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业委会来了年轻人⑭丨车被泼油、匿名信横飞,看全职主妇怎么清理谣言,扫除“拦路虎”
分享至:
 (6)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飞君 2018-09-25 06:44
摘要:小区里不配合、不理解年轻人诉求的部分业主,曾多次发起对宋婕和许源的围攻,但一路走来,通过公众号公开账目,清理谣言,扫除了年轻一届业委会前进道路上的诸多“拦路虎”。

老公出门上班了,两个孩子也上学去了,宋婕一个人宅在家里一整天,忙的全部都是业委会的事。先生傍晚回家时,家里什么也没变,还是他出门前的样子。先生很难理解,为此没少和宋婕探讨:做全职妈妈是为了让你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庭,为什么你对小区事务的热情超过了其它一切?

 

从严格意义上说,宋婕是业委会的编外人员,因为产证上没有她的名字,她自始至终只是浦东联洋年华园的热心志愿者,但她对小区的投入并不比业委会委员少。组织志愿者巡查,跟进小区物业管理,更新小区公众号……和同样是全职主妇的业委会副主任许源成了业委会工作中的“姐妹花”。

 

在上海业委会参与者的线下交流中,宋婕和大家分享最多的是“互联网新媒体在业委会事务中的应用”,翻看年华小站的公众号,简直就是一部小区新一届业委会的成长史。小区里不配合、不理解年轻人诉求的部分业主,曾多次发起对宋婕和许源的围攻,但一路走来,通过公众号公开账目,清理谣言,扫除了年轻一届业委会前进道路上的诸多“拦路虎”。

 

由三位妈妈引发的小区变革

 

浦东联洋年华园的业委会推进,年轻妈妈们功不可没。起因非常偶然,2016年的7月份,小区有3位妈妈在教育群讲起了对日益衰败的年华居住环境的焦虑,由于指出的问题戳中了诸多业主的心头痛,大家迅速聚拢起来。一时间,长期以探讨公益活动为核心的教育群,变成了关注小区事务的业主群,也迅速地聚起一批志愿者。

 

业委会候选人在竞选前握拳鼓励

 

为了改变小区的面貌,志愿者开始去和当时的业委会沟通,但发现彼此观念存在很大不同。“比如部分电梯没有通过年检,因为业委会有些成员认为钢丝绳磨损并没有电梯维保公司说得那样严重,应该还能用;电梯光幕坏了,觉得用手挡一下就好,也没必要马上换新的。”总之,维修资金是“养老钱”,能不花就不花。

 

幸运的是,浦东联洋年华园大部分业主是理性的,探讨问题的整体基础比较好。宋婕回忆,老业委会也只是观念不同,他们也很理性,能够认可少数服从多数的议事规则。老业委会迫于压力辞职后,志愿者们一方面建立了“执委会”,每周与物业、居委和老业委会成员一起讨论过渡期间的改进工作;另一方面组建改选小组,开始了新一届业委会的改选工作。

 

由于好几位前期投入很多精力的志愿者名字都不在自家产证上,又有些积极的业主对加入业委会有顾虑,那段时间,核心志愿者Cissy每天晚上必做的工作就是一边围着世纪公园绕圈走,一边不停地与一个个志愿者私聊,做思想工作。“大家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觉得需要把三观一致的、热心参与过前期志愿者工作的业主先推选出来,这样才能建立一届无内斗、有凝聚力的业委会,这其中就包括了许源,她是由第一批志愿者扫楼扫来的。”

 

最近小区局部又在做清理准备植草

 

许源和宋婕住在同一栋楼,她本是一位很“宅”的全职主妇,之所以会走出家门,用她的话说,完全是被志愿者们感动了。“她们不断发起扫楼行动,上门宣传新理念,鼓励热心业主站出来。”许源家住在一楼,小区的诸多问题她自己早有关注,也曾多次打电话去和物业沟通,但小区的地灯、路灯长达一年没有亮过,所以许源也很明白,想要改变小区,单凭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

 

“业委会竞选,是业主群里最热闹的一次。”有一天晚上,某位候选人理解错了时间节点,在大家还没完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在群里发表了竞选宣言,竟然引起了长达几个小时的自荐和推荐。“Annie是我们的宣传大拿,她甩出了一张张制作精美的候选人海报,业主群沸腾了,有业主说热闹的气氛堪比美国大选。”宋婕回忆。

 

业委会成立后第一次顾问团会议

 

