚礼,在祝福新人的同时,一种巨大的孤独感也涌上心头,往往最好的旋律是在最孤独的时候产生的。我无心继续待在那里,只迫不及待想回国,找一架钢琴,把心中的旋律记录下来。至于上海的日落,我更是看了许多次。我住在上海体育场附近,视野开阔,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日出日落。有时候,我会看着窗外的日落,即兴在琴键上弹奏起来。

 

 

记者:关于上海,还有哪些反复出现的主题?  

 

罗威:“下雨的上海“总是重复出现。《桂林路未尽的雨》,是有一天出门前,天下雨了,就突然有了灵感,决定把这首曲子弹完,再去见朋友。《上海今天下雨了》《惊蛰的清晨,平复了雨后的零陵路》《雨夜的天钥桥路》《雨夜的晚安曲》《雨天的诗》等等,都是关于上海的雨。

 

除了下雨的上海,我还喜欢“微醺”的上海。我写过两首“仲夏夜”,一首叫《仲夏夜之梦》,一首叫《仲夏夜的梦,我喝醉了》。夏天的晚上,在衡山路或永嘉路漫步,你甚至不需要酒精,就会有一种“微醺”的感觉。节奏用到三拍子,华尔兹的感觉,让人想要在上海的马路上跳一支舞。

 

记者:上海这座城市太大、太复杂了,你怎样用音符去描绘它?

 

罗威:有时候我会加入一些真实的声音,比如高架上的行车声、海浪声,但更多时候,是自己内心的声音,上海这座城市给我的感觉。无论是延安高架的行车声、桂林路的雨声、八月梧桐树上的蝉鸣,还是秋天踩到落叶上的沙沙声,都是我灵感的来源。这些声音也许不是最能代表上海的声音,我喜欢那些寻常的,大家在匆忙的日常生活中常常会忽略的声音。有时候,我会在音符里加入关于上海的密码,比如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自己家的邮政编码变成音符放进曲子里,像一个游戏。

 

记者:除了《外滩漫步》,最近写了些什么曲子?

 

罗威:“双11”晚上更新了一首作品,是以前的作品《小团圆》的重新演绎。《小团圆》这首曲子灵感来自张爱玲的同名小说。“双11”那晚,我待在北京的酒店里,心里想的却是苏州河,于是练着练着琴就弹起了《小团圆》。“双11”这个日子,视觉上特别美,现在变成了一个疯狂的购物节,好多人忘记了,它之前叫光棍节。在这样一个日子里,似乎特别需要“团圆”。

 

 

记者手记:

可阅读的城市,也应该“可聆听”

 

现代城市是一个视觉泛滥的场所,铺天盖地的广告牌和各式各样的霓虹灯充斥视野,声音常常是被忽视的存在。

 

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音乐家马克思·纽豪斯有一个作品叫《LISTEN(听)》。纽豪斯邀请一群朋友,在他们手臂上盖了“LISTEN”字样的图章,从曼哈顿的西边走到东边,在这个过程中不允许说话,只能用心聆听。各种各样的市声,也可以是一种音乐。或者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像聆听音乐一样,聆听城市的声音?

 

马克思·纽豪斯在1966年的作品《LISTEN(听)》

 

记者曾采访过居住在上海的声音艺术家殷漪,他长时间采集着这座城市声音的日常:黄浦江低沉悠长的轮船汽笛声,虹口公园老年人的大合唱,淮海中路黄陂南路指示信号灯混合人声车声……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你,有仔细谛听过这些声音吗?如果让你选择,什么声音最能代表上海?

 

殷漪的回答是,如果有一种声音能代表上海,那上海是多么单调啊。他认为,最能代表上海的声音是这座城市空间中不同声音之间的关系,一种丰富的处于动态变化中的关系。这种关系和上海的城市空间、文化样态一一对应,在耳朵中烙印下属于上海的标记。

 

罗威是这座城市最忠实的聆听者之一。他将自己听见的上海声音,转化成动人的音乐。随着《外滩漫步》在外滩播放,这些声音也成为城市公共空间声音的一部分,和浦江的汽笛,和车水马龙,和人们的脚步声和交谈声一起,交织成新的城市之声。他也找不出有哪种声音可以代表上海。他只是将此时此地,最能打动自己的声音,编织进音符里。不仅是耳朵里的声音,也有心里的声音。

 

 

在上海,建筑是可以阅读的,街区是适合漫步的,其实城市也是值得聆听的。它的面目、它的声音总能给居住在其中的人们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不管是上海土生土长的画家陈希旦,还是新上海人罗威,或是那些参与“写给上海的诗”征文活动的外地人,都在书写着一封封美丽的“情书”,送给这个听不够也写不尽的上海。

 

 

 

栏目主编:吴桐 文字编辑:朱珉迕 编辑邮箱:tongwood@yeah.net
文中图片均由被访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