在志愿者的努力下,2017年1月8日,新一届业委会成立了,7位业委会参与者考虑到不少热心业主各有专长,还把聘用顾问写进议事规则。“我们选出了20多个顾问,涉及财务、工程、绿化、法律、宣传等各个方面。”许源介绍,物业每报一个方案,业委会都会先听取专业顾问给出的意见,再经业委会讨论、签字。“为了不互相扯皮,小区的任何意见都落实到书面。比如日常的维修项目,一般需要三家供应商比价,先让物业把相关信息书面记录,并写明物业的选择意见,然后工程顾问Germeing给出自己的意见,最后再由业委会审批决定。”虽然这样做,项目的流程会慢一些,但是互相之间不扯皮,有理有据走得更稳。

 

换物业,没有硝烟的战场

 

虽然业主群里换物业的呼声很高,但新业委会成立后,考虑到小区稳定,还是想努力让老物业做整改。宋婕和一些志愿者组成了巡查小组,每天在小区巡查,发巡查报告给物业,但老物业积习难改,或者说有心无力,时间久了,业委会也对老物业失去了信心。

 

物业合同即将到期,按照规定,业委会必须召开业主大会让业主表决是否续聘老物业。但议题一公布,物业就和业委会翻脸了,除了之前采集到的一些基础的设施设备数据,物业不再对业委会工作提供任何支持。当很多业主对“不续聘”的结果欢欣鼓舞时,业委会和志愿者必须考虑更多。如何能换到一个适合小区的物业,是当时的工作焦点。许源说:“当时我们打电话联系了10家左右的物业,都是知名物业,有几家说不接外盘,那我们就必须先评估到底什么样的物业能来。一轮谈下来,心里就有底了。” 此后,在业委会主任Grace的建议下,宋婕做了一个物业费保本测算,“当时根据掌握的小区设施设备数据,结合周边小区搜集来的人力成本,测算出我们小区的管理成本大约在2.6元左右。”有了这个数据,业委会开始与物业公司进行第二轮接触,邀请各家物业到小区里踩盘,并让他们测算物业费。

 

小区内部水景

在业委会成立后的第一次业主大会上,考虑到周围小区的教训,小区选择物业的方式,从由专家替小区做主的“公开招投标”改成了由业主组成的选聘小组做主的“竞争性协议选聘”。为了做好协议选聘方案,业主们一起发力,比如对物业制定多高的限价,顾问群里每天有上百条讨论。

 

然而忙碌之余,“反对派”的打击也接二连三。业委会主任Grace被物业告上法庭,小区里挂满“业委会一手遮天、弄虚作假”的横幅,打倒业委会主任的小字报贴满小区,业委会委员的车被泼油,署名“广大业主”的匿名信塞进了各家报箱。一时间,业委会干涉物业维修工程从而拿回扣、业委会拿回扣换高价物业等谣言在老年业主间发酵……彼时,新业委会要钱没钱(钱都在老物业账上拿不出来),要人没人(老物业拒绝执行业委会的任何要求),志愿者自己掏钱打印“业委会致业主的一封信”,对谣言加以驳斥,并一栋楼一栋楼地跑去塞信箱。

 

回忆起那段时光,许源觉得不堪回首,“似乎干了业委会就低人一等了,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拦住你质问你。”但新业委会心里也很明白,这些手段无非是想阻止大家干下去。

 

曲折道路中建立“革命友情”

 

有业主搞对抗时,家人的理解显得非常重要。许源的先生非常支持妻子参加业委会工作。“他说发现了一个全新的我。本来他是我生活的焦点,参加小区工作后,我就不管他了,而且新业委会确实给小区带来了改变,他就觉得这种参与挺有意义的。有时候他看到业主群里有人指责我,他还会立即打电话来安慰我。”

 

宋婕则没有这么顺利,她有两个孩子,因为小区事务,她没时间管孩子了。面对小区的各种争议,无论是更新公众号还是写反驳材料,都要花费大量时间,心情不好时,还免不了迁怒到孩子身上。先生并不愉快地和她沟通了多次,但她放不下小区的事,“我在自己心里勾勒过小区的理想状况,我实在是放不下那个期待,我总觉得再坚持一下就能实现,如果放弃,前面做的所有事情就都白费了。”

 

如果说之前的种种只是让宋婕揪心,发生在物业五选二前夕的事让她几近崩溃。“在推搡中,我眼镜掉了,嘴唇破了,手机也被摔了出去,后来我电话报警,一堆老人当着我的面,统一口径说我嘴巴上的伤是自己火气太大长的口疮,有人笑着靠近我却狠狠在我腰上拧了一把,还有人指责我一点小事就报警没有年轻人的担当……” 这件事给了宋婕很大的打击,她以前觉得邻里矛盾只是观念冲突,但那一刻感觉到人性之恶。因为先生本就不支持她把那么多的精力投在小区,宋婕至今都没跟先生说起这个插曲。

 

“那段时间业委会开展工作经常会觉得很无力,要给支持的业主信心,要给反对的业主交待,要配合政府部门的要求,而每当事情要开花结果的时候,就有人来‘掐你的脖子’。”好在峰回路转,最后业委会请到一位律师,在法律的帮助下把物业选聘给完成了。但事后回想,许源和宋婕都表示那依旧是压力最大的日子,“在物业更换之前,日子简直没法过,每天睡不好觉,吃不下饭,心脏一直处于紧缩状态,在这样难熬的日子里,听到许巍的《蓝莲花》,泪流满面。”

 

“也是没办法,到了这个位置上,才发现心很容易受伤,身体也受影响。但幸好大家的心灰意冷是错时的——我心灰意冷的时候,她又满血复活了,我们可以一直彼此鼓劲。”在一路的小区风波中,许源和宋婕这两位以前素不相识的女性,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

 

小区改造,用热情追赶期待

 

宋婕和许源的手机里,关于小区事务的微信群有10多个。因为每天和小区的琐事打交道,她们得了“职业病”:出门旅行,看到好看的绿化设计就会拍下来看看有没有可能种植在自己小区;送孩子去其它小区上课,也要顺便看下人家的建筑垃圾是怎么处理的;坐出租车时看到一闪而过的好看垃圾桶,也会拍下来借鉴……

 

每天都在小区,对于小区改变的期待更急迫。小区换来了新的品牌物业,但还是有很多“看不见”的活等着她们。比如小区很多楼栋的门坏了,准备改成移门,业主觉得很简单,可是要一个个楼确定:非机动车库要不要和地下室隔断?移门被报箱挡住移不动怎么办?电源线从哪里引出来可以少走明线?每个楼情况都不一样,方案不统一价格不统一,业主们只是抱怨“早就该改了”,并不知道业委会背后的工作。又比如修门禁对讲系统,是全部重新布线改为数字系统,还是部分布线改为半数字半模拟系统,或者采用云对讲?

 

宋婕是个急性子,一觉得物业推进工作慢,就忍不住去“补位”。公布公共收益明细是物业的活,但宋婕觉得以前小区的公共收益总是很难让业主看明白,在多次沟通不理想的情况下,自己设计了公共收益明细表。“如果第一次不建立范本,那以后就没有规矩可言,索性设计个样本给他们。” 新物业进入后的整改期,小区有大量类似的工作要推进,所以许源有时候也忍不住劝宋婕:“你这么干太苦了,而且会减弱物业的主观能动性,他们会依赖上你。”

 

因为讨论业委会事务,有时候许源会到宋婕家,宋婕先生也还是会表达他的困惑。在他看来,业委会就是干着玩玩的,但宋婕和许源却干得连家都不要了,实在没法理解。因为在参与热情上没法达成共识,宋婕家里就开始设边界,如果孩子回到家了,就不要再做业委会的事了,所以如今的宋婕,保持了夜猫子的习惯,总是等两个孩子睡着了,再开始干业委会的工作。不过让宋婕感到欣慰的是,两个孩子对她参与业委会工作很支持,会主动关注小区的方方面面。

 

今年五月份业委会刚入驻时小区做清洁和整修工作

如今,这一届业委会的任期还剩一年多,“以前是数着日子过,现在觉得时间不够,小区需要改造,这一届肯定做不完,我们想要建立小区设备、绿化、维修的台账,盘清物,算清钱,给下一届业委会一个清清楚楚的家底。”在小区事务上,尽管业委会委员和志愿者们能奉献的时间不一样,但一直是同心协力,互相扶持、遵守规则,没有让内耗消磨业委会的热情。业主也总体理性,每次业委会被抨击指责的时候,总会有正能量出现。去年业委会禁止快递的非机动车进小区,一开始被快递骂、被业主骂,有业主评论此举是“自绝于人民”,但最后还是依靠业主的支持使得这个规矩建立起来,将飞车党摒弃在了小区之外。刚换物业时,业委会压力特别大,群里骂物业的时候,业委会心里五味杂陈,恨不得扑上去帮物业一起干,但每次都有业主站出来将谩骂引导为理性的意见表达。

 

“每次煎熬到不行的时候,会发现一道亮光来了。”在许源看来,信任感都是可以培养出来的,在小区一点一滴的改变中,业主会慢慢认可,只是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在每个小区,在每件事上,总有持反对意见者,他们很难一开始就听你的,但一旦信任你,就是见到了曙光。”

(文内照片由谢飞君提供)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